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痛定思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日军零式战斗机的提前问世,让蒋浩然进攻南昌的决心动摇了,倒不是他惧怕日军更疯狂的报复,就算自己不打他们,以日军的凶残,该怎么样还会怎么样,就好像中国从来没有招惹日本人,日本人同样举兵进犯中国,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恶。

蒋浩然考虑的是,在日本资源紧张财政匮乏的情况下,零式战斗机居然还提前问世了,这就说明日本已经熬过了阵痛期,工业和国力都得到一定程度的复苏,远不是自己考虑的那样脆弱。以现在的局面,如果进攻南昌,国民政府恐怕不能有任何支援,甚至初具规模的空中力量也消耗殆尽,完全指望不上。

在原定的计划里,蒋浩然本来也没有指望委员长对他有所支援,毕竟是自己擅自行动,委员长不就此动怒他就阿弥陀佛了,但他算上了空军来制约日军完全控制制空权,进行狂轰滥炸,毕竟夫人在空军里有绝对优势的话语权,蒋浩然有信心说动夫人调动空军来支援自己,但这一切都成为泡影。

而这场战役最终会导致日军杭州、温州方向的驻军进犯衢州、上饶,甚至还会有大量的日军经长江航道进入南浔线,在制空权完全丧失的情况下,蒋浩然也没有把握能尽快占领南昌,一旦将战役拖进了胶着状态,第四十集团军很难将这场战役进行下去,就算能打赢,整个331基地的蓄备物资也会消耗一空,而这些物资根本不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

所以,蒋浩然在痛定思痛之后,命令李铁暂缓进攻,占据乐平县按兵不动。

重庆大惨案的第二天凌晨,委员长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进了重庆行营,身后的重庆已经千疮百孔,轰炸导致的大火依然没有完全扑灭,还在放肆地燃烧,甚至在行营里,依稀还可以听到,失去亲人的老百姓凄惨的恸哭声。

屋里亮着灯,夫人正坐在沙发上暗自垂泪,一双美丽的眼睛,眼睑已经又红又肿。看委员长进屋,夫人赶紧起身,接过委员长脱下的呢子大衣挂在衣架上,又默默地给委员长泡上一杯白开水。

“夫人,放心吧!这仇早晚有一天我们会报滴,小鬼子的阴谋不会得逞滴,中国人也绝不会向短腿的倭奴屈服!”委员长尽管也已经心力交瘁,但依然用沙哑的声音安慰着夫人。委员长知道,痛失百姓和痛失她一手创立的空军,夫人已经是心碎欲绝了。

“达令,放心吧,我很坚强,我也相信你有这个能力报仇。已经快天亮了,你也累了一天,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吧?”夫人也是声音沙哑,看得出她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尽量平缓语调。

委员长道:“你先休息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委员长的话刚说完,侍卫长王世和就进来报告,说是戴笠求见。

委员长示意王世和让戴笠进来,自己端着夫人泡的白开水进了书房。

刚刚坐定,戴笠就一脸惶恐地进了门,叫了一声委座,束手站在委员长的书桌面前。

委员长抬手一指旁边的沙发,道:“坐着说吧,什么情况?”

“谢委座!”戴笠说着坐在沙发上,但屁股都不敢坐实,只是沾了点沙发的边。随即道:“据可靠情报,日军之所以对重庆进行轰炸,完全是因为第四十集团军的狂飙纵队在昨天袭击了乐平县城,歼灭日军一个联队和皇协军一个旅团,这才招致了日军今天白天的报复性轰炸,事先日军并没有预谋,也没有提前计划,甚至后面的日军海军航空飞行团,也是临时接到大本营的轰炸命令。南京方面,日军西尾造大将,下午面对国际媒体谴责其对老百姓实施无差别轰炸的兽行时,公然说出重庆政府刚刚派人与其和谈,共同消灭gcd,转眼就对其转开军事行动,致使上万皇军勇士在完全没有防备下无辜玉碎,所以皇军才出动飞机进行轰炸,以示皇军之威严不可侵犯。”

“娘希匹!简直是一派胡言,如此说来,他们轰炸重庆导致无辜百姓伤亡达十万数,倒是我们的不是了?简直畜生,不,连畜生都不如!”委员长勃然大怒,气得浑身发抖。

“委座息怒!“戴笠看委员长脸色铁青,赶忙起身端起桌子上的白开水递到委员长面前。

委员长喘了几口粗气,好半天才接过戴笠手里的水杯,喝了几口白开水,脸上的表情才渐渐缓和过来,但布满血丝的眼睛里,依然有怒火中烧。

两人沉默了好半天,戴笠才小心地提起,这事第四十集团军脱不了干系,明知道政府正在全力剿共,偏偏在这时候去招惹日本人,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吗?而且军委会命令第四十集团军剿灭井冈山上的土匪,蒋浩然居然派了一个团高调过去,只差没有在一路上敲锣打鼓,到了井冈山时,上千新四军早已没有了踪影,这哪里是剿匪,分明就是赶匪还差不多。所以戴笠觉得,这两者之间有必然的联系,蒋浩然为了转移视线,这才擅自向日本人挑起战火,结果导致此祸。

整个过程戴笠都在关注委员长的脸色,但让他很失望,委员长并没有对此表现得情绪激动,甚至等戴笠说完,也没有对此事做任何表示,反而将话题转到了别处。

委员长心里清楚,这事和蒋浩然没有什么关系,毕竟蒋浩然并不知道自己和日本人之间的协定,狂飙纵队处在敌后,和日本人交锋很正常,虽然这次闹得动静大了点,如果没有出现日军轰炸重庆这档子事,委员长可能还会认真揣测一下蒋浩然的用心,但这事出了,委员长反而在剿灭日军上万人上找到了一丝安慰,甚至觉得杀得还不够多,不够痛快。

委员长道:“这个事情可以暂时放下,先说说为什么日军能如此准确地找到梁山机场吧,梁山机场地处偏僻,封锁严密,甚至是很多党国高官都不知道它的存在,日军空军却直奔梁山机场,我空军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起飞就被日军摧毁得干干净净,你这个军统局的局长是否能对此事作出解释?”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