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怎么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这种情况就是考验指挥官素养的时候了,日军的指挥官都是从战争中打出来的,极少像**有点钱、有点裙带关系就可以的,素养自然不错,很快就抽出指挥刀嗷嗷地压制士兵慌乱,命令他们就地展开防御,但没有几个指挥官能完成部署,嚎叫不了几句就会栽倒在地。

滨江路两侧的制高点上,苏灿文和另一个狙击手,正不遗余力地清理着日军的指挥官和有威胁的日军士兵。

爆炸声响起不到两分钟,玄武湖北岸的日军封锁线就被雪狼特战队强行撕开,十几个特战队员分拒道路两边,不停扫射两侧的残余日军,生生在湖边留出一条狭窄的通道。

突然,湖里冒出三个脑袋,一身水鬼服现身,立即贴近岸边扫视两边的情况,看到有威胁的果断开枪清除。

“队长,狼头呢?”岸上一个队员瞟了一眼,大概只看到李铁他们三个,语气都有些慌乱了。

“放心,头出不了事!”

李铁的话刚说完,水里又冒出两个脑袋,造型有些独特,不但头挨在一起,连嘴巴也紧紧贴在一起,出了水面好几秒钟才分开,“波”的一声好像强力崩开的啤酒瓶盖,末了还长长地嘘气似是过足了瘾又好像意犹未尽。

出现这种状况倒也是事出有因,蒋浩然进入水底没有多久就追上了李铁他们,但惊恐地发现安娜的背上有一串水珠从氧气瓶上冒出来,只顾往前的特战队员还根本没有发现安娜的氧气瓶已经被乱枪打中,这背上一串水泡,暴露了目标不说,氧气的不足,又不能出水面换气,显然会要了安娜的命,但蒋浩然也顾不了这么多,果断地抽出匕首割断安娜背在背上的氧气瓶,干脆抱住她把自己的嘴巴凑上去,直接通过嘴巴过气给安娜,不管安娜有多少不可理解,但这办法还真行。

安娜开始还有些顾忌、有些慌乱,适应了之后,一条丁香的舌头就开始不老实起来,在蒋浩然的口腔里撩拨得欢快,手脚也像八爪鱼似的紧紧地缠住蒋浩然,到让蒋浩然叫苦不迭,有心让她老实点,苦于无法开口,在安娜的屁股上拍了几下,原本示意她老子生气了,结果安娜会错了意,一双手也开始在蒋浩然身上游走起来,好几次都差点摸进了裆部。

蒋浩然差点没有被气晕,只好用力抱紧她,尽力少给她一点活动空间,配合着她完成这半个时辰的世纪长吻。

几个人顺着水底布下的绳索,一路牵扯着向前,又在湖中布下定时炸弹,碰到日军的渔就用锋利的匕首划开,倒真的顺顺利利地游到了北岸边。

蒋浩然和安娜一出水面,四个特战队员赶紧跳进水,用门板样的身躯挡在他们的左右两翼,夹着他们上岸。

“快撤!”蒋浩然嚎叫着,横抱着安娜就走。怀中的安娜媚眼如丝,痴痴地望着蒋浩然俊朗的面孔,一脸兴奋,丝毫没有被激烈的枪声和嘈杂紧张的氛围影响,完全沉浸在“骑士”的狂想中。两边的特战队员个个挺直了腰板,在他们周围布下一道密不透风的人墙,手里的ak47却不曾停歇地向外扫射,压得附近的鬼子根本没有办法抬头。

道路两边的路灯早已被狙击手打灭,黑夜中,二十多条火链密集地急速移动,如同一团跳跃的火焰,显得格外醒目,近处的日军虽然被清理的清理,压制的压制,但远处的日军还是利用三八大盖远距离的攻击优势,开始向特战队员射击,进入滨江路之前已经有好几个队员中弹,但没有人吭声,倒下去的队员被身边的队友搀扶起又加入战斗,哪怕瘸着腿也咬牙保持着队形。

“扔烟雾弹,全速撤退!”蒋浩然嚎叫着,大步流星。密密麻麻的日军已经开始向北岸集结,汽车、摩托车的灯柱已经集中向北岸照射过来,只要快速通过长江路进入滨江路,面对的敌人就只剩下身后一路,危险少很多不说,还马上就会有增援。

随着无数的黑点扔出去,道路两端立马烟雾升腾,二十几个特战队员拥着蒋浩然急速往前奔跑,一进入滨江路,身后就响起了剧烈的爆炸声,苏灿文占据制高点,步话机命令粱小天按下遥控炸弹,北岸沿线立即火光冲天,大地都仿佛在剧烈地摇晃。

距滨江路不到一百米,土原肥贤二从一辆没有玻璃的黑色小轿车钻出来,脸色阴沉可怖,随车的卫队赶紧涌到他的身边,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围成一道人墙。据前方报告,蒋浩然还布下了狙击狙击手,这一露头,别把机关长也给狙了?

但土原肥贤二好像并不领情,提起他的短腿,对着堵在他前面卫兵就是一顿猛踢,口里也咆哮不已。

土原肥贤二明白,炸弹一响,蒋浩然这是要撤退了,太多的不可思议,他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细想,只有一门心思堵住蒋浩然,蒋浩然死亡的消息已经发布出去,局势已经无法挽回,如果再让蒋浩然成功逃脱,不单只他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就连畑俊六大将也扛不起,所以,他只有命令士兵不顾一切统统压上去,

谍战打了几十年,遇到的对手不知凡几,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措手无策过,也从来没有遇到过,一场谍战最后竟然会演变成一场惨烈的战役,一个人造成的伤亡,简直可以用旷古绝今来形容。

也让他的心底传来无尽的恐慌,蛰伏至今的雪狼特战队已经现身了,虽然只有二十几条人枪,但武汉遇袭的整个过程,有如电影般在土原肥贤二脑海里闪现,他知道,今天恐怕会是要历史重演了?蒋浩然布下的局,至今无人破获过,看似是绝户之计,却往往能逃脱生天。从此次的布局来看,蒋浩然这是要利用长江水路脱逃,但土原肥贤二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怎么就能肯定这二十几号人能从这里逃到长江边上去?就算到了江边,又怎么可能渡过水面宽阔的长江,更何况,水面上还有为数不少的巡逻艇,甚至对岸都是皇军的江防,逃,怎么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