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血性?正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有道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这战火连天的,走到哪里都免不了战火的洗礼,就连现在的首都重庆,也被鬼子炸得一塌糊涂,所以,老百姓们都坦然了,安心住在日本人统治的九江,就算是当初逃离了的百姓,在鬼子的怀柔政策召唤下,千里迢迢也赶了回来。心安理得地在日军的统治下重建家园,并且在短短两年内的时间里,基本将九江恢复了原来的面貌,呈现出一种低贱的繁荣。

事实上,此时日本已经占领的大半个中国,在中国很多沦陷区的老百姓都在这样的环境里屈辱地活着,我们好像不能指责他们,因为他们是老百姓,因为他们手无寸铁。只是不知道,假如日本人真的全面占领了中国,就如同当年满清入关,老百姓是不是也会向一个曾经杀戮、践踏、征服过他们的外族臣服,只为他们能活着,卑贱而耻辱地活着。

现在在九江驻扎的是日军第十三师团,第103旅团的第65联队,最高指挥官为103旅团旅团长山田梅二少将。

第1036旅团下辖第65联队和第104联队,第104联队驻守德安和马回岭,因为九江地理位置比较重要,自古以来就是舟车辐辏、商贾云集的通都大邑,地处赣、鄂、湘、皖四省交界处,襟江带湖,背倚庐山,是兵家必争的军事重镇,加上又建设了九江机场,所以驻扎了整整一个联队,而且还有伪军一个联队。

赵志依然在九江,一年前的中队长,现在已经鸟枪换炮成了大队长,不过他这个大队长却必须听副大队长的,因为副大队长是个日军少佐,小鬼子表面上对伪军予以尊重与信任,但骨子里从来没有放心过,部队的调动必须要经过副大队长的同意,等于他这个大队长是个空架子。

世人都觉得伪军战斗力不行,后世的影视作品中的伪军只会卑颜屈膝,跟着鬼子屁股后面一口一个“太君”地叫得亲热,完全没有节操。

其实伪军也分好几种,有伪蒙军、伪满军、和平建**和华北伪治安军,除了伪满军,其他三支伪军倒是有点符合后世的影视作品形象,因为他们大多都是杂牌组成,土匪、门道武装、流氓、地痞,什么人都罗其中。但伪满军却是东北军的底子,正规部队,装备的也是清一色的日械,战斗力和其它三支伪军简直不在一个层面,而且他们当中绝大多数军官士兵,对轮为亡国奴心有不甘,对日军的欺凌心有不满,在他们心里,还残存着点中**人的血性。

而赵志,就是伪满军。所以,在遇到蒋浩然的时候,被蒋浩然三言两语就引得血性爆棚,其实,大多数原因是因为他心中仍有正义,一种被压迫的正义。

虽然荣升大队长,但赵志还是管着东城区的治安,九江的治安不错,毕竟处在大后方,虽然长江对面大别山的新四军活动频繁,但隔着一条长江,长江上还有日军海军一个大队的舰艇来回穿梭,新四军根本无法过江。

每天除了日常操练,赵志也没有其他事情,军务都被副大队长铃木直一手抓了,他倒落得个清闲。

但每天有一件事情是必须要做的,就是到春风酒楼去转一圈,总希望冷不丁就在春风酒楼的墙壁上发现点什么。

因为蒋浩然说过,如果某天他需要赵志的时候,就会在春风酒楼的墙壁上画一个鹰头图案,但一年多时间过去了,这个鹰头图案始终没有出现,赵志却也不着急,他相信像蒋浩然那样神一般的人物,应该不会诳他,所以他一面在部队发展自己的亲信苦练战术素养,一面耐心地等着蒋浩然。

和往常一样,今天赵志带着两个警卫出现在春风酒楼门口,虽然没做什么指望,但赵志还是往酒楼的外墙上扫视一圈,突然,他的瞳孔急剧收缩,身子似乎都抖动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常态,不经意地往四周扫了一眼,踮着脚往外墙边走了几步,靠在墙壁上脱了皮鞋,好像在抖鞋子里的沙石,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墙壁,一个鹰头图案赫然在目,虽然只是用黑炭寥寥勾勒几笔,雄鹰的面部轮廓居然栩栩如生。

赵志按捺住心中的狂喜,快步走进春风酒楼。

因为治安不错,城市也恢复了人气,春风酒楼生意不错,刚到晚饭时,大厅里已经坐满了前来就餐的客人,老板陈春风看到赵志进门,赶紧走出柜台迎接,脸上堆满了笑容,道:“哟,赵大队长来了,快楼上请,天字号包厢给您留着。”

赵志心不在焉地答着:“今天就我们三个人,在大厅里随便找个地方坐坐就行了!”一双眼睛却却在食客中四处搜索,却也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赵志信步在大厅里转起圈来,他相信,来的人不一定会是蒋浩然,但一定会在这个大厅里。

酒楼大厅并不是很大,只有百十平米,摆着七八张桌子,今晚吃饭的客人不少,全部满座,赵志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正准备到楼上的包厢看看,背对着门口坐着的一个人突然转身,望着他惊呼道:“赵志?”

赵志一看,面前的人三十五十六岁的样子,灰布棉袄大筒裤,头上还扎着一条分不清颜色的毛巾,相貌普通得丢在人群中绝对找不到,赵志确定自己不认识他,正错愕着,中年人马上又说道:“我呀,二嘎子!我们一个屯子的,你忘记了?”

“噢,二嘎子!真是你,都多少年没见了,你不叫我我还真认不出来了?”赵志分明看到中年人向自己挤眼睛,马上明白过来,配合地打招呼。

两人相互配合着家长里短亲热地聊了一会,赵志就拖着中年人上楼,这他乡遇故知可是大喜事,怎么也得请同乡喝上一杯,还大声喊着陈春风把天字号包厢打开,好酒好菜尽管上。

中年人却土了吧唧的,还要端着他的那碗面,只说还没有吃上几口,丢了太可惜,赵志也很入戏地说着,这没有遇到他就算了,既然遇到他,哪里还有让同乡吃面的道理,这不打他的脸吗?说着拖起中年人就往楼上走。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