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淹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但现在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陈依涵却不知道怎么将消息告诉自己人,因为她的任务是周公亲自布置的,直线上级就是周公,但现在到哪里去找周公,而且贸然前去自己的身份无疑就暴露了,但这消息关系到数十万同志的性命,无论如何都必须送出去。

陈依涵正不知所措地在街头走着,丝毫没有注意身后有一个黑影正远远地跟着她。

虽说是出来找小虎,但她也不知道小虎此时正在哪个编辑家里学习,总不能一家家去问吧?蒋浩然那边只能通过小虎去通知了,至于自己这边??????

陈依涵突然记起,小虎不是说找到父亲了吗?而且他还提起过,他的父亲就在井冈山,是新四军的一个团长,事到如今,只能让小虎前去通知蒋浩然,然后再到井冈山找他父亲,通过他父亲将这消息传到组织去,否则还真没有更好的办法。

想到这,陈依涵眉间的愁绪顿时散开,转身就往回走,她要到门口去等小虎,都快十二点了,小虎也该回来了。

原本在她身后的黑影,在陈依涵转身的一瞬间,快速转入人行道旁边的大树后面,等陈依涵过去,又转了出来,拉了拉头上的鸭舌帽,很快又跟了上去。

在门口等了十几分钟,陈依涵听到了急速的跑步声,立即欣喜地朝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果然发现小虎正奔跑着过来。

小虎可不单只学习上认真钻研,这身体的锻炼可也一直没有落下,每天十一二点才回去,早晨五六点钟就起床,在院子里哼哼哈哈打拳举石锁,吃完早餐,两个十几斤重的铁绑腿往腿上一绑,就跑到十几里开外的报社上班,晚上再跑回来,每天如此,风雨无阻。所以,陈依涵听到跑步声就知道是小虎来了,因为绑着铁板的脚步声特别重。

小虎很快跑到陈依涵的面前,气都不带喘,奇道:“姐,你怎么这时候还站在门外,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陈依涵赶紧将陈小虎拖到路灯的阴暗处,正准备说话,小虎却猛然回头,猎人出身的他,耳目都十分灵敏,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异常响动,回头只见橘红色的路灯下,并无人迹,但道路边的一段树枝却非正常地晃动着。

小虎低头悄声道:“姐,你被人跟踪了,走,我们回家说!”

说完,陈小虎伸出左手拥着陈依涵,用他的大块身板将陈依涵的后背掩得严严实实的,眼睛警觉地盯着周围,右手自然地垂在腰间,但摆动的弧度不大,让人不禁怀疑,只怕身后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能从腰间快速地拔出枪来。

所幸无惊无险,进了门,小虎关上门,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听了好久,才道:“他没有跟来了,有什么事,说吧?”

陈依涵不放心地牵着小虎的手又往里走了几步,才道:“小虎,你立即连夜到你浩然哥哪里去,告诉他有人可能要害他,让他这段时间安分点,别搞出什么乱子来?”

“啊!谁?是谁要害我浩然哥,看老子不把他撕碎啦!”陈小虎说着就往上撸衣袖,脸上也开始狰狞起来。

“你小声点,别惊醒了我爸妈?”陈依涵拍了小虎胸口一下,又看了看已经熄了灯的父母房间,道:“你放心,他们不是要你浩然哥的命,但肯定是使你浩然哥的坏,你只要告诉他就行了,回屋带点干粮,换身衣服,马上就走!”

陈小虎弯腰卸下腿上的绑腿,起身道:“不用了,我这就走,去找富国哥在重庆的人,让他们派船连夜送我过去,到明天这个时候应该可以到了!”

说完抬腿就准备走,陈依涵赶紧拉住了他道:“你别急,跟我带点东西去。”说完赶紧回屋。

陈小虎摸着头坏坏地笑了,以为他姐总算是开窍了,知道要给他浩然哥带点礼物了。谁知陈依涵出来之后,将一封密封好的信交到他手里,道:“到了你浩然哥哪里之后,你必须立即到井冈山找你父亲,亲手将这封信交给你父亲,千万不能弄丢了!”

“啊,你认识我父亲,而且这??????”陈小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陈依涵打断。

“不许问,而且也不许向任何人泄露这封信是我给你的,就连你浩然哥你也只能说是十几年没有见过你父亲了,你迫切想见到他,记住了没有?”

看陈依涵一脸严肃,陈小虎尽管满腹狐疑,也不敢再问了,只是重重地点头。

随即,陈依涵又交给陈小虎一个包袱,说道:“这里面是一些吃的,留着路上吃,还有些钱,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早去早回,知道吗?”

“放心吧姐!只是你不要带点什么东西,或是带句什么话给我浩然哥吗?”小虎问道。

“臭小子,你赶紧走吧,晚了可能会出事情?”陈依涵在陈小虎脑袋上拍了一下,道。

陈小虎望着陈依涵点了点头道:“那好,我这就走,只是你自己要注意点,刚才那个人跟着你肯定有什么不良企图?”

“你放心吧,那个人肯定是冲我爸爸来的,碰到我只是个意外。”陈依涵很肯定地答道,她心里明白,自己除了文笔比较犀利,经常会抨击时局,这也是组织上要求的爱国文人形象,其他的事情绝不多说也不会多做,特务没有道理怀疑到她身上来,只有可能是他父亲把这些特务引来了,同时,他也会莫名地为陈晨感到悲哀,一心为了党国,却依然逃不脱特务的监视。

遐思间,小虎几步快跑,从墙头一跃而过,顷刻间就消失在陈依涵的视野中。陈依涵却望着漆黑的墙头,无声泪落,当小虎说要带点东西或是带句话给蒋浩然的时候,陈依涵都听到了自己心底的叹息声,她何尝不想,但她又怎么能想,没有人知道蒋浩然在她心里的位置何其重要,也没有人知道,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她对蒋浩然的思念,就会如同这夜色,潮水般地漫过来,将她无情地淹没,再淹没??????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