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川岛幽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唐舒恒想了一下,然后重重地点头。

戴笠再也无心睡觉,赶紧穿衣下床,吩咐唐舒恒先休息一下,等下他会安排人来画像,明天一定要找到这个人,他现在必须马上去见委员长。

这两块金砖说明了宝藏是真的存在,蒋浩然父子蓄意隐瞒,分明就是将这批富可敌国的宝藏据为己有,其心可诛。这个天大的发现,让戴笠欣喜若狂,急匆匆地出了门。

戴笠刚走,唐舒恒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

戴笠恐怕做梦都没有想到,他明察暗访一年多,一心想抓捕的日军菊机关高级特工川岛幽子,其实就是他的枕边人。

真正的唐舒恒其实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日本人导演了土匪抢劫的一切故事,目的就是让川岛幽子能有一个中国人的身份潜伏下来,甚至唐舒恒父亲的崛起都是日本人暗中推动的结果,目的就是提升唐舒恒的地位,以便于到时候接触重庆政府要员。

川岛幽子几岁开始就接受严酷的军事训练,苦学中国文化,送到中国来的时候还只有十三岁,当年唐舒恒已经离家三年,十岁的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变化也很快,凭长相已经根本无法分辨真实身份,唐父也只是凭着她能清楚地说出家里过往发生的事情,才肯定这就是自己的女儿。自此,川岛幽子得以顺利潜伏下来,在中国生活十多年,身上再也找不到一点日本人的气息。

在“偶遇”了戴笠之后,利用戴笠的好色顺利打进了重庆政府的情报核心地带,开始了她人生谍报的巅峰时刻。“桐油计划”的泄密、安娜被南造云子诱捕、蒋浩然绝地救援,等等,都有她的功劳。

此刻,她最大的任务,就是离间蒋浩然和委员长的关系,日本人自认在战场上不是蒋浩然的对手,只好寄希望于谍战将他剪除或是拉下马。

至于金砖,的确是出自庄家,是庄铁山交给庄大栓打点日本人用的,谁知道就这么凑巧,这两块金砖落到了土原肥贤二的手里,土原肥贤二立即从中发现了端倪,太平天国宝藏的事情,当初国共日三方都知道一点零星,日军在九江抓捕gcd的特工“千面妖姬”林珑的时候,就知道她身上有一个关于前清的宝藏秘密,不过林珑被蒋浩然救走,这事才不了了之,这两块金砖的出现,证明了宝藏的确存在,而且已经落到了蒋浩然的手里。

土原肥贤二立即想到这是一个致蒋浩然如死地的发现,以委员长的狭隘多疑,绝容不了蒋浩然独吞这么大的一批财富,两人之间必定会有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

于是,这两块金砖就到了川岛幽子手里,也顺理成章地落到委员长手中。

当天上午十时许,一个身着长衫,头戴礼帽,提着一个黑皮包商人打扮的中年人,走进了位于长沙的庄家钱庄。

庄家钱庄位于长沙最繁华的商业街,不但外面装修得豪华气派,里面也是富丽堂皇,很有一股洋味,一道钢栅栏里,上十个工作人员正霹雳巴拉地打着算盘,办理业务,六个窗口都排着长长的队伍。

中年男人径直走到柜台前面,敲响大理石的台面,很气派地说自己要购买黄金,因为数额比较大,需要和钱庄的主事人当面谈。

柜台里的小伙子一指旁边的经理室,示意中年人可以进去找经理谈谈。

中年转身几步,敲响了经理室的门。

进得门来,中年人不自觉地四处望了一眼,屋里的装修古味十足,倒与外面洋味的装修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博古书架上摆着琳琅满目的玉石瓷器古董,而且都非凡品,办公桌、沙发、茶几都雕龙画凤,几处盆栽随意摆放,竟然自然成趣。

看到有人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立即从雕花的梨木椅子上起身,笑容可掬地询问中年人需要什么帮助。

中年人好像并不着急,顾左右而言他,对屋里的古董摆件高谈阔论了一番,倒显得对古董颇有研究,好半天才步入正题,说自己是个生意人,想买一点金砖送礼,最好是前朝金库里的东西,带点收藏价值,送礼够分量也不俗气。价钱好商量,而且不怕多。

年轻人表示自己也做不了主,这事得老板亲自来谈,随即打了一个电话。

不多时,一身西装革履的庄富家就从经理室的里屋走了出来,听经理说明情况,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只说中年人有见识,这家伙在长沙城恐怕也只有自己这里有货。

随即让中年人等等,转身回里屋,不多时就拿出一个做工考究的木匣子,打开交给中年人,笑道:“老板,您要的是它吧,不是我吹牛,长沙城里绝对找不到第三块了。”

中年人顿时一脸喜庆,从木匣子里拿出里面的两块金砖,仔细地端详起来,只见重约500克的金砖,两面雕着龙,两面有半身人头像,底部写着大清金库赤足上上的字样。

中年人脸上的喜感顿时消失,将金砖放回木匣,只说庄富家不地道,他可是听说庄家钱庄有太平天国金库里的金砖才来的,前清的金砖虽然也稀罕,但市面上也不是找不到,唯独这天平天国的金砖只有传言,稀有人见到过实物,这送礼才够分量,至于价钱好商量,中年人甚至当即拿出一张十万大洋的银票,表示自己是带着诚意来的。

听到“天平天国”几个字眼,庄富家顿时微皱了一下眉头,但很快就答道:“天平天国?我没有听错吧,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天平天国金砖的事情,就更别说见过了,不知道老板是从哪里听说我们庄家有这种东西的?”

中年人立即支支吾吾起来,只说自己也是道听途说,既然庄家钱庄没有,估计也是以讹传讹,中年人说完,借口还有其他事情要办,转身匆匆离开。

庄富国脸上的表情却瞬间变得沉重起来,随即吩咐年轻的经理安排车辆,他要回家一趟。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