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滑天下之大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倒是鸡公山的日军比较反常,一上来就是一个联队的鬼子,而且借着炮火直接正面强攻,就我们三分之一的火力差点没有压制住他们的第一轮攻击,居然让他们的先头部队冲到了前沿不足百米,还是主堡的炮兵将他们轰下去的。日军伤亡近五百人,我军也有近百。

听完刘鹤的汇报,蒋浩然并没有多问,命令冷如霜备车,他要上前沿看看。随即命令刘鹤将战报汇总,立即发往重庆最高军事委员会,同时,蒋浩然拿出纸笔写了几个字交给刘鹤,命令他亲自将这份电文发往国府侍从室。

刘鹤拿起电文匆匆看了两眼,一脸不解地望着蒋浩然,蒋浩然冲他翻了一个白眼,命令他执行就是。

冷如霜进来报告车已备好,蒋浩然抬腿就走,刚到门口又停下,将刘鹤叫到一边,将王山虎所托之事告诉他,让他安排叶兆丰按时进行空投。<g,用过早餐,就开始批阅各地的战情报告,以及阅读主流媒体的报刊新闻。 仅仅一晚的时间,各地的战情报告就堆积如山,而且几乎都没有什么好消息,到处充斥着失守、沦陷、告急这些词汇,不过,这几天委员长所有的心思都在湖南,也只对第九战区的战情报告感兴趣,委员长对于这场战役实在很期待,也很紧张,可以说功败垂成在此一役,但他还是很有信心,因为这一次是蒋浩然的表演,说“表演”,这是陈晨和白崇对此次战役的估评,信心当然来自于他们亲临了蒋浩然的331基地,完全被蒋浩然的战争天分震撼了。="" 听到他们对331基地的描叙,委员长也震撼了,但在这震撼里面竟然带着丝丝惶恐。="" 南昌会战之后,开始委员长还对抛弃蒋浩然带有一丝丝愧疚,但没有多久,这丝愧疚就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安取代。="" 自南昌会战之后,戴笠也不再正面说蒋浩然的坏话,但每每都会将蒋浩然的种种消息放在其他情报里,而且保证委员长必阅的那种,看似无意,实则有心。="" 比如,蒋浩然南昌撤退中的诸多疑点,与“那边”的配合天衣无缝,甚至新四军在撤退的时候,利用的是我军的漂雷阻敌才得以成功脱身,比如南京救援的时候,蒋浩然直呼共※党特工为“同志”,行动中更信任对方特工。比如,军委会只下拨一个师一万八千人的军饷给南山独立军,但全军近八万人都足额领到了军饷,还不算对立功士兵的奖赏,十万劳工的粮草??????凡此种种。="" 委员长每每想起这些就头疼欲裂,一支部队可以脱离军部的粮草、武器弹药等等装备、给养,就意味着他完全具备脱离掌控的实力。虽说蒋浩然是他的侄儿,但在权势的驱使下多少父子都可以兵戎相见?最让人恼火的是,现在的电台报纸新闻,头条头版都是蒋浩然,让他在军民心中的地位扶摇直上而且欲罢不能,一旦真如蒋浩然所说,331基地会迎来一场空前的胜利,其在国民中的影响力简直不可估量,长久以此,国人还会记得他蒋介中吗?="" 就在委员长遐思的时候,国府侍卫长王世和快步走了进来,一脸喜气:“委员长,浩然的密电,是直接发到国府侍从室的。”="" “哦!”委员长脸上尽管有丝丝不解,但还是飞快地接过电文,夫人大概是听到有蒋浩然的消息也急匆匆地走出房门,急切地问道:“达令,浩然说什么了?”="" “敌酋兵临城下,浩然倍感压力,请求战术指导,敬请叔叔务必亲临指挥!”委员长念完,扬起手里的电文说道:“你们说说,浩然这是什么意思,以他的战术素养,向我寻求战术指导,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夫人接过电文匆匆看了一眼,随即笑靥如花,道:“要我说,浩然还真是贴心,心里有你这个叔叔,可你这个叔叔却时时刻刻对他有所防备,唉!”="" “噢??????怎么说?”委员长不解地问道。="" “呵呵,在我面前你就别装糊涂了,你难道会看不懂这是浩然在送你一个天大的功劳,让你在国人面前ting直腰杆,看谁还敢说你蒋某人抗战不力。”="" 委员长低头沉默了,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良久才抬头看向夫人:“你说我是去还是不去?”="" “去!为什么不去?而且事不宜迟!”="" “世和??????”="" 距离331基地大、小尖岭的正前方两公里处,有一座山峰,叫伏牛山,海拔六百多米,这在丘陵地带来说已经算高山了,比大、小尖岭还高出百来米,山上原本树木茂密灌木丛生,不过,靠近基地的这一面已经在基地建设之初砍伐得差不多,加上敌人多次轰炸引起的山林大火,致使这一带的森林基本烧毁殆尽,呈现一片黑乎乎的荒山野岭,也由此,伏牛山视界良好,基本上整个331基地的外围战场都能尽收眼底。="" 从清晨皇协军第五师对331基地发起进攻伊始,日军第六师团师团长稻叶四郎中将、日军第104师团师团长田中新一中将,就带着他们的参谋将领、测绘人员、以及从南京紧急调来的帝国著名的土木工程专家犬养太郎一行上百人,登上伏牛山,直面皇协军的整个进攻过程,他们希望得到最精准的数据,为皇军下一波次的攻击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从伏牛山看大、小尖岭,就好像一个巨※大的“m”字,两者相距不过一里地,一条公路和一条铁路从两个山谷中穿过,原本两座独立的山峰此刻已经连成一体,上面是森森的钢筋水泥筑造的弧形山ding,中间可见无数的瞭望口和枪炮口,而再往下才是黑洞洞的铁路和公路,让人一看就不自觉地产生一种被吞噬的不寒而栗的恐怖感。