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死亡面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众人闹够了,又分享了一遍粱小天的遥控炸弹、蒋浩然的卓越战绩,才开始扯开了营救安娜的话题。

蒋浩然将南京闹得天翻地覆,“俩个”的外围特工也尽数出动,分成两拨,一拔监视任何一个可疑的地点,一拨配合蒋浩然逃脱,为了送摩托车进去,两边都牺牲了不少人,甚至在滨江路上拦路的小轿车,也是林珑手底下的一个优秀特工,随着汽车的爆炸当场就壮烈牺牲,还有一批人在日军的搜索中被当做可疑而被捕。

倒是监视的那一拨人基本上没有损伤,连平日里他们熟悉的一些日军的暗探都没有撞见。从昨晚到今天,日军除了在军事要点、弹药库、粮仓增兵,其余兵力基本上都压在南京大道和长江路附近,昨晚在城东和城南封锁了两个区域的日军,也在蒋浩然的死讯传出后撤退,很明显,哪里根本就是扰乱视线的权宜之计,蒋浩然一“死”,就失去了它的价值,几乎可以排除跟安娜有关。

也就是说,几百人忙活了一天一夜,对于营救安娜一毛钱的价值都没有。

没有任何头绪,要想在偌大的南京找到一个被藏起来的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更何况这一切还得偷偷摸摸地进行。蒋浩然也是一筹莫展,他相信部署这次计划的一定是土原肥贤二,看来自己低估了土原肥贤二的智商,自己打的这点小算盘全让老鬼子看透了,绕了一大圈,事情又回到了原点,除了自己成功消失在日军的视线中。

想到土原肥贤二,蒋浩然突然想到他的特高课,马上和前面提到的“日军暗探也消失”联系在一起,按道理,南京出现了这么多渗透的“敌人”,正是他们大展身手的时候,怎么会反而消失。

蒋浩然灵光闪现,立即觉得这是问题的关键,可能自己将目光放在日军身上,定位错了,从头至尾就是特高课的特工在控制着安娜,这也符合安全和隐秘性,也就是说,只要找到这些消失的特工,可能就找到了安娜的住处。

蒋浩然立即吩咐庄大栓和林珑,动用一切力量,全力寻找这些特工,最好能抓一两个活口回来,同时派人通知马建辉,一旦发现,不要打草惊蛇,暗中监视即可,抓捕的工作就交给雪狼特战队,要保证不动声色,还要活口,这种工作非他们不可。

打开门,夜色已经降临,屋外正星光璀璨,庄大栓和林珑马上消失在夜色中,雪狼特战队也随即出门,他们要回地道整装,保证一旦前方传来消息,随时可以从地道出发。

屋里顿时只剩下蒋浩然和粱小天,蒋浩然摸了摸粱小天的头,骂了一句臭小子,眼里心里满是欢喜,自己能成功逃脱,他可是功不可没,最主要的,331基地有了一个少年天才,假以时日绝对能在科技领域大放异彩。

粱小天的兴致却不高,歪着脑袋问道:“军长,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呀?”

“怎么,这才出来几天就想家了?”

“不是!我就想早点回去做你说的遥控飞机、遥控坦克、遥控汽车。”粱小天说起这些,眼睛顿时灿若屋外的星辰。

“呵呵,放心吧!安心完成这次任务,我保证给你足够的时间和大力的支持!对了,你这东西还能用吗?”蒋浩然说着一指粱小天放在墙角的藤条箱子。

粱小天顺着他的手瞟了一眼,立即明白他所指的是电台,随即重重地点头。

“打开,跟家里联系一下,报个平安!”

日军的新闻发布会一开,蒋浩然的“死”讯立即就会传遍大江南北,别人怎么想他不管,至少不能让家里乱了套。

粱小天告诉蒋浩然,上午他就已经跟家里报了平安。嘴里回答着,但手里还是打开箱子取出电台,他知道蒋浩然更关注基地的安全。

摩斯电码对于讯号的要求不高,粱小天支起电台上的短小天线,调试了一下频率,没多久就滴滴答答地忙活起来。

消息很快传回,日军下午开始对醴陵和浏阳大举进攻,但没有讨到便宜,双方各有损伤,日军伤亡更甚,局势仍在掌控之中。

日军派遣军司令部。指挥部灯火辉煌、星光闪烁,畑俊六大将坐在首位,击毙了“蒋浩然,他的脸上竟然没有胜利的喜悦,反而一脸凝重。

坐在他左侧的是土原肥贤二,而坐在他右侧的,赫然正是日军第十一军军长冈村宁次。

蒋浩然的死讯一发,第十一军就对331基地外围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但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支那军人并没有因为蒋浩然的死方寸大乱,抵抗甚至更加顽强,给皇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事情太过反常,南昌战役,多田骏制造了蒋浩然的“死亡”,整个基地一度哗变,乱成一锅粥,举国上下的支那人都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当中,愤慨异常。

但这一次,蒋浩然实实在在地“死”了,还有血淋淋的照片佐证,除了百姓和地方武装有些反应,正规部队居然置若罔闻,甚至国民政府面对各国记者的质疑都避而不谈,一切都为蒋浩然的“死”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所以,冈村宁次夜前乘专机赶往南京,虽然他也没有见过蒋浩然,但多次交手,深知此人的战术,希望通过这些方面的了解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了解了事情的整个经过,冈村宁次很快发现了疑点。蒋浩然虽然骁勇,但绝对不是莽夫,从他能安排摩托车在长江路上等候,又在滨江路安排汽车拦截,一路布下炸弹开路,可见所有的行动都是他的精密部署,而绝非偶然。既然步步都在他的计划中,怎么可能会在最后一个环节出了问题?

从江堤上架设供摩托车起飞的木板可以看出,跳到江中也是他计划的一环,如果他事先布置一个假象,而后利用水底下的水鬼接应,戴上氧气瓶,完全可以从水底从容逃脱。

这些还都是冈村宁次的假设,但更有力的一个证据摆出来,日军高层顿时面如死灰,一个个惶惶不可终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