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女人的心思比较细腻,尤其像冷如霜这种冰雪聪明又久居敌后的女人,更擅长揣测人在危急时刻留下的暗示或只言片语,从中扑捉到问题的关键。,

"严开元所要说的绝对不会是自己携带的炸药,要么是敌人拥有威力巨-大的炸药,要么是这批炸药量大的惊人,足以改变战局!"冷如霜肯定地说道。

蒋浩然和刘鹤身躯一颤,不约而同地看向冷如霜,都觉得冷如霜这话有道理,但道理在哪却也说不上来。

面面相窥了几秒之后,蒋浩然打破了沉默:"鬼子有威力巨-大的炸药干嘛不用空投?这醴陵运大量的炸药来干什么?有什么可炸的?"

"大小尖岭子母碉堡群!"三人几乎异口同声道。

几天的仗打下来,日军四处进攻,唯独放弃了醴陵正面的进攻,开始还以为日军忌惮大小尖岭的碉堡威力,调来了大型挖掘机械修筑工事进行正面防御,现在看来,日军根本就是在挖掘地道,大量的炸药一埋,从地底下摧毁碉堡群。蒋浩然总算明白日军在等什么了,合着是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啊!如果让他们成功了,331基地还真不会有自己什么事了!

"还傻站着干嘛,立即命令前沿监听地底下有动静没有?等等,来不及了,直接开闸放水!挖地道?老子淹不死他!"蒋浩然咆哮着。

早在设计子母碉堡群的时候,茅以升就指出蒋浩然在设计中存在的缺陷,其中就有防范敌人实施土工作业,从地底埋上炸药来摧毁堡垒。所以茅以升修改了蒋浩然的方案,在山体下方挖掘了数条水网通道,利用大京水库的几百米的高位压力,在必要时刻打开闸门,十几分钟就能让水网通道灌满水。

大小尖岭堡垒外,数百米远的地下。

日本最著名的土木工程专家犬养太郎一行,正在地道里作最后的勘测,宽三米高两米的地道里,穿着丁字裤的日本士兵挖土的挖土,运输的运输,一个个挥汗如雨有条不紊,但犬养太郎还是不时地提醒他们,越来越靠近前沿了,一定要控制声音,不要喧哗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支那人狡猾狡猾滴,弄不好会功亏一篑,但工程进度也不能慢下来。

据预算,前方不足300米的上方就是支那军大小尖岭的主堡,只需要几个时辰就大功告成了,再利用一个晚上的时间把刚从武汉紧急运来的上百顿炸药运进来,明天天一亮,六条齐头并进的地道同时引爆,支那人的碉堡再坚固,哼哼,只怕也会成为一堆尘土。

犬养太郎拍了拍头ding上的梁木,工兵处理得不错,基本上不会出现塌方,好在此处土质不算坚-硬,大部分都是砂砾坚土,基本没有碰到什么难挖的石头,所以工程进度才会如此之快,五公里的距离不到五天时间就能完工了,想到这,犬养太郎不禁嘴角微钩,眼前似乎看到支那军在自己的杰作下纷纷被撕碎的场景。

突然,他感觉鼻尖一凉,不自觉地用手一mo,居然湿漉漉的,此地处高位,距离湘江水位起码高出几百米,而最近的水域--大京水库起码相隔几里,哪里来的水?狐疑中,犬养太郎抬头一看,头ding的梁木上居然汇聚了不少的水珠,甚至呈现越来越多之势,地道里的日本士兵显然也发现了这个情况,纷纷停下手中的活,不知所措地看着犬养太郎。

很快,地道尽头的土层无声无息地垮塌一大块,随即一道雪白的水柱飞溅而出。

"八嘎!透水了!快跑!"犬养太郎大叫一声拔腿就跑,但为时已晚,滔滔洪水很快将他淹没。

醴陵,日军104师团临时指挥部。

音乐流淌,几个身着和服的歌妓正在翩翩起舞。

田中新一中将和一众参谋将领看来心情不错,品着清酒、赏着舞姿,一个个和着音乐的节拍摇头晃脑。

胜利在望,他们有些迫不及待地分享着胜利的喜悦。

"报告!"门口传来不合时宜的声音。

一个参谋大概不想破坏这喜悦的气氛,快步出门。但随即就一脸愁云惨雾地进来,望着田中新一一副欲说还休的蛋疼样。

田中新一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摆手示意歌舞停止,歌妓立即鱼贯而出。

"中将阁下,透水了,我们挖掘的六条地道全部透水了,犬养君和八百皇军勇士玉碎!"参谋悲催地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地处高位哪里来的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田中新一握紧拳头咆哮起来。

"一切看来,支那人早有防备,等着我们往里钻呀!"一个大佐军官莫测高深地说道。

"八格牙路!"田中新一一巴掌将那个大佐军官轮翻在地。

······南山独立军指挥部。

战局越来越对南山独立军不利了,蒋浩然也开始不淡定起来,开闸的命令发出之后,他就一直在指挥部里来回踱步,为了不出现误判,他命令副军长张大彪亲自赶往大京水库观测,只有确定了日军下一步的意图真的是地道爆破,他这心才能放下来,否则这下面的仗还真不好打了。

终于,张大彪的身影出现在指挥部门口,蒋浩然不自觉地快步迎上:"怎么样,思远兄!"

"呵呵!军座,别着急,先把您脸上的汗擦干再听完慢慢说!"张大彪看着蒋浩然的脸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替过去,轻松地说道,但看蒋浩然并没有接的意思,依然一脸严肃,顿时收起戏谑,马上又说道:"您是对的,又轻松地化解了日军的阴谋,开闸放水一个时辰,大京水库的水位直线下降,说明下面有出水口,而且,我刚才回来的时候去了一趟大小尖岭主堡,已经发现很多垮塌的坑洞,水哗哗地往外冒,充分说明日军真的在挖地道,错不了!"

"嘘······"蒋浩然长长嘘了口气,正想说什么,整个屋里竟然响起一片嘘气声,接着就听到冷如霜抱怨道:"副军长,您可算回来了,自你走后,某些人黑着张脸在这指挥部里也不吭声就这么来回的走,吓得我们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您要再不回来,我们该活活被憋死了!"

"哦,还有这事,这人谁呀?"张大彪故意问道。

屋里顿时响起一片哄笑声,也许这笑声在指挥部有些久违了,所以格外放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