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灭顶之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蒋浩然也暗自庆幸这封信落到了自己手里,没有让小虎送到井冈山去。此时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小虎,一旦小虎上了井冈山,他与陈敏的父子关系自然就暴露了,小虎也不能再返回重庆,但这还算不得什么?一旦消息因为小虎上了井冈山而散发出去,陈依涵的身份自然也暴露了,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的是,现在井冈山上最高军事指挥官可能就是陈敏这个团长,以陈敏的思维方式,对于某人与日本人勾结,必定会雷霆大怒广为传播,这样造成的后果是,军心民心大乱,国共两军立即兵戎相见打成一锅粥,这种局面只有日本人喜而乐见。

不得不说委员长走了一步臭棋,而且奇臭无比,蒋浩然现在想的是,既要捂住委员长和日本人勾结的事实,又要将这个消息如期地送到“那边”。这个难度之大可想而知,根本不是陈敏这个级别的指挥员能处置的事情,就算是江西地委书记罗庭予,都差点火候。现在到哪里找这么一个重量级的人物,成了蒋浩然最头痛的事情。

当即,蒋浩然命令小虎在这里安心住下,明天一早他会安排人送他回重庆,告诉他现在陈依涵已经进入特务的视线,要她尤其小心,同时也告诫小虎,一定要好生保护姐姐,有什么风吹草动及时通知,至于陈依涵的信,蒋浩然会帮她处理,要她不用担心。

小虎闻言脸上顿时有些不自然起来,蒋浩然知道他肯定还是想上井冈山找他的父亲陈敏,毕竟是十几年没有见的亲生父亲,也是小虎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见上一面于情于理都不过分,但现在还真不是时候,蒋浩然将其中的厉害关系跟小虎讲清楚,小虎也只好无奈地点头答应。

让蒋浩然没有想到是,因为他的这个决定,陈小虎错过了与他父亲见面的最后机会,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他的父亲陈敏就死于一场阴谋,此事也让蒋浩然对小虎的歉疚又增加一分。

随即,蒋浩然把小虎交给梅馨,让她安顿小虎休息,随即又告诉冷如霜,今晚就是有天大的事情也不见任何人,尤其是政训处的人,因为他今晚不会在家里,但明天一早就会回来。

看蒋浩然一脸郑重其事,冷如霜急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但蒋浩然并不正面回答她,只要她执行命令就是,其他的不要管。随即转身进房,打开房间里通向地道的出口,一步不停留地走了进去。

十分钟后,蒋浩然出现在谭凯的研究室里,用研究室的电话打了一个电话给庄富国命令他立即赶到研究室来。因为蒋浩然不敢肯定,自己住所的电话没有被政训处的人做手脚,而这地下兵工厂是政训处的禁地,他们也休想跟踪到这里来。

蒋浩然支退谭凯不久,庄富国就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张口就问:“总座,这么急找我过来是不是因为小虎的事情。”

蒋浩然直视庄富国,却并不回答他的问题,直看得庄富国心里发毛,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但到底是大内出身,脸上丝毫看不出一点破绽。

良久,蒋浩然突然说道:“大舅哥,你在贵党是什么职位?”

庄富国一愣,显然没有意料到蒋浩然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但很快意识到,蒋浩然这声“大舅哥”是表明他不是以军方的关系问的,完全是郎舅间的私人交流,他也知道蒋浩然其实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顿时觉得没有隐瞒的必要。迟疑了几秒后,说道:“我就是一名普通的gcd党员,如果一定要说职位的话,算是株洲地委书记吧!”

“哼哼,想不到在第四十集团军呼风唤雨的情报处庄处长,居然在贵党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地委书记,看来贵党这识人重用也做得不怎么样嘛?”

蒋浩然的语气里带着不屑,让庄富国也吃不准蒋浩然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坚定地回答道:“我们gcd人根本不在乎这个,如果把我党的事业比作一条滔滔东流的大河,我们每一个党员就是大河中的一滴水。也许你有机会跃上一朵浪花,在阳光照耀下,反射出瞬间绚丽的光彩,但对于许多普通党员来说,或许只能默默地随着大河流淌向东。但是只要我们真正投身到党的革命事业中来,踏踏实实做好现在的工作,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进,我们的价值就能得到肯定,生命就能得到升华。”

“呵呵,这脑洗得不错,我也不跟你闲扯了,我就问你,你现在能找到你们最高级别的负责人是谁,而且我今晚就要见到他,注意,我说的是最高级别,连江西地委书记罗庭予都不在我眼里!”

蒋浩然突然的郑重其事,让庄富国也开始不淡定起来,有些慌乱地说道:“你你要干什么?”

蒋浩然知道庄富国误解了他的意思,如果不是情况紧急,他倒是愿意继续捉弄他一番,谁让他在自己的部队里潜伏这么久,明知道自己知道他的身份也不坦诚相告,算是小小的报复也不为过。当下却不敢把问题复杂化了,赶紧说道:“你放心,我不是要害你们,以我蒋浩然的手段,也没有必要行这龌龊之事,真要把你们怎么样,绝对会光明正大,相反,我今天要见你们的负责人,是要救你们,因为你们马上就会面临一场大祸,说是灭顶之灾都不为过。”

“啊,什么事情,能先告诉我吗?”

“你级别不够!”蒋浩然很不客气地回答。

“那我必须先请示上级!”

“好吧,不过等你请示完了,估计这事也已经晚了。”蒋浩然的话无不充满着威胁,但也是实情。

庄富国开始凌乱起来,不自觉地在来回踱步,一脸焦急,以他对蒋浩然的了解,他知道蒋浩然不会拿这事来开玩笑,也不会拿这事来算计自己,一定真是掌握了什么绝密情报,这点从小虎突然到来他也隐隐感觉到了。但gcd是个很严密的组织,尤其在敌后,等级制度极其森严,就算这种突发事件也必须是层层往上通报,经过批准才能做决定的,蒋浩然无疑是为难了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