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英雄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往事浮上心头,将士们的音容宛在,让蒋浩然的内心激荡不已,但随即,让他更激荡的事情来了。

苏灿文一脸严肃,急匆匆地过来,只说让蒋浩然过去看看,问他什么也不答,蒋浩然狐疑地跟着他来到以前的演兵场。

蒋浩然眼尖,老远就看见演兵场东南角的山坡下,有一个巨大的土堆,心里隐隐猜到了是什么,一路疾奔而去,站在土堆前顿时潸然泪下。

直径约五米的大土包,四周用石块堆砌了半米高,一块手掌宽的木板上,写着一竖行毛笔字,上书“支那南山独立旅将士之墓”。

日本人尚武,对真正的勇士无比崇敬,南山独立旅当年以两千多残兵,据守马回岭十几天,血战日军近两个师团,伤敌过万,在日军的重围下绝不屈服,最后在日军的集群轰炸之下尽数阵亡,甚至没有一个俘虏。当然,日军当时还不知道蒋浩然已经带着部队从千丈崖突围。

正是南山独立旅逆天的表现,顿时获得日军的尊重,所以在战后,日军将马回岭的国军遗体全部安葬在这里。

无独有偶,在枣宜会战中为国捐躯的抗日名将张自忠,在战死之后,日军找到了他的遗体,用酒精为其擦身,并包扎好伤口,然后装殓。埋葬的时候,日军高级将领亲自抬棺,表达了对强者的无比崇敬。

无数事实证明,岛国就是一个变态的民族,美国人用核武器将他们炸得呜呼哀哉,他们至今依然跟在美国人身后舔其屁股,却拒不承认对中国的侵略,究其原因就是中国人没有打痛他们,恶狗只服粗棍。对他们太宽容、太仁慈,甚至当年还主动放弃战争赔偿,以显大国之风范,农夫与蛇的故事值得深思。

“兄弟们,我蒋浩然来看你们啦!”蒋浩然带着哭腔仰天长啸,随后赶来的林珑、王珂、雪狼特战队队员、赵志的部队,全都默默地站在蒋浩然身后,马回岭的英勇事迹,中国人个个都耳熟能详,此时见到英雄之冢怎么能不动容,两个女人早已是哭得稀里哗啦,就连雪狼特战队这些神经粗大的汉子都忍不住抹眼泪。

“立正、脱帽、敬礼!”苏灿文大声嚎叫着,部队庄严地献上军礼,随后就是集体鸣枪,虽然子弹金贵,但每条枪都放了三发。

枪声过后,蒋浩然当众宣布,这里就是英雄的归宿地,将士们的遗骨就不带回基了,但以后每年都要来祭拜英雄、看望兄弟们,如果他蒋浩然先在场的各位而去,苏灿文代替他、苏灿文也走了,黄树林代替???????只要这里的人还留下一个,就必须来完成这个任务。

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时许,张大彪发来电文,告知第三师在三路日军的合围之下遭致惨败,刚刚跳出敌人的包围圈,正在与第五师汇合的路上。全师伤亡过半,炮团全体官兵阵亡,四十几门重炮尽数被敌人摧毁。

蒋浩然捏着电文的时候,手都在颤抖,他知道这场失败意味着什么?自己断言三天之内必取德安的计划是完全破灭了,此时德安的日军兵力已经接近一个半师团,新第三师遭此惨败能保持建制就算不错了,战斗力可想而知,就算新第五师随即赶到德安前沿,也不可能一把撕开德安日军的防线,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绝非三五日之功。

如此一来,九江新四军的境况就凶险无比了,此时撤退恐怕都来不及了,如果不出现重大失误,日军的海军只怕就快抵达九江水域了。

顾不上多加揣测,蒋浩然立即命令林珑给新四军发电,命令新四军立即撤退,过长江可能已经来不及,但从鄱阳湖渡口直接进入皖南可能还有机会。

德安拿不下,所有的计划都将成为泡影,没有必要把新四军再搭进去了。

但电文还没有发出,新四军的电文已经到了,告知长江上已经出现了大量的日军舰艇,而且鄱阳湖对岸都出现了大量日军工兵正在搭建浮桥,进攻马上就会开始。

“鄱阳湖渡口出现日军?”蒋浩然大惊失色,立即醒悟,日军只怕是把景德镇的第五师团调过来了。

千算万算,蒋浩然可丝毫没有意料到日军居然在南昌被十几万国军围困的情况下,居然还敢把第五师团调过来支援九江,难道日军真打算将南昌拱手相送吗?

虽然日军第十三军已经开始对衢州施压,但短期内根本不可能攻陷衢州,新第十军有三个整编师,装备的都是331基地的武器,AK47的持有量都达到了四分之一,高射机枪、机炮不知凡几,各型炮火更是比日军都强大,而且工事都是钢筋水泥的永固工事,在兵力、火力都不输日军的情况下,刘健要是还能丢了衢州,那他还真是头猪了。

在这种情况下,日军居然还敢将第五师团调走,蒋浩然不得不怀疑日军是否还有什么其他目的了。

林珑却在一旁提醒,日军南昌毕竟还有近两个师团的兵力,未必就能丢了南昌,但九江一旦被中国军队占领,日军不但南昌守不住,整个第十一军都岌岌可危,两害相权取其轻,所以,日军第五师团支援九江也合情合理,是蒋浩然钻进了死胡同。

蒋浩然一愣,顿时幡然醒悟,林珑的话不无道理,南昌和九江比起来的确不算什么,是自己高估了日军的实力,以为日军力保南昌的同时,一定会调集海军夺回九江,虽然海军的陆上战斗力有限,但对付装备奇差的新四军他们还是有胜算的,日军完全不必冒着丢南昌的风险把外围的兵力调过来。但他忽略了自己在日军眼中的恐怖级别,只要他留在了九江,日军就不敢不全力以赴。

虽然想明白了这层道理,但蒋浩然只觉得眼前发黑,深深为新四军的命运担忧起来,这一切可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这份责任压得自己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