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进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黄树林的身手到底不错,尽管好几次被山谷的大风刮得双脚飘荡在空中直打转,活活把崖底下观看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但最终还是凭着高超的技艺爬上了崖顶,当他的身影消失在众人眼前,崖底顿时欢呼声一片。

不一会儿,蒋浩然手中的步话机响起,按下通话键后,黄树林的声音传来,说是已经将绳索再次固定,可以加大力度将绳索拉直,防止摆动的幅度过大,同时,细小的攀登绳可以当安全绳使用。

通话结束,黄树林比个鸡仔大不了多少的身影就出现在崖顶,依稀可以看到他在朝大家挥手致意。

蒋浩然命令准备登崖的队员将战术包清理一下,除了弹药其他什么东西都不用带了,减轻一份重量就增加一份安全。

队员们很快整理完毕,协助的队员也搬来石块,再次将绳索以最大的强度固定,队员们开始攀登。

因为黄树林上去的时候都耗时二十几分钟,这偷袭最少也得有一个十二人小队,一个个上时间已经耗不起,蒋浩然命令五十米距离一个,排着上去,虽然这样风险很高,一旦上面的人掉下来,可能连带把下面的人都带下来。

但蒋浩然对他们有信心,当然也不是盲目猜测,虽然看似挺危险有些不可置信,但特战队队员平时也没有少训练过,徒手爬绳索爬滑竿,一次上上下下三百米是常有的事情,只是这里多了一份高空恐惧感,但能进雪狼特战队的人,莫不是心理素质极高、内心坚硬如铁的硬汉,所以这对他们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上下固定了之后,绳索在空中的摆动幅度缩小,队员们的攀登动作又很专业,很快就有几个人上了崖顶。

看看没有什么问题,蒋浩然留下几个人看护,带着其他人离开,小分队终究只能给敌人造成一时慌乱,主要的进攻还靠正面,所以还免不了一番部署。

回到马回岭前沿,蒋浩然命令士兵砍来几棵大树,又灌了十几个沙包,将几辆汽车左侧的车厢加厚、加高,中间留下一条缝隙,把赵志队伍里几挺机枪集中起来,进行火力压制,有了大树的防护,就算是机枪扫在上面都打不穿,右侧靠近悬崖,自然不需要防护,以装甲车为引导,挡住正前方的子弹,只要对面的敌人不用炮轰,基本上趁乱冲过去不是问题。

一个小时之后,黄树林通过步话机传来消息,他们已经进入马回岭镇,日军的确只有一个中队的兵力,四门九二步兵炮正严阵以待,不过他们就在日军炮兵阵地的后面,一旦进攻命令下达,首先就会拿他们开刀,不会给他们开炮的机会。

蒋浩然顿时大喜,命令装甲车和四辆汽车启动,每辆汽车上两个小队的雪狼特战队队员,装甲车空间不大,只能乘坐四个人。日军维克斯装甲车虽然没有炮火,但前方两挺7.7毫米的机枪在没有炮火的前提下,绝对是恐怖级别的压制火力。

五辆车开到前沿千米左右停下来,油门轰得高高的,对面的日军早有警觉,一排排黑洞洞的枪口从掩体沙垒上伸出来,不难看出他们都已经严阵以待,所有的目光被吸引过来。

蒋浩然手持步话机,打开通话键,咆哮起来:“进攻!”

几辆汽车排成一线,油门踩到底猛然往前冲,车上的上十挺机枪几乎同时开火,不求杀敌,但求压制敌人的火力,子弹瓢泼般扫射过去。

日军的机枪步枪也几乎在同时热闹起来,子弹得前面的装甲车叮叮当当火花四溅,而后面汽车的车厢也噗噗作响,日军不傻,子弹全往车厢招呼,正常情况下,车厢的木板根本挡不住子弹,被机枪一扫,不散架就算不错了,但有了几棵海碗大的树木,还有沙包护着,就算前面打得稀烂都不怕,特战队员妥妥的安全。

这边汽车还只冲出上百米,敌人的防线突然就大乱起来,先是一阵手雷的爆炸声,紧接着就是AK47的咆哮声,日军的火力顿时骤减,而且还清晰可见日军的枪口纷纷从掩体上撤出,调转枪口向后,不用说,是黄树林带领的小队让日军阵脚大乱。

五辆汽车全速开到敌人阵地前沿,地域已经陡然开阔,五辆汽车一字排开,几十个雪狼特战队队员快速下车,一路掩杀过去,Ak47近距离突击的优势立即显露出来,连射的子弹雨点般地泼洒出去,鬼子根本不敢露头,火力压制成功,雨点般的手雷随即飞进日军的掩体,日军整条防线顿时爆炸声四起、火光冲天。

敌人的火力被压制,蒋浩然也带着大队人马立即发起冲锋,几百号人杀喊声震天,一千米的距离眨眼就到。

失去了天险的屏障之后,在武器和兵力都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两百余日军只剩下被虐的份,顷刻间就被淹没,不到二十分钟,赵志的队伍就开始打扫战场,而雪狼特战队则快速清扫城里的每一个角落,做到不让日军有一个漏网之鱼。

在马回岭事件中,马回岭镇因为日军数以吨计的武器弹药爆炸,被彻底夷为平地,城里已经没有老百姓居住,而日军也没有再重建,偌大的镇子只有日军搭建的十几处木板房,当做营房和屯放物资。

但日军也没有在马回岭留下很多物资,武器弹药是一个中队的基本配置,只是炮弹偏多,虽然只有四门九二步兵炮,但炮弹都有上千发,估计日军也是看上了马回岭独特的地理位置,想利用这上千发炮弹把蒋浩然的部队堵在九江,可没有想到才一天时间就被攻陷了,粮食也不少,估计是按照中队一个月的口粮来配置的。

蒋浩然一踏进镇子心情就沉重起来,虽然整个镇子再也找不到当年熟悉的景象,但当年惨烈的一幕,如同电影般尽数在他心头回放。

打得最惨烈的是机枪营,几百号人连同营长李昌在内,一个不剩。最悲壮的莫过于决死营,营长张得柱带领几百伤兵,为了掩护大部队撤退,就在这镇子中央摆下一个圆桶阵,身边堆满了武器弹药和日军的HM5新型毒气弹,最后在日军的狂轰滥炸中飞灰湮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