="" 从大、小尖岭往左右延伸,是一条高低起伏连绵不断的山脉,向西连接大围山,向北连接鸡公山。="" 山腰的两百米处,一条半数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战壕像一条巨蟒翻滚,而且战壕呈内凹状,从空中直视甚至都看不到它的存在。="" 仅仅一晚的时间,各地的战情报告就堆积如山,而且几乎都没有什么好消息,到处充斥着失守、沦陷、告急这些词汇,不过,这几天委员长所有的心思都在湖南,也只对第九战区的战情报告感兴趣,委员长对于这场战役实在很期待,也很紧张,可以说功败垂成在此一役,但他还是很有信心,因为这一次是蒋浩然的表演,说“表演”,这是陈晨和白崇对此次战役的估评,信心当然来自于他们亲临了蒋浩然的331基地,完全被蒋浩然的战争天分震撼了。="" 听到他们对331基地的描叙,委员长也震撼了,但在这震撼里面竟然带着丝丝惶恐。="" 南昌会战之后,开始委员长还对抛弃蒋浩然带有一丝丝愧疚,但没有多久,这丝愧疚就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安取代。="" 自南昌会战之后,戴笠也不再正面说蒋浩然的坏话,但每每都会将蒋浩然的种种消息放在其他情报里,而且保证委员长必阅的那种,看似无意,实则有心。="" 比如,蒋浩然南昌撤退中的诸多疑点,与“那边”的配合天衣无缝,甚至新四军在撤退的时候,利用的是我军的漂雷阻敌才得以成功脱身,比如南京救援的时候,蒋浩然直呼共※党特工为“同志”,行动中更信任对方特工。比如,军委会只下拨一个师一万八千人的军饷给南山独立军,但全军近八万人都足额领到了军饷,还不算对立功士兵的奖赏,十万劳工的粮草??????凡此种种。="" 委员长每每想起这些就头疼欲裂,一支部队可以脱离军部的粮草、武器弹药等等装备、给养,就意味着他完全具备脱离掌控的实力。虽说蒋浩然是他的侄儿,但在权势的驱使下多少父子都可以兵戎相见?最让人恼火的是,现在的电台报纸新闻,头条头版都是蒋浩然,让他在军民心中的地位扶摇直上而且欲罢不能,一旦真如蒋浩然所说,331基地会迎来一场空前的胜利,其在国民中的影响力简直不可估量,长久以此,国人还会记得他蒋介中吗?="" 就在委员长遐思的时候,国府侍卫长王世和快步走了进来,一脸喜气:“委员长,浩然的密电,是直接发到国府侍从室的。”="" “哦!”委员长脸上尽管有丝丝不解,但还是飞快地接过电文,夫人大概是听到有蒋浩然的消息也急匆匆地走出房门,急切地问道:“达令,浩然说什么了?”="" “敌酋兵临城下,浩然倍感压力,请求战术指导,敬请叔叔务必亲临指挥!”委员长念完,扬起手里的电文说道:“你们说说,浩然这是什么意思,以他的战术素养,向我寻求战术指导,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夫人接过电文匆匆看了一眼,随即笑靥如花,道:“要我说,浩然还真是贴心,心里有你这个叔叔,可你这个叔叔却时时刻刻对他有所防备,唉!”="" “噢??????怎么说?”委员长不解地问道。="" “呵呵,在我面前你就别装糊涂了,你难道会看不懂这是浩然在送你一个天大的功劳,让你在国人面前ting直腰杆,看谁还敢说你蒋某人抗战不力。”="" 委员长低头沉默了,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良久才抬头看向夫人:“你说我是去还是不去?”="" “去!为什么不去?而且事不宜迟!”="" “世和??????”="" 距离331基地大、小尖岭的正前方两公里处,有一座山峰,叫伏牛山,海拔六百多米,这在丘陵地带来说已经算高山了,比大、小尖岭还高出百来米,山上原本树木茂密灌木丛生,不过,靠近基地的这一面已经在基地建设之初砍伐得差不多,加上敌人多次轰炸引起的山林大火,致使这一带的森林基本烧毁殆尽,呈现一片黑乎乎的荒山野岭,也由此,伏牛山视界良好,基本上整个331基地的外围战场都能尽收眼底。="" 从清晨皇协军第五师对331基地发起进攻伊始,日军第六师团师团长稻叶四郎中将、日军第104师团师团长田中新一中将,就带着他们的参谋将领、测绘人员、以及从南京紧急调来的帝国著名的土木工程专家犬养太郎一行上百人,登上伏牛山,直面皇协军的整个进攻过程,他们希望得到最精准的数据,为皇军下一波次的攻击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从伏牛山看大、小尖岭,就好像一个巨※大的“m”字,两者相距不过一里地,一条公路和一条铁路从两个山谷中穿过,原本两座独立的山峰此刻已经连成一体,上面是森森的钢筋水泥筑造的弧形山ding,中间可见无数的瞭望口和枪炮口,而再往下才是黑洞洞的铁路和公路,让人一看就不自觉地产生一种被吞噬的不寒而栗的恐怖感。="" 从大、小尖岭往左右延伸,是一条高低起伏连绵不断的山脉,向西连接大围山,向北连接鸡公山。=""></g,用过早餐,就开始批阅各地的战情报告,以及阅读主流媒体的报刊新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