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急智脱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留下这个活口当然也是为了配合自己逃命的,面对数以万计的敌人,除了混进鬼子的队伍,蒋浩然也想不到什么别的办法可以脱身,当然,免不了在这个“混”上下点功夫。

原本指望能在司令部的外围有所发现,但让他很失望,趴了一个多时辰,除了鬼子,看到还是鬼子。直到天亮才发现司令部的四楼打开了窗户,一个挂中将军衔的鬼子向外伸出了脑袋,反正这里也呆不下去了,蒋浩然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枪狙了他再说,也不知道能不能逃出去,捞一个鬼子中将垫底先。

中国派遣军参谋长在司令部被**狙杀了,这笑话可闹大了,皇军的脸也基本上丢得差不多了,要是再让凶手逃之夭夭,不知道有多少人要为此切腹,司令部的命令一下来,蝗虫般的日军都往财政厅大楼涌。

第一个冲上四楼的是日军南京警备司令部的渡边义夫大佐,此人是典型的军国主义,骁勇善战,在淞沪会战和南京战役都立下了“赫赫战功”,这一次当然也不会落在别人后头。

从四楼上平顶,只有一个出口,是一个突起的炮台,渡边义夫带着人刚进入炮台的楼梯口,ak47咆哮的枪声打得楼梯口尘土飞扬,看来蒋浩然已经封锁了这里。

渡边义夫拿着手枪猫腰上前,只见一个身着日军狙击手伪装作战服的士兵正趴在楼梯上,97式狙击步枪从最后一梯瞄了出去,右大腿扎着侵透着血的绷带,黄色的军裤已经被染红了一大片,鲜?血顺着楼梯往下流了好几梯,看来受伤不轻。

外面的枪声一停,渡边义夫轻声问道:“怎么样,兄弟,看到蒋浩然了吗?”说着指挥士兵赶紧将狙击手拖下来,能在司令部门口执行狙击任务的狙击手,都不是普通的士兵,伤亡一个对皇军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

狙击手一摆手,惊呼道:“别乱动,我已经打伤他了,他逃不了!”

标准的日语,声音沉稳让人不容置疑,渡边义夫立即摆手,示意士兵停止救援,亲自匍匐着上前,顺着狙击手的枪口向外望去。

平顶上铺满了隔热的小块洋灰预制板,在大楼后方的排水沟附近,已经有了一个用预制板堆成的掩体,渡边义夫突然看到一支黑洞洞的枪口正瞄着自己,本能地一缩脖子。

“放心吧,蒋浩然已经不在哪里!”狙击手不阴不阳地说着,让渡边义夫脸上一热。

狙击手瞄了渡边义夫一眼,继续说道:“大佐阁下,派三四个士兵出去看看吧,只要蒋浩然敢露头,我保证能狙杀他!”

虽然狙击手一脸涂装看不清面貌,但那排雪白的牙齿让渡边义夫极度的不舒服,这个时候派人出去,无疑是送死,将蒋浩然引出来,让他一枪狙了,天大的功劳就没有自己什么事了,但用最小的损失换取最大的利益,这无疑是最好的办法,犹豫了一下,渡边义夫还是接受了他的建议,一挥手,四个皇军士兵立即冲了出去。

“呯”

就在这时,狙击手手里的枪突然响起,紧接着,蒋浩然藏身的那片掩体“轰”地发出巨大的爆炸声,火光冲天、碎石乱舞,爆炸点几米的区域直接塌陷,整栋大楼都在摇晃,一个人形物体飞出几米高,然后像断了线的风筝般,往大楼外面掉了下去。

爆炸声一停,四个出去的日本兵从地上爬起,就结结巴巴地描叙着他们看到蒋浩然飞下去了,事实上,渡边义夫自己也看见了,那一身嚣张的雪狼特战队服装,一眼就能看出他的身份,准确地说,狙击手打中了蒋浩然身上的手雷,蒋浩然是被手雷炸上了天,直接摔出去的。

如果不是一上来就遭到了他冲锋枪的袭击,渡边义夫怎么也不敢相信被炸飞的会是蒋浩然,这个对皇军犯下滔天罪恶的侩子手,居然这样轻易地死了,让他还有一种大恨未泄的遗憾,他甚至希望蒋浩然只是受了伤,摔下去还没有死,他还有机会让他尝尝被活活烧死的滋味,因为他最好的朋友吉川勇,就是被他活活烧死的。

渡边义夫拔腿就往楼下走,甚至没有理会躺在地上好像已经坚持不住的狙击手。

“大佐阁下,您是不是可以派两个士兵将我送到医院去?”狙击手强行抬头,虚弱地喊着。

“嗯!”渡边义夫鼻孔里发出一个声音,随即一摆手,两个担架兵赶紧上前,渡边义夫却带着部下一路狂奔而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躺在地上的狙击手就是蒋浩然。

事情的发展已经脱离了原来的轨迹,一切只能靠急智脱身,蒋浩然将活着的鬼子狙击手捆成粽子,塞上嘴巴,只能留下一条腿用一根布条单独固定,将ak47固定在用水泥板堆成的掩体上,用一根绳子绑着扳机,另一条牵在日军狙击手的腿上,只要用水泥块打断固定腿的布条,鬼子的腿就可以活动,再用水泥块打鬼子的腿,一吃痛,鬼子的腿自然就会乱蹬,牵扯绳子上的扳机发射出子弹,这也就是渡边义夫一上来就看到的扫射。

至于被炸飞、身穿雪狼特战队作战服的“蒋浩然”,当然是鬼子的尸体扮的,将换过装的鬼子尸体放在水泥板上,在水泥板下布下手雷,蒋浩然一枪命中手雷,背包里的十几颗手雷全部爆炸,这动静能小了去?但“蒋浩然”的尸体因为有了水泥板的保护,不至于被撕碎,斜摆的角度,让巨大的气浪掀翻飞出了天台。

蒋浩然被抬出楼的时候,密密麻麻的日军将这一带围得水泄不通,日军的素养的确也还不错,虽然脸上的神情已经放松,但手里的枪还握得紧紧的,叽里呱啦地议论着蒋浩然的种种可能,却也不往出事地点蜂拥,蒋浩然甚至听到渡边义夫大声地嚎叫着医生、医生。

担架的到来,日军很快让出一条道路,南京大道上也是人流、车流一片拥堵,担架兵好不容易在街上拦下了一辆侧三轮摩托车,将蒋浩然放进斗里,吩咐摩托车手赶紧送往医院,只说这是击毙蒋浩然的英雄,失血过多,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