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横着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蒋浩然知道,如果七十五师不幸被日军吃掉,这泡屎终究有一天会拉到自己头上。陈晨一走,他马上命令刘鹤给庄富国发一份电文,命令他立即派出特务团的精英彻查七十五师的具体位置,动用一切可用的力量援救他们。

回到刘鹤家里,安娜、庄莹莹和梅家姐妹正坐在沙发是上叽叽喳喳,看庄莹莹一脸娇羞样,估计几个女人正在深挖她昨晚的新婚之夜吧?

蒋浩然一进门,惹得她们雀跃而起,上来就亲亲抱抱,搞得一旁的刘鹤摇头晃脑发出一片啧啧声,自是钦羡不已。

"你啧个屁呀!反正嫂子带着你儿子长住长沙,偶然才来看你,你也可以取个小在这里照顾你的日常起居呀,免得你每天到我哪里蹭饭吃?"蒋浩然左拥右抱坏笑着说道。

"别!你休想祸害我!你嫂子贤良淑德,这几年我都没时间照顾家里,老父母和幼儿都亏得有她照顾,我可不想做对不起她的事情!"说起这些刘鹤竟然一脸得意样。

"瞧瞧,这才是好男人!"冷如霜一拍蒋浩然的部,随即竖起一根大拇指。

"谁是好男人呀?"屋外突然有个声音接茬,随即王世和提着一瓶酒就走了进来。

"世和哥,是你呀,呀哟!你怎么把我家里的白兰地提到这里来了,想喝酒刘鹤这里有哇。"蒋浩然迎着王世和进门,眼睛却盯着他手里的酒瓶子。

"看你这小气样,谁认识你真是倒霉,对了,上次你在重庆还借了我一笔钱,该还了吧?"王世和说着就把手伸到了蒋浩然的面前。

"啊······有这事,我怎么不记得了?那个······梅馨、梅香,世和哥来了,赶紧抄几个好菜,我得好好陪世和哥喝几杯。"

看蒋浩然死皮赖脸的样子,王世和无奈地摇了摇头。一屋子的女人也亲亲热热地喊着世和哥,自委员长公开承认蒋浩然是他的侄儿,她们自然也知道了王世和和蒋浩然的关系。

众人客气了一番之后,刘鹤就借故离开,王世和这时候来访肯定是有话对蒋浩然说。几个女人也做菜的做菜回房的回房,客厅里只留下王世和和蒋浩然。

王世和一开口就骂蒋浩然是猪脑子,不该得罪的人拼命得罪,不该帮助的人拼命帮助,都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委员长费尽心思想削弱共军的势力,你倒好,去九江救他们的人、送漂雷帮他们退敌,这次又给他们空投武器弹药,你蒋浩然到底要干什么?

蒋浩然反驳着,除了杀鬼子,他什么也没有想过,他也是秉承委员长"凡我国民,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的精神,尽一切可能保全抗日力量。

王世和彻底无语,好半天才从戴笠制造了蒋浩然的"南昌之祸"说起,剖析了委员长对他由爱到恨,最后下定壮士断腕决心除去他的心路历程,告诫蒋浩然凡事都有度,只要蒋浩然不染赤色、不造反,委员长就绝对不会动他分毫,他在中国大地绝对可以横着走。

王世和言词恳切,看得出是真想帮蒋浩然,所以蒋浩然也没有再刺激他,只是唯唯诺诺地应承着,想说中国已经没有多少地方可以容他横着走了,但没有开口。还想说,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有一天可以到岛国横着走,但也没有开口。

······

武汉,日军第十一军司令部。

冈村宁次看完刚刚从南京发来的电报,脸色顿时大变,整个人的精神突然变得有些wei靡。

"怎么了,老长官!"一旁的木下勇紧张地问道。

冈村宁次长吁了一口气道:"我军进攻长沙的计划被驳回,因为今天满蒙边境发生了军事冲突,皇军与苏军的战争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局势,大本营已经无兵派给我们,而且,华中地区的飞机也可能随时调往华北,看来大本营的意思是准备北上了!"

"啊······难道我们辛辛苦苦打到了331基地外围就要这样退兵吗?如此收场我们第十一军还有何颜面?"木下勇激动起来。

"北上,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一旦皇军与苏军开战,我想大本营会这样想的,所以,木下君,我们必须在开战之前拿下331基地,重振我十一军军威!"冈村宁次说完,拳头重重砸向桌面。

······

醴陵,日军前敌指挥部。

稻叶四郎和田中新一正在紧张地来回踱步,一众参谋将领也神情严肃,他们好像在等什么?

"报告,军部急电!"

参谋的报告声让稻叶四郎快步迎上,一把扯过参谋手里的电报,快速地浏览,随即满脸兴奋,双手握拳临空一舞:"太好了,田中君,我们的作战计划通过了,明天军部会全力配合我们。"

田中新一夺过电文匆匆扫了一眼,随即也兴奋起来:"好,这一次不管蒋浩然有什么阴谋诡计也可以将他打出原形来,只是这飞机可得跟我们将敌人的重炮盯紧呀?不然一击不中,我们撤退都会成问题?"

"是呀,这次两套方案同时进行,打得就是敌人的措手不及,但对我军的快速反应和协同作战的要求也很高,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有可能导致整个战役失败,对我们是一种考验,也是一种挑战。来吧,田中君!"

稻叶四郎说着立起了右掌,接着说道:"让我们精诚合作,为大日本帝国的圣战再立汗马功劳!"

"好!"田中新一快步上前,左手迎上稻叶四郎的右掌拍过去,响亮的啪声之后,两只肥壮短小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

第二天,天刚放亮,大尖岭战壕中部的32号碉堡内。

排长王胡子从地铺上爬起来,五月的夜晚还是有些凉意,所以他睁开眼睛就不自觉地抱了一下双臂,随即瞪大了眼珠子,对着旁边的士兵就是一脚:"骚鸡公你***,难怪老子晚上睡着冷,合着是你小子把老子的毛毯扯到你身上去了!"<g往王胡子身上盖:"排长,你这身板还要盖毛毯吗?看这一身肌肉疙瘩,夹个鸡蛋放在腋窝里都能熟,我不是怕你烧坏吗?" “嗨!你个臭小子,你这都有理了,我敲不死你!”="" 这里一闹开,堡垒里三十几个人都醒了,看热闹的、骂娘的、起哄的都有。="" “嗨!你个臭小子,你这都有理了,我敲不死你!”=""></g往王胡子身上盖:"排长,你这身板还要盖毛毯吗?看这一身肌肉疙瘩,夹个鸡蛋放在腋窝里都能熟,我不是怕你烧坏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