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祸水东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委员长的话语很重,带着明显的责怪,让戴笠顿时就觉得头皮发麻,额头上甚至出现了细密的汗珠。他赶忙起身,先对此进行了一番沉痛的自责,随即告诉委员长,军统局一直知道,在军委会的高层中或是高层身边,不但隐藏着gcd潜伏的特工,代号“紫罗兰”,还有日军的菊机关的特工。

此次消息走漏,肯定就是日军菊机关所为,军统局历时一年的明察暗访,只知道这个人是个女人,日本人,真名叫川岛幽子,其他情况一无所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川岛幽子一定就隐藏在军委会的决策层,或是能接触到决策层,手眼通天。

但这个结果显然不是委员长要的,将戴笠骂得狗血淋头之后,责成他立即动用一切力量,揪出这两个特工,有她们存在,这军委会简直在敌人面前就是透明的,还怎么跟敌人打下去。

戴笠唯唯诺诺地应承着出了门,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珠,苦笑着摇了摇头,原本想祸水东引,将此事的责任推到蒋浩然身上,谁知倒是自己挨了一顿臭骂。

回到戴公馆的时候,天色已经微亮了,但楼上的窗口还亮着灯,窗口甚至还有一个女人在向门口张望,戴笠当然知道,这是他的小老婆唐舒恒还在等他,心里顿时有一道暖流流过。

上了楼,唐舒恒就嘤嘤着扑进戴笠的怀里,责怪他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早点回家,害她整晚都无法安睡,就担心着他的安危。

戴笠显然很吃这一套,轻轻抚着唐舒恒的背脊,柔声宽慰唐舒恒,自己本领大着勒,纵然局面如此混乱,也没有人能趁机伤得了他,也很遗憾地告诉唐舒恒,她的祸水东引计策没有成功,自己自己倒是领了一顿臭骂。

戴笠决意将唐舒恒当贤内助培养,自然会在一些觉得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让唐舒恒来出出主意,女人的心思有时候比男人更缜密,再加上唐舒恒也不是一般的女人,出的主意倒是高明,可委员长在清除了蒋浩然的政治倾向之后,似乎对蒋浩然也不像以前那么防备了,但戴笠也心里清楚,更多原因是,委员长还离不开蒋浩然这条有力的臂膀,在不能证明蒋浩然有反心或是有亲共的前提下,恐怕自己要报虐子之仇、挨打之恨还需要些努力。

两人进了房间,唐舒恒一边帮戴笠脱衣服,一边安慰戴笠,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对于蒋浩然这种人,你别指望能一次就能击溃他,只能如同蚂蚁掘堤,一步步来。同时她还告诉戴笠,她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就是军委会拨给第四十集团军的军费从来没有满额过,但蒋浩然却从来没有拖欠过士兵的军饷,在他的部队里,都盛传着第四十集团军从不向士兵打白条,虽然他手里是有个兵工厂,但从来没有听说谁在他手里买过武器,也就是说,他兵工厂的武器都用来装备自己的部队了,这么大的军费开支,还要养活几个大工厂的上十万工人技师,更何况,就算他生产武器的钢铁是他自己炼的,但这些原材料总要人工、设备、运输,这都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他的钱从哪里来的?

戴笠躺在床上,苦笑着摇了摇头,说这方面他也怀疑过,甚至也为这事暗示过委员长,委员长也就此事做过分析,蒋浩然圈钱有道,在四大财团身上刮了不少,夫人也给予了他不少援助,他打的胜仗,政府也奖励了他近三百万大洋,还有蒋浩然也有盈利的产业,比如洋火厂、香烟厂、株洲的餐饮、娱乐、住宿等等,几乎都被他垄断了。当然,这些都还在其次,最主要的,蒋浩然有一个有钱的岳父——庄铁山,此人究竟有多少钱,恐怕没有人知道,女婿这么能干,免不了会在他身上投资,所以这个事情也没有人能解释得清楚。

看戴笠这么说,唐舒恒也不辩驳,惊呼道:“哎呀,说到庄铁山,我突然记起我还在庄家钱庄收了两条大黄鱼勒,现在货币都贬值得快,只有黄鱼最坚挺,你快帮我看看不会是假的吧?”

唐舒恒说着就从枕头底下拿出两块大金砖,交到戴笠的手里。

戴笠接过长条形的金砖,一看就知道是前清的库银,两手各持一块敲了一下,敲击声清脆悦耳,他过手的金子不知凡几,基本可以肯定是真金无疑,正准备交给唐舒恒收起来的时候,他突然看见金砖底部的铭文好像不似前清的字眼,仔细端详了一下,顿时忽地而起,紧张地问道:“你刚才说这金砖是哪里来的?”

戴笠发现,在金砖的底部,醒目地突现“太平天国圣库”六个大字。民间传言,太平天国,“金银如海,百货充盈”,在南京苦心经营十载,掠各地奇珍异宝于宫内,各王府也都藏有金银财宝。然而,据史料记载,待到破城之日,曾国藩却奏报说一无所获,连钱库都没找到。太平天国的财富有多少?流向何处?一直是扑朔迷离,清朝政府数十年来都一直在追寻这批宝藏的下落,庄铁山和蒋浩然的父亲蒋至武就是当年清朝廷派下来的寻宝人。在1938年的时候,戴笠还听说过这批宝藏的传闻,甚至委员长也向自己提及过此事,不过他当时相信了蒋至武的话,也以为这批宝藏不存在,为此还惋惜不已,自己也因为如此没有在追寻下去,现在这两块太平天国的金砖突然出现,而且还和庄家钱庄有关,让戴笠如何能淡定得了。

“哎呦,你吓我一跳!”唐舒恒白了戴笠一眼,又在他手臂上拍了一下,道:“这金砖是我早两天在黑市上买回来的,那人说是庄家钱庄出来的货,绝对假不了,怎么?真是假的呀?哎呀,我可亏大了!”

“不,不是假的,你知不知道这两块金砖的价值?算了,现在没有时间跟你说这些,你快告诉我,当初跟你交易的人长什么样,如果你见到他,还能认出他吗?”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