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雪狼出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鉴于事情已经成为事实,蒋浩然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命令王定远立即到特战队的装备室换装备,同时也警告王定远,这次他们要穿过无数条敌人的封锁线,希望他不要拖大家的后腿,给整个救援增加不确定因素.

一席话让王定远一张脸憋得通红,只说自己也是经过特别训练的,不管是搏击、枪法、驾驶,还是个人综合能力都绝不会比特战队士兵差,这点可以请蒋浩然完全放心。

蒋浩然冷哼一声,表示对此怀疑,但还是让他立即换装,心里却琢磨着是不是要在路上干掉他,因为这一次必须有张大山的全力配合才能从敌占区顺利通过,他不想让政训处对此掌握太多。

等王定远换完装回来,蒋浩然这边也准备妥当,同去的人群中,除了冷如霜和苏灿武,还有殷东来。

特战队少不了电台,冷如霜是最合适的人选,苏灿武这个精度射手自然就不用说了,至于殷东来,蒋浩然考虑,接管下来的部队必须有一个自己人掌控,本来最合适的人选是苏鹏,虽然文化差点,但头脑灵活,作战很有自己的一套,尤其是山地作战,灵活多变,敢打敢冲,有股子土匪的王霸之气,可惜他身上挂了彩还没有痊愈,刘大昆虽然也合适,但过于猛张飞,这次接管的部队可都不是善茬,一个不小心就会掀起内部纠纷,所以,还是带了综合能力比较强的殷东来。

一切准备就绪,蒋浩然扬起右手向楚中天做了前切的手势。楚中天立即转身跑到早已站成两排等候多时的雪狼特战队员面前,嚎叫道:"雪狼出击!"

一百二十人迅速跑成十二支小队,分别往演兵场六辆遮得严严实实的运兵车跑去。

很快,六辆运兵车打着雪白的灯柱,向基地外一路烟尘而去。

清晨,天刚麻麻亮,**第五军防区--上高。

在上高与高安的必经之路上,一辆吉普车停靠在路边,身后是约一个连的**将士,地上摆着一溜的酒坛,一排长条桌上,盖得严严实实的军用饭盒摆满了桌子。

在吉普车旁边站着两个**将领,一个是第五军上将军长杜聿名,一个是第200师中将师长戴安澜。

戴安澜看了看腕上的手表,道:"按道理也该到了呀,怎么还没有看到踪影,该不会路上出了什么事?"

杜聿名道:"抽根烟,慢慢等,如果路上都能出事,那他就不是蒋浩然了!"

杜聿名说着掏出包烟,抽出两根烟,递给戴安澜一根,自己叼根在嘴巴上。

戴安澜接过烟,马上掏出火机先帮杜聿名点上,再点上自己的,美美地嗦了一口,吐出一口浓烟,道:"军座,您说这小子的计划能成吗?"

杜聿名剜了戴安澜一眼,道:"小子小子,人家可是上将司令,连我都在职位上低他一级,让他听到了不敲死你,听说这小子就喜欢敲人家爆栗子!"

"呵呵,让我别说,您不也在说嘛?"

"哈哈哈!"两人顿时都大笑起来。

笑罢,杜聿名才接着戴安澜的话题说道:"要说这小子的计划,我也不看好,先不说他有没有这个能力突围,就上官云和刘建这关都不好过,虽然蒋浩然是来帮他们的,但一个集团军司令,眨眼就变成了军长,而且还要听昨天还是个军长,年龄不过二十几岁的毛头小伙子的命令,换谁会服气,就算他们服气,那顾上将会服气吗?他就那么舒心舒胃地眼看自己的嫡系部队被别人一口吞掉?如果蒋浩然不出头,不管怎么样,总还会有些部队能冲出来的。"

"不是说完了再恢复编制吗?就算委员长肯,何上将也不会答应,从中作梗免不了的!"

"看,他们两人都未必会肯,委员长对这个蒋浩然也不那么放心了,怕他做大了驾驭不了,偏偏这蒋浩然就是一只不服管教的孙猴子。但是,这只孙猴子吃部队那是连渣都不剩的,南昌两个师当初也说打完了恢复编制,结果了?还不不了了之!朝令夕改,他逮着这一条就无理占三分了。"

戴安澜还想说什么?正好看见马路远端几辆汽车一路黄尘而来,顿时神情一凛,道:"来了!"

不多时,六辆运兵车停在他们面前,随即最前面一辆的驾驶室门打开,跳下一个满脸涂装一身迷彩的军人来。

杜聿名和戴安澜面面相窥,不知道这人是不是蒋浩然,该不该上前敬礼,这一身见都没见过的所谓军装,唯一的标志就是帽徽处和臂章处有一个狼头标识,但这只能说明他们是传说中的雪狼特战队无疑,其他可真看不出来。

两人正尴尬着,迷彩军人已经摇摇摆摆上前,咧开嘴巴笑道:"呵呵,光亭(杜聿名字)兄、海鸥(戴安澜字)兄,让你们久等了!"

两人这才明白来人是蒋浩然无误了,立即ting身上前立正敬礼。

蒋浩然却快步上前把住了两人手臂,道:"两位都是我蒋浩然敬仰的人,就不需要这么客套了!"

两人顿时一张脸都红了,虽然自认为各方面的能力都还可以,立功受奖也不在少数,但在蒋浩然面前,那的确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儿,怎么就轮到蒋浩然来敬仰他们了,但他们永远不会想到,蒋浩然是对他们留在后世的英名敬仰。但不管怎么说,人家上将司令都这样说了,他们也不能不识抬举。

杜聿名立即道:"没想到功勋卓绝的浩然正气将军如此居功不傲、盛气不凌人,我杜光亭就倚老卖老称你一声子谦老弟了?"

"诶!光亭兄的直爽我喜欢,说实话,上次调动海鸥兄的200师,都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小弟我还真担心光亭兄会耿耿于怀,现在看来我蒋浩然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了?"蒋浩然笑道。

"呵呵,子谦老弟你这话可是搞得为兄都没法接了,我要是说我耿耿于怀,那我就是小人,可我要说没有耿耿于怀,那你就变成小人,你说这话我怎么回答?"杜聿名道。

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戴安澜道:"如此你们就都不要说了,我看时间也不早了,蒋司令还要在夜前到达永修,是不是让将士们下车休息一下,吃饱喝足好赶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