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五十四章 将帅无能累死三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在蒋浩然的注目中,车队缓缓离开基地,只是他不知道,就在陈晨的座驾里,一面车窗的布帘始终掀开一个帘脚,一双秀美的、蕴含无比痛苦的眼睛始终望着他,直到视线里再也看不见他,美目中的泪水顿时肆意横流喷薄而出,陈依涵抖动着双肩完全失控。

她一直隐藏在记者当中,可恨蒋浩然居然根本没有发现,虽然曾经擦肩而过但也被他忽略,虽然这就是她要的结果,但这结果真的如她所愿,又让她伤心欲绝,蒋浩然这一结婚,她知道她可能已经失去跟他在一起的机会了,不说自己的心结,就组织上这层关系都过不了,共※产※党的纪律可是铁,所以,她选择隐身,不愿意让自己难堪、让他难过。但她没有想到,等蒋浩然知道她来过的时候,他也同样崩溃。

"丫头,别难过了,蒋浩然几次欲言又止,我知道他是想问你的情况,看得出他对你是真心的,你妈的工作我来做,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陈晨轻抚着陈依涵的背安慰道。

陈依涵却哭得跟厉害了,父亲怎么能明白自己的绝望。

车队离开视线,蒋浩然旋即转身,凛然道:"参谋长、思远兄,立即制定作战计划,做好抵抗日军十万大军的部署!"

"啊!你还是怀疑日军的目的是我们?"两人几乎异口同声。

"我只相信我的直觉!"蒋浩然的回答很干脆,随即又看向刘鹤:"特战师到哪里了?"

刘鹤道:"两个旅已经返回基地,刘豹带着一个旅继续赶往攸县支援第三师,估计已经出了渌口!"

"没办法,将帅无能累死三军,让楚中天马上接管十九集团军的防御,除了钢铁厂、兵工厂、电厂,其他所有工厂停工,所有非战斗人员立即向长沙方向撤出,基地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再给刘豹发一份电文,派一个团支援攸县,其他人在小尖岭与大围山一带布防,一旦遇到敌人猛烈攻击,立即撤回基地,正面防御。命令特务团严密注意外围敌人动向,想尽一切办法和井冈山上的新四军取得联系!"

"不是,军长,您不可能把营救第三师的希望寄托在新四军的身上吧!"张大彪失声道。

蒋浩然并没有回答张大彪,眼睛望向攸县的方向,落寞的眼神里,竟然有点点星光,如果如他所预料,第三师恐怕已经不需要救援了。

······

攸县,位于湖南东部,东邻江西萍乡,西连株洲,南达井冈山,北接醴陵。四面连山,地理位置比较偏僻,战略上不是什么要冲,所以也没有什么高深的城廓。

此时攸县的外围已经在日军的炮火中,形势岌岌可危。

昨天日军就开始南北夹击攸县,第三师借助外围的山地优势与日军转开殊死搏斗,日军并没有占到便宜,战局随着特战师的急速撤退,发生了巨变,原本只有一个联队的北面,突然惊现大批日军,预测起码超过三个联队,迅速由北至西完成了对攸县的包围,等苏鹏发现的时候,退路已经完全被敌人切断,对外的电话打不通,连步话机都失去了作用。

苏鹏立即组织兵力四面设防,但为时已晚,敌人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马上发起了进攻,山炮、野炮的炮弹不要钱地砸在临时构筑的简易工事上,不到三个时辰,北线和西线的防线就已经几度濒临崩溃。

颜盼带着第一旅坚守的北线还好点,虽然也是土木工事,好歹早有准备,还有个像模像样的战壕、防炮洞,凭着将士们的骁勇,愣是将敌人挡在了外围。

但西线颜义的第三旅是仓惶迎敌,根本没有时间挖掩体和战壕,只能借助有限的山形地势步步为营,在日军的两轮炮袭之下,兵力就锐减三分之一。

南山独立军的编制比较大,可以说蒋浩然完全颠覆了**的编制,正常情况下,**一个师最大的编制也不过三旅九团,但蒋浩然的师都是三旅十二团,当初委员长也的确对蒋浩然信赖、爱有加,在这些方面给予了极度的纵容。

第三师虽然是三旅编制,但几战之后,加上收编的一些溃军也不过一万五六千人,除去非战斗人员,一个旅只不过五千来人,满打满算也就两个团的兵力,还被抽调了两个加强营增援城东,整个西线的兵力不过三千多人。

但日军在西线的兵力就超过了五千,加上强大的炮火优势,到下午五点多的时候,第三旅被迫退守距离攸县不到一公里的牛头岭上,三千多将士剩下六百多人,堪堪一个营。

听到这个战损结果的时候,颜义顿时一脸刷白,差点没晕倒,随即钢牙一咬,睚眦欲裂,用嘶哑的声音嚎叫道:"好!你们都是好样的!没有给我们第三旅丢脸,今天就算拼光了第三旅,也不让小鬼子越过这牛头岭!"

"杀!"

"杀!"

"杀!"

山头上顿时响起了气壮山河的声音,六百多将士血脉愤张地挥舞着手里的武器。

颜义大手一挥,命令将士们加紧时间挖掩体,日军不会给他们太多的时间。

的确,不到十分钟,日军已经开始组织进攻。

第三旅参谋长何连山望着山脚下蝗虫般向前推进的日军,不无担忧地说道:"旅座,向师座求援吧?就算我们拼光了,也守不了多久,而且我们的弹药也最多能打退敌人的这一次冲锋?"

颜义凛然道:"你以为现在师座还有兵派给我们吗?敌人四面围城,各部都自顾不暇,就别去找这个骂了!去!把几个团长给我叫来?"

"三个团长都已经牺牲了!"

颜义看了何连山一眼,咬牙道:"营长,叫他们营长过来!"

何连山一摆手,传令兵马上飞奔而去,不多时,两个扛着中校军衔的军官跑了过来,其中一个一脸横肉,左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刀疤,赫然正是颜望在二龙山下收的东北溃军营长胡占魁。

不待他们站稳,颜义狐疑地看向何连山:"怎么,营长也只剩下他们两个了吗?"

何连山默然地点点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