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清晨,天色已经大亮,南山独立军指挥部里的灯光却依然亮着,看来从昨晚到现在就没有熄过,傍边的电讯室滴滴答答的电台和电话铃音响个不停,参谋和传令兵不停地在指挥部、作战室、电讯室穿梭,每个人都神情严肃脚步匆匆,俨然一派紧张的气氛.

整整一天的时间里,日军在长沙外围打得热火朝天,却没有对331基地展开任何军事行动,甚至攸县方向的日军也偃旗息鼓,并没有向前推进,一切看来,鬼子真准备进攻长沙了,但蒋浩然始终不信,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防御部署。¥f,在没有得到庄莹莹的回信之前,他不敢有任何松懈。

指挥部里烟雾弥漫,桌子上几个大烟灰缸都林立着满满的烟头,蒋浩然将手里刚刚点燃的香烟猛吸了两口之后,重重地将香烟插-进烟灰缸,左右看了一眼两边的刘鹤和张大彪说道:"行了,该布置的也布置下去了,就看鬼子这次准备玩什么花样了,你们也忙了一晚了,抓紧时间休息一下,我在这里等等莹莹和庄富国的消息。"

"哈哈!"张大彪苦笑一声,道:"十几万鬼子将我们团团围住了,还不知道他们的真实意图,哪里还能睡得着,倒是参谋长该休息一下了,都多少天没睡个好觉了?"

"嗨!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被你这样一说,我要是去睡了还不成了没心没肺的了!"刘鹤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白了张大彪一眼,佯怒道。

