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曾几何时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日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对**前沿发起了共计六次进攻,一次比一次凶猛,好几次**都动用了主堡和子堡小口径炮火协助,才把鬼子逼退,也让日军看清楚了**的有力支援火力,都在堡垒上,但他们毫无办法,堡垒就像一个敲不碎的乌龟壳,纵然日军猛如虎也无从下嘴,除了正面强攻他们别无选择。

**依然利用有限的时间抢修战壕,甚至多次冒着枪林弹雨派出士兵往前线送弹药,伤亡不会比日军的正面强攻少多少。

由此日军高层也坚信,战壕就是**的后勤生命线。

傍晚的时候,日军丢下二千多具尸体在前沿,急速后退十几里才安营扎寨,他们也害怕**会趁机发动炮袭。

委员长也带着众将领回基地指挥部,一路上委员长和记者谈笑生风、意气风发,看得出他的心情好到爆,这一仗他稳操胜券。

蒋浩然跟在身后却没有这么好的兴致,大小尖岭阵地的日军伤亡约二千人,鸡公山阵地的日军伤亡还不到一千,而己方的伤亡却逼近四千,自己还占据绝对优势,还真没有吃过这样的亏。如果日军明天还不增兵的话,他都担心自己会承受不了。

日军的波次攻击,导致今天进※入大小尖岭伏击圈的日军还不到一万,而鸡公山的更离谱,整个就一个联队反复进攻。看来自己预计一次能吃下日军起码六七万的人计划怕是期望值太高了。

"怎么,还在生气呀?"冷如霜瘪嘴问着蒋浩然。

蒋浩然还没有开口,身后的刘鹤却一步跨上前,咧着嘴露出四颗门牙幸灾乐祸地打探起来。

冷如霜看了前方的委员长一眼,悄悄告诉他,蒋浩然正在为委员长把什么都告诉记者生气咧!

谁知刘鹤却瘪嘴吐出两个字:"幼稚!"

"嗨,你个刘四万!你说谁幼稚?"蒋浩然顿时就火了,瞪着眼睛好像要把刘鹤一口吃下去。

"说到玩心思你还真不是委员长的对手,这都看不出来不幼稚吗?"刘鹤瞥了蒋浩然一眼甩手就走。

蒋浩然却一把拽住了他:"说说,什么情况?"

刘鹤摇头表示无奈,叹了口气才说道:"记者不会太傻吧,基地里这些反常的事情他们虽然不懂为什么,但至少他们看出来反常了不是,你想他们如果将这些反常写在新闻里,鬼子是不是一眼就能看穿你的鬼把戏,正常情况下我们不能干涉记者的活动和自由吧,但委员长略施小计就把这些记者全部控制在基地,而且也不让他们有言论自由······"

刘鹤望着目瞪口呆的蒋浩然突然停下几秒,随即又补了一句:"怎么样,傻眼了吧?"

"我说你们都是一些什么人,打仗不在行,揣摩上司的心思却一个比一个准,嗳!你平时是不是也这么揣摩我呀?"蒋浩然踢了刘鹤一脚佯怒道。

"就你什么都在脸上的心机还要揣摩,你也太瞧得起自己了吧?"

刘鹤刚说完,冷如霜就咯咯地笑起来,气得蒋浩然直冲他们翻白眼。

一行人出了地道,委员长安排卫兵赶紧带记者们去休息,这一天下来也真够累的了,而记者们也想尽快将自己所见所闻所感赶紧记下来,所以走得很干脆。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天空中繁星点点,委员长抬头看了看似是喃喃自语:"明天又是一个好晴天啊!"

一旁的陈晨马上答道:"是呀,委座!但愿明天日军会全力进攻,好早让我们结束这场战斗!"

白崇喜呵呵一笑接过话题:"曾几何时我们这么期望日军进攻了?"

大家都呵呵笑起来,是啊!曾几何时······这真是一个翻天覆地的转变,所有人的目光不自觉地望向了蒋浩然。

委员长却突然看向天空,似是听见了什么,良久突然冒出一句:"飞机,基地的飞机!我们有空袭计划吗?我怎么不知道?"

这个时候在基地上空传来飞机的轰鸣自然是自己的飞机,而昨天委员长也看到飞机起飞,只是一直没有机会问。

"这个······唔······",蒋浩然支吾着,他考虑着是不是要告诉委员长,飞机是到井冈山给新四军空投武器弹药去了,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毕竟这事终究瞒不住。

"叔叔,是这样,前些日子井冈山的新四军与我军第三师的苏鹏部接触了一下,他们已经被日军围在山上弹尽粮绝了,希望我们施以援手,本来我也没想答应这事的,可昨天日军开始进攻攸县,而基地也不可能派兵支援,所以我就想,给他们空投一点弹药,让他们拖住日军一部,也好给苏鹏部减轻一点压力,本来这事昨天我就准备跟您说的,后来一忙活给忘了!"

委员长听了蒋浩然的话长长地哦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蒋浩然甚至也没有觉察出委员长有什么不痛快,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闲聊了几句之后,委员长就说累了回房休息去。

委员长、夫人、王世和、陈晨和白崇喜都住在蒋浩然家里,房子够大也够安全,最主要蒋浩然不敢托大比他们还住得舒服,只好暂时窝在刘鹤家里。事实上刘鹤就住在他对面,房子的结构差不多但小很多,也没有蒋浩然这么奢侈。

委员长一走其他人也跟着离开,只是陈晨走到半道又折了回来,气急败坏地指着蒋浩然骂道:"你说你小王八蛋干的什么事,陈爱国的七十五师现在也被困在井冈山一带,弹尽粮绝好几天了,委员长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你倒好,自己人不救,一家伙给新四军空投两次,难怪有些人盯着你不放,我看你这里的确有问题!"

陈晨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句话有深意,可以理解为蒋浩然做事没有头脑,也可以理解为蒋浩然的思想不纯洁。但到底是哪种意思可能只有陈晨自己明白了。

蒋浩然顿时就蒙了,也没有心思理解陈晨话里的意思,急忙问道:"啊······还有这事?那怎么办?"

"你问我怎么办我问谁去?"陈晨丢下这句话就走,可能为了陈依涵,对蒋浩然心里还窝着火,只不过不好表达出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