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拍两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林珑的这番分析,顿时让蒋浩然也深以为然,他也一直怀疑重庆政府高层里掩藏着日军的特务,好几次行动无端泄密,终于在这里找到了解释。

林珑还在为川岛幽子的存在深深担忧的时候,蒋浩然却石破天惊地说道:“如果能给我两天的时间,我想我一定能找出这个川岛幽子。”

林珑不可置信道:“你?军统局和我们想尽千方百计都不能破获此人是谁?到底隐藏在哪里?你怎么可能找得出她?”

蒋浩然笑道:“你们总是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但我却能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说完却不再往下说,眼神勾勾地望着林珑的俏脸坏笑起来。

林珑脸色一红,顿时明白蒋浩然又开始打坏主意了,杏目圆睁地警告道:“王珂就快回来了,说正事。”

得知王珂都不在地道,这等于是给蒋浩然冲锋的信号,快步上前,一把揽住林珑柔软的腰肢,一张大嘴随即就盖住了林珑性感的红唇??????

地道是用来藏人的,当然免不了床铺被褥,风雨过后,林珑发髻凌乱,脸上一片潮红,却也没有忘记蒋浩然刚刚说的事情,娇嗔地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蒋浩然却一偏头,道:“现在不能说,要是现在说了好像是我们之间的交易一样,多不堪?”

林珑忽地从床上坐起,丝毫不介意胸前还是白花花的一片,揪着蒋浩然的耳朵怒道:“你少跟我装模作样,快说!“

蒋浩然顿时就苦着脸求饶,只说自己哪里会知道谁是川岛幽子,只不过是想分散林珑的注意力,好成就美事。

这番解释立即遭到了林珑一顿暴打,原本对蒋浩然寄予了很高的希望,谁知是一场闹剧,失望加上气恼,林珑简直把蒋浩然当做阶级敌人来对付了,哪怕蒋浩然皮粗肉燥,也被她打得杀猪般嚎叫,凄惨的声音在空荡的地道里回响,竟然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错觉。

直到洞口传来木桶有规律地敲击水井壁的声音,两人才匆匆穿衣起床。蒋浩然搬开洞口石块,将木板架出去,王珂很快手握井绳降落,进入地道。

带回来的消息让蒋浩然瞠目结舌,只说外围的同志通知,九江的日军有些不对劲,鄱阳湖一带的警卫突然松懈,甚至每天好几趟在鄱阳湖巡逻的舰艇都不见了,星子一带的日军却异常增多,外围的同志通知她们尽量少活动,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这一切很明显,日军不但知道了自己的意图,还在九江布置了一张,这外松内紧的,就等着自己往里跳,只是日军没有想到自己早已经到了九江,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否则傻不拉几地带着雪狼特战队钻进来,星子的日军立即封住出口,这近两百人还真就生生地成为瓮中之鳖了。

“浩然,计划取消吧,就眼前的形式,我们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林珑道。

“取消计划?不,鬼子越是这样,老子还真就跟他***杠上了,这九江机场老子非把它端掉不可,大不了老子也不指望偷他们的了,一把炸掉它一拍两散大家都别指望了。”蒋浩然森然道。

林珑苦笑道:“你已经是一个集团军司令了,这些飞机虽然重要,但对于中国人来说,你的性命比飞机重要百倍,所以,你真的没有必要去冒这个险?”

“‘有没有必要’?这个问题在南京的时候,我已经回答过你了,战争就难免伤亡,集团军司令也好,士兵也罢,在生命面前人人平等,没有人就该死,也没有人就想死,但总得有人去牺牲,更何况,我未必就会死。”

“浩然??????”

“你不必说了,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如果你能帮我,就留下,如果你想走,我不挽留。”林珑还想说什么,立即被蒋浩然打断,并且口气极其不友善。

林珑顿时就被气得咬牙切齿,倒是王珂,看着蒋浩然满眼都是崇拜的光芒,当即表示支持蒋浩然的决定,就端掉日军的九江机场。

林珑正一口气不得出,全撒到了王珂身上,怒斥她什么都不懂,就在这里瞎起哄,哪凉快哪里去?吓得小丫头一吐舌头,赶紧开溜,但临走还不忘背着林珑对蒋浩然竖起大拇指。

好半天,林珑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知道也改变不了蒋浩然的决定,叹了口气问道:“好吧,说说你的计划?”

“计划我还没有想到?”蒋浩然漫不经心地回答。

“什么?到现在你连计划都没有,日军的飞机还会在机场等着你去炸呀?你??????”林珑尖叫起来,大有一种完败的无奈。

蒋浩然倒是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面容,这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着急上火就容易做出错误的判断,至于敌人的飞机?鬼子既然布下了这张等自己上门,这飞机就是鱼饵,哪里有不用鱼饵能钓到鱼的道理,所以,自己一日不出现,这飞机一日就不会飞走。

“好吧,算你说的有道理,那你说说我们该先吃哪口饭、先走哪步路?”

“唔,这样吧,你先帮我联系雪狼特战队,看看他们现在在什么位置.”蒋浩然说完,告诉林珑雪狼特战队的电台呼号,林珑立即表示,这就安排王珂呼叫雪狼特战队,还警告蒋浩然,有什么其他话最好一次跟他们说了,这电台的频率使用太高,难免被日军侦测到。

蒋浩然想了想,加了一句,确定雪狼特战队是否跟王山虎他们在一起,如果在,问问王山虎是不是愿意跟他们一起行动,能有多少人参与。

林珑转身离去的时候,蒋浩然望着地道黑黝黝的出口出了神,直到林珑再次回到身边也不自知。

林珑仿佛看穿了蒋浩然的心思,告诉蒋浩然,春风酒楼现在的地面上,以前住着九江城里最有钱的大户,不过,这家人却在清朝中期就落魄了,连房屋都被烧毁,酒楼是后来重建的,陈春风在一次淘井中发现了这条地道。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