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所图乃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蒋浩然的话顿时迎来指挥部一片哗然,并不是他们畏敌,实在是风险太大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们的存在就是楔入日军眼中的三颗毒刺,看似是简单地切断浙赣铁路,但几乎将南昌孤悬在外了,让南昌成为**嘴巴跟前的肥肉,搞不清哪天就会被**一口吞了。而且向北还会威胁景德镇、黄山,向东南还会威胁到丽水、温州,这可是妥妥的东海海岸线。如此重要的位置,日军岂能任由**占领,所以,疯狂的攻击不可避免。

换一种说法,虽然两个军六个师占领了三个城市,但除了鹰潭与抚州一线相连,其他可就全部都是日军的势力范围,简直跟处在敌人的包围圈没有两样。而且三座城市相隔都是上百里,很容易被敌人分割包围,一旦敌人重兵压境,各部必将自顾不暇,互为犄角和守望相助都会成为一句空话,至少衢州和上饶立即就会成为包子馅。

蒋浩然会心一笑,知道众人也是被鬼子围怕了,有这种担心也很正常。但他还是很客气地告诉大家,他们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但并没有那么可怕,而且由此带来的前景和利益,简直不可估量,值得部队为之冒一次险。

一旦三个城市被**占领,日军不但寝食难安、如芒在背,而且他们刚从敌人的防区突围出来,就示威般地在日军防线上明目张胆地占领,会让日军犹如吞了死老鼠般恶心,急欲清剿一雪前耻的动机可想而知。

但并不是日军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日军刚刚在331基地吃了个大亏,至少武汉的第十一军还没有恢复元气,靠眼前的几个师团根本不能对**构成威胁,还得从其他地方调大量的部队进来。

而且一旦开战可不是什么小战役,日军只要敢打衢州,南昌必定会迎来**不遗余力地进攻,日军想要赢得这场胜利,投入的兵力起码以十万计。日军兵力上可能不成问题,毕竟刚刚向中国战场投入了五十个师,但遭受了诺门坎战役和331基地两场大战役的恐怖消耗之后,国内蓄备的物资不说告罄,极度空虚是肯定的。

日本本来就是一个战略物资极度紧缺的弹丸小国,来源基本全靠进口,而现在世界大战全面爆发,各国的物资都开始紧张起来,日本就算有钱也不可能轻松买到。所以说,在开战之前,日军必须掂量掂量他们是否能打得起这场战役?

而且,他们已经领教了331基地的战争潜力,以基地现在的生产力,如果全力以赴,武器弹药完全可以敞开供应,除非日军有能力切断**的给养线,占领抚州或是鹰潭,但南昌犹自不能自保,这一想法基本是痴人说梦。

至于敌人的分割包围?敌人既然能建碉堡拉铁丝巩固占领区,为什么我们不可以?

我们不但可以,而且比他们做得更好,日军的碉堡都是砖石结构,对付严重缺炮的gcd可能还可以,但在第四十集团军面前就完全不够看了。都不需要什么大炮,火箭筒就轻松结果了它们。而**要建的,可不会是那些吓唬人的玩意,全钢筋混凝土,日军想拔一个炮楼除非用重磅航弹或大口径大炮,但这玩意可是战略级别的,用来拔炮楼浪费不说,日军根本消耗不起。

虽说几个城市之间的战线长达上百里,但只要注意方式方法,发动老百姓来构筑工事、碉堡,三天就可以初具规模,五天就可以投入使用,在慢慢将所有碉堡工事挖出地道连接,不到一个月就会让整条防线固若金汤,而日军就算有实力打,从重新集结兵力到战略物资的调配,再到各部队到达前沿,起码半个月都做不到。

蒋浩然这般抽丝剥茧的分析,众将领这才释然,还真的守着,被冈村宁次围了这么久,好歹恶心他一回。

不过,刘建却对蒋浩然提出的大好前景和利益持怀疑态度,虽说能收复失土总归是好事情,对日军清乡计划也起到很好的遏制作用,但这中间并不存在巨大的利益因素。

蒋浩然讳莫如深地一笑,只说现在还不宜讨论这个问题,至于有什么利益?大家在不久的将来就可以亲眼目睹。

随即,蒋浩然命令众将领还是联名上书,拥护军委会重建地三战区,同时也极力赞同顾上将来重掌帅印。因为自己如果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让众将领心锐诚服,在某些人眼里又会被视为洪水猛兽,事情反而难办,相信没有这些因素,就凭这份占领布局,完全可以让军委会放弃从自己手里撬走这两个军六个师的打算。

??????

天空破晓,彤云出岫,昭示着美好的一天又即将开始。

重庆行营。

经过一夜的热议,军委会的高官们终于确定了方案,重建第三战区这是铁板上钉钉的事情,第三战区司令长官还是顾上将,不过在前面加一个“代”字,说到底,委员长还是没有放弃他这个心腹大将。当然,也有冠冕堂皇的理由,顾上将的旧部都联名上书请求顾上将重掌帅印,可见他在军中的地位和声望还是不错滴,对于这样的将领要给他一些机会来戴罪立功,相信他定能以此鞭策自己,从而再创辉煌。

有了委员长的力排众议,事情到这里可算是圆满结束了。但谁都没有想到,随着蒋浩然的一份紧急电文到来,他们一晚算是白忙活了。

电文说的当然是关于蒋浩然的最新占领布局,开始众将领无不嗤之以鼻,认为此举实属荒唐,直接楔入敌人如此重要的位置,还不是送羊入虎口?但随着一番深入浅出的理由,众人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古怪起来。很明显,蒋浩然的这份计划无可挑剔,并且可操作性极大,不但成功地遏制了日军清乡计划的进展,而且还起到极大的破坏作用,战略意义上就更不用说了,孤悬南昌还在其次,切断日军浙赣铁路运输线,武汉的给养就只剩下长江航运,日军如果再次觊觎西南大后方,光凭航运是远远不能满足战争的物资需求的。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副参谋总长白崇喜拍案而起,惊呼道:“子谦老弟所图乃大呀!”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