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面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洞里的人可丝毫没有意料到这就吓到蒋浩然了,只低声说着让蒋浩然赶紧进来,蒋浩然这才再次弯腰钻了进去。

两支插在墙壁上的火把将洞里照得十分亮堂,洞内异常宽敞,容纳上百人都不是问题,高起码两米多,蒋浩然一米七八的个子都不必担心碰头,四周都用青砖砌墙,顶上也用梁木加固。

从梁木的灰暗和墙壁的石灰缝隙发黄脱壳,可以看出这洞的建设已经有些年岁了,绝不止三五十年的时间。洞里还有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清脆的水滴声悠远地传来,让人不知道它还有多深。

林珑也很快从井里进来,洞里的女人赶紧抽掉伸到井里的木板,搬出一块布满青苔的石块将出口封上,严丝合缝,从里面都很难看出端倪,这外面就更不用说了。

三人站立,林珑介绍道:“王珂,我的助手!”

王珂落落大方地向蒋浩然伸出了右手,笑道:“你好,蒋将军,久闻大名如雷贯耳!”

蒋浩然握着王珂的手,嘴里哪里哪里地谦虚着,一双眼睛却盯着王珂的脸移不动目光。

倒不是王珂长得很漂亮,却也青春可人,嘴角眉头都带着一股子俏皮劲,一双眼睛十分灵动。蒋浩然只是好奇她是不是也易容了,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

林珑的冷哼声响起,蒋浩然才猛然松手,急忙解释他只是好奇,这是不是王珂的本来面目。

林珑没好气地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戴着面具做人啊!”却忘了自己脸上也戴着面具,而且也忘了蒋浩然戴面具的本领也是自己教的。

“我去准备电台!”王珂说了一句,掩嘴跑开,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自然能看出这当中带着醋意。

林珑白了蒋浩然一眼,一指旁边的石凳,道:“坐,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蒋浩然顿时就苦脸,道:“别坐,你先弄点东西给我吃,让我填饱肚子行不行?”

林珑干脆不理蒋浩然,直接告诉他,自己可是从武汉专程来找他的,都等了他一天,第四十集团军可能要出事。

这样一说,蒋浩然立马严肃起来,林珑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前因后果说清楚,又告诉蒋浩然不用担心他父亲,她的上级已经唤醒潜伏特工“紫罗兰“前去营救,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倒是他要马上给第四十集团军发份电文,命令各师长千万别冲动。

蒋浩然立马就慌了手脚,第四十集团军他倒不担心,那些师长是有些混,但只要不是自己死了,他们绝不敢没有命令就将部队带回来,倒是这时候将陈依涵推出来,让他有些惶恐,紧张地问过林珑这个决定是什么时候下的之后,蒋浩然拖起林珑就只问电台在哪里,让林珑赶紧跟她上级汇报,无论如何都要取消唤醒“紫罗兰“的计划,都过了两天了,蒋浩然不知道是不是还来得及。

军统对陈依涵可一直都有所怀疑,这时候还不知道有多少特工在陈依涵的身边,暴露的风险太高。上级对此事的决定有些草率,但蒋浩然也能理解,毕竟自己刚刚入党,出了这样的事情,上级积极应对,考虑的是自己的后顾之忧,本来无可非议,却对这个事情的复杂程度认识不够,一旦陈依涵的身份暴露,甚至是营救自己父亲的事情也被军统获知,那自己的gcd的身份就离暴露也不远了,否则自己的父亲,凭什么要gcd来营救?

林珑也觉得事态严重,马上戴上耳机,亲自将电波传送出去。

在等待回复的期间,蒋浩然也给基地发了道电文,命令刘鹤及各军长、师长静观其变,一切等自己弄清原由再说。

时间回到两小时前,重庆某医院。

陈晨疾步走进医院三楼的病房区,刚上来就发现小虎在过道里来回晃悠,急忙问道:“小虎,你姐醒了?”

七天前的日军大轰炸,重庆中央日报社也未能幸免,一颗航弹将整个报社大楼轰掉一半,死伤无数,陈依涵在爆炸中也受了伤,虽然没有明显外伤,但已经整整昏迷七天了,接到医院告知陈依涵终于醒来的电话,陈晨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

“噢,陈叔叔,姐姐已经醒来了,姨娘和护士正在跟姐姐洗澡。”小虎上前答道。

陈晨长长吁了一口气,道:“醒来就好,醒来就好!对了,医生怎么说,你姐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小虎道:“不会,医生说姐姐只是被震晕了,有点脑震荡,但只要醒来了就基本无大恙,休息几天就可以出院。”

陈晨道:“那就好,这几天还真是辛苦你了小虎,你姐没有白收你这个弟弟。”

小虎很认真地道:“陈叔叔,您就别夸我了,让姐姐受了伤,我想死的心都有,连电话都不敢打给浩然哥,还好姐姐没事,否则我都不知道怎么跟浩然哥交代了。”

“呵呵呵!”陈晨大声笑起来,为小虎的忠心耿耿,随即又道:“这事没有告诉你浩然哥是对的,他现在的部队全部在第一线,身上的压力不小哇,就别让这些小事来让他担忧了。”

小虎正想问问他浩然哥现在的境况,病房的门突然打开,护士端着一盆病号服走了出来,估计陈依涵已经洗完了澡,陈晨大步走进了病房,小虎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刚刚沐浴的陈依涵脸色不错,李仪端着碗坐在病床边,正在给她喂鸡汤,看陈晨和小虎进了,陈依涵愉快地打招呼:“爸爸,小虎,你们都来了。”

陈晨笑道:“你爸爸我倒是刚来,这小虎可在这病房里住了七天了,你昏迷期间,他一步都不肯离开你,连吃饭都是我派警卫送到病房里,你这个弟弟还真是对你好。”

“那当然,他是我弟弟,对我不好还对谁好,小虎,哦!”此刻的陈依涵倒有一种小女人的娇俏妩媚,让李仪和陈晨都有种欣慰的表情,离开蒋浩然后,他们都鲜有看到陈依涵如此鲜活的时候,李仪甚至希望这几天的昏迷,陈依涵醒来之后,就从此不记得有个什么蒋浩然。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