第二百九十三章 富昌饭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南京富昌饭店。夜色迷离,橘黄色的路灯下,街道上鲜有行人,几辆黄包车在宽敞的街道上跑得欢快,也偶有汽车往来,但不管是来和往的人,他们的起点和终点,都在这一栋六层高楼外宽敞的停车坪里。

整个南京城都处于半戒严状态,不是日本人、外国人或是身份不低的伪政府官员,这时候已经没有人敢在外面流连。而出来的人自然都是到这里来找乐子,或是已经找完乐子赶着回家的人。

早在国民政府时期,富昌饭店就是集吃喝玩乐为一体的“消金窟”,因为是英国人的产业,未曾遭受战火洗劫,战后更是繁荣“娼”盛,成为南京此时的权贵和政界要员的娱乐和下榻之所,一般人根本无法进入。

而现在更是戒备森严,全副武装的日军将整个饭店围得像一个铁桶,灯火辉煌的饭店外墙上,打着日语和汉字两种文字,“热烈欢迎日本外务省次长清水留三郎下榻富昌饭店”的巨型条幅,夸张而无言地解释着戒备森严的理由。

饭店豪华的大厅里,一个一头金发两撇胡子,西装笔挺的外国人,正气急败坏地冲着前台身穿和服的日本女服务员不停地“法克鱿”。

日本女人颔首低眉,惶恐地用英语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汉斯先生,因为今天本饭店有贵客下榻,对所有入住的人员都必须严格检查,以防不法分子趁机进入捣乱,这样做也是为了保证各位贵客的安全,也包括您的安全,给您带来不便,还请您多多关照,多多关照!”

“亲爱的,既然人家都这样说了,就让他们检查一下吧,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也别为难这些下人!”一个身着粉色旗袍的中国女孩赶紧上前握着“汉斯”的手臂,柔声劝慰。

“我们美国的公民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你们这种行为简直就是对我的侮辱,今天我就看在我夫人的面子上不跟你们计较,但我要一间最好的套房。”

“好,汉斯先生,谢谢您的理解,我们这就给您办理!”

日本女人说着冲一旁的日本兵一使眼色,两个士兵赶紧上前,小心地打开“汉斯”脚边的一个皮箱,仔仔细细的检查,但除了衣服和女人用的化妆品并无什么发现。倒是美国人“汉斯”却冲着这个空闲,拥着他的夫人当众狂吻起来,将美国人的奔放演绎到极致。

这个汉斯夫妇当然就是蒋浩然和林珑,美色当前,蒋浩然自然不会放过任何揩油的机会,而且还可以楷得这样堂而皇之,让林珑不可抗拒。

“汉斯先生,对不起,我们还得检查一下您的身上?”日本士兵标枪般地站在蒋浩然身边,已经看着他们吻了老半天了,也不见他们有停止的意思,只好用生硬的英语打断他们。

蒋浩然砸吧嘴意犹未尽,骂骂咧咧地展开双臂示意自己接受检查,两个日本士兵赶紧上前上下摸索起来。

和服女人也上前翻起林珑腕上的小坤包,虽然没有什么发现,却瞄着林珑的脸和胸皱起了眉头。

蒋浩然正好看到这个细节,立即上前一把推开和服女人,在林珑挺翘的胸脯上夸张地抓了两下,怒骂道:“看什么看,难道这里还能藏什么东西吗?”

林珑一身短袖旗袍,将她玲珑的曲线包裹的一览无余,日本女人自然不会怀疑这里面能藏什么东西,却对她一脸灿若桃花的娇羞无限和胸前急促的起伏产生了怀疑。但也只是怀疑,面对蒋浩然的指责她不得不赶紧道歉,拿出纸笔请他在入住宾客名单上签名,随即安排人带他们上楼,并祝他们在富昌饭店住得愉快。

服务生赶紧提起蒋浩然的皮箱,将他们引到电梯口,手摇电梯的门哗啦啦地打开。

这个时代的载人电梯绝对是个稀罕货,就算是曾今的都府南京,也只有总统府和这里可以看到,一切都诉说着这里不同寻常的奢华。

一进电梯,蒋浩然很大方地递给服务员一张面值十元的美钞,乐得服务员差点弯断了腰,也开始献媚般地介绍饭店的特色,中西餐厅在一楼,二楼是夜总会和酒吧、咖啡厅,三楼是赌场,四楼有特色服务,各国的美人尽在其中,五楼和六楼才是住宿,以为这两天情况比较特殊,入住的客人并不多??????

蒋浩然一进电梯,饭店的大堂依然热闹,迎来送往的和服女人,穿梭在满口喷粪酒气熏天的男人当中,极尽妖娆。并没有人在意蒋浩然的来去,这几天多的是这种事情发生,没有人觉得新鲜。但在大堂的一个偏避角落,一身和服的南造云子却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所有活着的日军里,只有她才见过蒋浩然,所以土原肥贤二希望她能在暗中认出他来,这样对于捕杀他绝对是事半功倍。

眼前的“汉斯”虽然让南造云子有几分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汉斯”一口流利的英语让她根本就没有往蒋浩然身上想,因为日军搜集的所有关于他的情报里,并没有听说他懂英语,甚至除了安娜也没有跟什么外国人有过交集,也没有出过国门的记录。但南造云子却对他有种说不出的不安。

前台的和服女人夹着小步来到她的面前,向她汇报着刚才的情况。

“汉斯”的证件没有问题,在饭店早两年的记录里,也能找到他的入住记录和个人信息,甚至连签名都没有错,他是金陵大学的美籍教师,皇军攻陷南京的时候,他和几十个西方人士成立了一个“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在金陵大学拉起了一个“安全区”,成功地保全了几万南京百姓,和各西方国家的大使馆都有些关系,没有证据证明他有间谍嫌疑,年前带着他的中国妻子回国,据说今天刚到南京,他妻子爱丽丝已经入美国籍,证件也没有问题,但在“汉斯”吻她的时候,表现得很不自然,不像是一对新婚夫妇。

南造云子听了汇报沉思良久,“安全区”的事情她还是比较了解,正是因为这些“安全区”才使得“南京大屠杀”的新闻和照片才得以传播出去,给皇军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国际上的声誉一落千丈,甚至松井石根大将都是迫于国际舆论不得不调回日本。所以,这个人严格来说是皇军的敌人,但却不是那么好动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