"哈哈哈!"几个人都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那行,都别睡了,叫厨房下几碗面条来,我们就等着看鬼子今天怎么打!"<,抬腿就走。 "你们也别太紧张,就算日军十万大军围攻我们,我们也吃不了多少亏,基地还有六万将士,除去非战斗人员也有四万多,虽然敌人有飞机,我们没有制空权,但地面上的武器我们比他们要优势得多,加上我们处守势又有坚固的堡垒做后盾,就算敌人奇袭我们的后方,我们的士兵可都在这一带训练出来的,这里的每一个山头、每一条小道他们都清清楚楚,真打起来,我们一个ding他们俩。"蒋浩然继续说道。="" "话是不错,可我们至今还不知道日军的侧重点在哪里,现在大军几乎全部压在后方,万一敌人的主攻方向是大围山,就刘豹一个旅,还真不一定守得住。"张大彪说道。="" "这到不怕,基地不还有辎重旅吗?关键时刻也能ding上去,许彪部配合特战师正面御敌,人员不能动。袁东部远在鸡公山,战线也偏长也不能抽调人马,但从殷东来部抽个把旅出来巩固小尖岭与大围山一线的防线应该问题不大?"刘鹤道。="" "这恐怕不行,参谋长你别忘啦正面还有日军整整一个师团,万一他们也趁机起事,堡垒虽然坚固,但总得有人在里面开枪,敌人不会无端留一个师团摆在那里的,所以殷东来部也不可乱动,拆东墙补西墙的战术不可取!"张大彪道。="" 刘鹤略一思索,微微地点头表示认同,表情严重地自言自语道:"大围山与小尖领一带·····唉,刘豹的压力不小呀!"="" 刘鹤的话引起了大家的沉默,但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又兴奋地说道:"军座,你不是擅长奇袭吗?你看,现在敌人在攸县方向起码有两个师团,长沙方向更不用说,三个师团都不止,只有醴陵方向,一个师团,如果我们现在集中兵力打他个措手不及,先折其一翼接下来的仗就好打了,对了,骑兵,我们可以利用骑兵趁夜发动快速袭击,一定可以收到奇效······"="" "不可······",刘鹤越说越兴奋,但张大彪和蒋浩然几乎异口同声打断了他的话。="" "呵呵!"两人相视一笑,最后还是蒋浩然先说道:"思远兄,你先说!"="" 张大彪也不扭捏:"现在我们根本不能确定敌人的主攻方向,对于敌人部队的动向也只是凭着一份电文猜测,万一这是敌人故意留下的漏洞,就等着我们去偷袭也未可知,最主要的,就算敌人真的只有一个师团在醴陵,他们的防御工作一定做得相当不错,他们也知道军座擅长奇袭,一开打就肯定会是一场正面遭遇战,兵力少了,起不到作用,兵力多了,基地的防御就薄弱了,敌人如果趁机起事从两翼夹击,正面的部队又被敌人死死咬住,搞不好正好促成了敌人的计划,所以,为今之计,只能守,守到敌人自动暴露他们的意图。"="" "不错,以不变应万变,就是这个理,至于小尖领与大围山之间的防御,我看可以交给第五师,虽然他们几役之后剩下不到七千人马,但都是经过无数次战斗淘汰下来的精锐,配合刘豹的一个旅,坚守应该没有问题,蒋浩然道。="" 正说着,警卫员一个大盆子端着三碗面条进来了,几个人也顾不得多说,端起来就开造,忙活了一晚,也确实饿了。="" 就在这时,冷如霜和庄莹莹一同走了进来,风风火火的,庄莹莹一脸红扑扑的,香汗淋漓,看来没少急赶路。="" 庄莹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啪"地扔到蒋浩然面前,口里还叨叨着:"给你,为了你的这份消息,差点累死姑奶奶了,呀!鸡蛋廋肉面,你,赶紧地跟我端一碗过来······"="" 蒋浩然可没有心情听庄莹莹说什么,丢下手里的筷子,撕开信封的火漆就一目十行地看起来。="" "哈哈哈!"蒋浩然突然一声大笑,啪地将信拍在桌子上,随即起身,眉飞色舞地说道:"我可以肯定日军这次就是冲着我们来的,传令下去,这次的战术就一个字,’拖’!任何单位不管仗怎么打,在防线没有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不准向敌人发起进攻,不求歼敌,但求跟敌人耗时间,最好拖他个一两个月。你们慢慢吃,我睡觉去了!"="" 蒋浩然说完一摆手,一大群人面面相窥、目瞪口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位已经摇摇摆摆出了门。="" "你们也别太紧张,就算日军十万大军围攻我们,我们也吃不了多少亏,基地还有六万将士,除去非战斗人员也有四万多,虽然敌人有飞机,我们没有制空权,但地面上的武器我们比他们要优势得多,加上我们处守势又有坚固的堡垒做后盾,就算敌人奇袭我们的后方,我们的士兵可都在这一带训练出来的,这里的每一个山头、每一条小道他们都清清楚楚,真打起来,我们一个ding他们俩。"蒋浩然继续说道。="" "话是不错,可我们至今还不知道日军的侧重点在哪里,现在大军几乎全部压在后方,万一敌人的主攻方向是大围山,就刘豹一个旅,还真不一定守得住。"张大彪说道。="" "这到不怕,基地不还有辎重旅吗?关键时刻也能ding上去,许彪部配合特战师正面御敌,人员不能动。袁东部远在鸡公山,战线也偏长也不能抽调人马,但从殷东来部抽个把旅出来巩固小尖岭与大围山一线的防线应该问题不大?"刘鹤道。="" "这恐怕不行,参谋长你别忘啦正面还有日军整整一个师团,万一他们也趁机起事,堡垒虽然坚固,但总得有人在里面开枪,敌人不会无端留一个师团摆在那里的,所以殷东来部也不可乱动,拆东墙补西墙的战术不可取!"张大彪道。="" 刘鹤略一思索,微微地点头表示认同,表情严重地自言自语道:"大围山与小尖领一带·····唉,刘豹的压力不小呀!"="" 刘鹤的话引起了大家的沉默,但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又兴奋地说道:"军座,你不是擅长奇袭吗?你看,现在敌人在攸县方向起码有两个师团,长沙方向更不用说,三个师团都不止,只有醴陵方向,一个师团,如果我们现在集中兵力打他个措手不及,先折其一翼接下来的仗就好打了,对了,骑兵,我们可以利用骑兵趁夜发动快速袭击,一定可以收到奇效······"="" "不可······",刘鹤越说越兴奋,但张大彪和蒋浩然几乎异口同声打断了他的话。="" "呵呵!"两人相视一笑,最后还是蒋浩然先说道:"思远兄,你先说!"="" 张大彪也不扭捏:"现在我们根本不能确定敌人的主攻方向,对于敌人部队的动向也只是凭着一份电文猜测,万一这是敌人故意留下的漏洞,就等着我们去偷袭也未可知,最主要的,就算敌人真的只有一个师团在醴陵,他们的防御工作一定做得相当不错,他们也知道军座擅长奇袭,一开打就肯定会是一场正面遭遇战,兵力少了,起不到作用,兵力多了,基地的防御就薄弱了,敌人如果趁机起事从两翼夹击,正面的部队又被敌人死死咬住,搞不好正好促成了敌人的计划,所以,为今之计,只能守,守到敌人自动暴露他们的意图。"="" "不错,以不变应万变,就是这个理,至于小尖领与大围山之间的防御,我看可以交给第五师,虽然他们几役之后剩下不到七千人马,但都是经过无数次战斗淘汰下来的精锐,配合刘豹的一个旅,坚守应该没有问题,蒋浩然道。="" 正说着,警卫员一个大盆子端着三碗面条进来了,几个人也顾不得多说,端起来就开造,忙活了一晚,也确实饿了。="" 就在这时,冷如霜和庄莹莹一同走了进来,风风火火的,庄莹莹一脸红扑扑的,香汗淋漓,看来没少急赶路。="" 庄莹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啪"地扔到蒋浩然面前,口里还叨叨着:"给你,为了你的这份消息,差点累死姑奶奶了,呀!鸡蛋廋肉面,你,赶紧地跟我端一碗过来······"="" 蒋浩然可没有心情听庄莹莹说什么,丢下手里的筷子,撕开信封的火漆就一目十行地看起来。="" "哈哈哈!"蒋浩然突然一声大笑,啪地将信拍在桌子上,随即起身,眉飞色舞地说道:"我可以肯定日军这次就是冲着我们来的,传令下去,这次的战术就一个字,’拖’!任何单位不管仗怎么打,在防线没有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不准向敌人发起进攻,不求歼敌,但求跟敌人耗时间,最好拖他个一两个月。你们慢慢吃,我睡觉去了!"=""></,抬腿就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