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五个新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王山虎向卫兵表明来意,只说自己是一个生意人,感念八路军敌后抗日之艰难,愿意捐点钱以尽绵薄之力。

卫兵立正敬礼,感谢的同时表示,特殊时期,进※入的人都必须接受检查。

王山虎呵呵一笑,说着可以理解同时展开手臂。

卫兵在他身上mo索了一番之后,打开门示意他可以进去了。

王山虎提起长衫的下摆抬腿进屋,穿过一个小天井,一个身着中山装的年轻人立即迎上来,说道:“怎么才来,首长都等急了。”

王山虎道:“躲避尾巴费了些时间,首长呢?”

“跟我来吧!”中山装说着就往里走,敲响了最里面的一间窗口亮着灯的房间。

“进来!”屋里响起了浑厚的男中音。

中山装推开门示意王山虎进去,等王山虎进门后他随即从外面将门带关。

房间不大,屋里的陈设很简单,一张条桌两把带着一个小茶几的木沙发,还有一个书柜,上面放书下面可以放点文件之类的那种。

房间里的灯不算亮,但足可以看清屋里的人,坐在书桌前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四十来岁,身着深蓝色的中山装,浓眉大眼,仪表堂堂,脸上的胡子刮得青青的,赫然是周公。

看王山虎进来,周公放下手中的钢笔站了起来,脸上露出和煦的笑容:“来了,来来,坐!”

王山虎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呆了半天才被周公的话惊醒,显然知道了眼前的人是谁,啪地立正敬礼,响亮地喊着首长好,眼睛里放着异样的光芒,一脸的兴奋带着点紧张。

周公上前握※住了王山虎宽厚带着点潮湿的手,笑道:“山虎同志,我听说过你,参加革命十二年了,党龄八年,跟顽固派斗、跟鬼子斗,没少让敌人头疼,不管是正面御敌还是敌后工作都有两把刷子,是个难得的多面手,最了不起的是将一个两百多人的独立大队带出五千人的规模来,而且武器装备都赶上你们纵队的总和了,这一点连你们的纵队领导提起你都竖大拇指。”

周公的这番褒奖倒让王山虎忘记了紧张,抠着头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连连表示这都是党领导得好,自己还做得不够,在以后的战斗中一定不会辜负首长的重望,再接再厉再创辉煌。

周公示意王山虎坐下说,随手从茶几下拿出一个开水瓶,给王山虎倒上一杯茶,并不急着询问他任务完成得怎么样,反而聊着他工作中有什么困难,家庭情况以及部队发展过程中的一些琐事。

王山虎开始还有些紧张,随着谈话内容的轻松也越来越放开了,最后坦言自己能有今天的成就与蒋浩然有莫大的关系,如果不是蒋浩然给他留下的三十几个基层干部和两个大队的日军武器装备,鄱阳湖独立大队的武器装备、士兵素养甚至是人员起码缩水五倍。也详细地向周公讲叙了自己和蒋浩然怎么认识、怎么到的马回岭、又到九江救林珑、到重庆救庄铁山,以及这次蒋浩然很爽快地答应对井冈山上的战友施以援手。

整个一个多小时,周公没有打断王山虎的话,只是不时的点头,很平静地听着王山虎的讲叙,直到王山虎提议他有把握能将蒋浩然策反到我方阵营来,周公才摆手说这个话不可说。

虽然王山虎和蒋浩然的私交不错,但这关系到蒋浩然手下近十万将士的归属问题,不是交情就可以解决的,王山虎充其量不过是个团长级别,而蒋浩然已经是一个中将军长,军衔明显不对等,这种大问题由一个团长提出来显得我方没有诚意,而且蒋浩然的政治取向在党内还存在分歧,说他虽然打仗有一手,但军阀作风严重没有人能驾驭得了,从他多次违抗委员长的命令就可以看出来,还有乱搞男女关系生活腐朽也与我党的精神背道而驰。

当然最主要的并不在此,蒋浩然手握雄兵,还有一个庞大的兵工厂,是国民政府的中坚力量,也是国民党在抗日战场上的脸面部队,如果现在策反他,牵涉的可能就是国共第二次合作破裂,对国家和人民都是不可承受之痛,所以,我们可以有这个想法但时机不成熟。

王山虎考虑的显然达不到周公这个层面,沉默了片刻之后,提议是否可以将依涵同志调到蒋浩然身边,蒋浩然虽然好※色,但对每个女人都是真情谊,有依涵同志在他身边,起码在政治取向问题上能有很大的帮助。

周公表示依涵同志还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同时郑重地提醒王山虎,今天的谈话内容绝对不可以有第三个人知道。

王山虎应允着,起身告辞。

??????

蒋浩然怎么也没有想到,短短一个下午的时间,庄铁山把个婚礼办得如此隆重,流水席开了上百桌,来的都是达官权贵政界要人,最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连湖南省主席张台中、第九战区代总司令薛岳都没有落下。

耍龙舞狮放焰火,电影京剧花鼓戏好戏连台。

结婚典礼不是中国传统的三拜九叩,新人穿的也不是长袍马褂、凤冠霞帔红盖头,而是白色的西装一溜的洁白婚纱。

西式的婚礼,牧师主持,婚礼进行曲响起的时候,蒋浩然带着五个新娘步入红毯,在众人的祝福与钦羡中许下庄严的承诺。

庄莹莹、冷如霜、安娜、梅馨、梅香五个女孩身披洁白的婚纱,个个娇靥如花,一度留下幸福而满足的眼泪。

让蒋浩然觉得遗憾的是,父亲、大哥、大嫂、少龙这些至亲的人都来了,却唯独自己的生死兄弟因为前方的战事一触即发,不能到场。虽然贺电不少,一个个祝福的话、恶心的话没少说,但没有这些人闹腾让他总觉得不是滋味。就一个苏灿武也因为担当了警卫工作忙前忙后只露了个面就不见人影。所以,婚礼结束之后,只有庄家兄弟和大哥大嫂少龙、以及小猫小小猫带着几个丫鬟象征性地闹了一番洞房,当然,也是考虑到蒋浩然今晚面对的可是五个新娘,时间上可得留充裕了。<g上坐着的五个美艳绝伦的新娘发了呆。></g上坐着的五个美艳绝伦的新娘发了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