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仿效蒙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海军?”阿南惟几苦笑道:“再调动他们恐怕已经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了,在武汉已经有两个海军大队被蒋浩然摧毁,而且这次还有海军陆战队一个大队的兵力化为乌有,海军的大老爷们还肯把兵力投到武汉战场就见鬼了?”

阿南惟几当过天皇的侍从武官,对海军和陆军之间的嫌隙自然比木下勇更有发言权,而且此时日本海军正在加紧制定南下计划,更不可能把太多的精力投放在陆军身上,尤其是在陆军连连失利之时。

见阿南惟几坚持,木下勇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赶紧拿起纸笔草拟电文。

东京,日军大本营。

因为零式战斗机被蒋浩然截获,引起了日军高层的恐慌,一旦零式的秘密公诸于世,日军空中优势将荡然无存,各种针对零式的新型战斗机会应运而生,所以,日军高层决定加速南下计划的拟定,将进攻时间提前。

此时坐在首位的是日本天皇裕仁,在他左侧的首相东条英机,右侧的是海军大臣山大角芩生,再是新上任的陆军大臣畑俊六。

指挥部里还出现了一个原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客人——多田骏。自武汉战场失利之后,多田骏被军事法庭处以终身监禁的严厉责罚,原本出头无望,这辈子只能在监狱里陪老鼠渡过,却是因为蒋浩然连挫冈村宁次和阿南惟几,两人导致的战损比起多田骏来说,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却安然无恙。所以,当局觉得多田骏量刑过重,加上畑俊六和多田骏私交不错,上任后多方活动,多田骏这才获得了自由之身,说来也是多亏了蒋浩然,大有一番成也萧何败萧何的意味。

事实上,此时南下计划的初步拟定已经结束,多田骏出现在指挥部也是畑俊六的安排,他希望能让这个老部下能重新出征为帝国出力,面对武汉阿南惟几的连连失利,加上多田骏多次与蒋浩然交锋,至少对蒋浩然有所了解,这才被天皇特许进入指挥部。

多田骏侃侃而谈,从蒋浩然横空出现到他所经历的蒋浩然所有战役,对蒋浩然进行了大胆的评估,他认为蒋浩然不论是战略上还是战术上,都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日军高层指挥官里绝没有一个人能与之匹敌,而且蒋浩然极富创造力,从武器装备到战术战法都有一套全新的理论,简直高得不在日军指挥官一个层面。所以,对付蒋浩然的办法只有避其锋芒,大量挖掘蒋浩然身上的秘密,制造他成为支那领袖的野心,甚至可以公开高调派出特使跟蒋浩然谈判,只要他同意停战,大日本帝国可以做出最大的让步,将他推上支那领袖的位置。

当然,蒋浩然未必会同意,但此举主要是做给蒋某人和世人看的,以他们委员长的胸襟,岂能容得他如日中天地发展,继而取代自己?

支那历史上有一个极为鲜明的例子,就是南宋的岳飞,当时蒙军对岳飞也是措手无策节节败退,正是以这种方法将岳飞杀死在风波亭,纵观支那的历史,几千年长河里,只要一个将军牵涉到了政治,他离死也就不远了。

多田骏的此番言论虽然尖锐,甚至是对大日本皇军进行了贬低,但却迎来了一片点头和啧啧声,显然,他的大胆言论获得了高层的认可,也让他信心高涨,继续进行大胆的推测。

他提出,不但在处置蒋浩然的问题上可以仿效蒙元,在进攻上也可以借鉴蒙元灭宋,当年蒙古军在西起川陕,东至淮河下游的数千里的战线上同时对南宋发起进攻,其进军路线和皇军不谋而合,但遭到了南宋军队的殊死抵抗,战役一度陷入僵局,也和皇军此时的困境差不离,占领南宋的计划久未能成功,十数年后,蒙皇帝改变了战术,采取了迂回长江上游的策略,避开宋军的主要防线,在进攻之前进行了战略大迂回,从云南大理国进入西南大后方,对南宋形成夹击之势,这样才全面灭亡了南宋,所以,皇军完全可以仿效攻宋来处置当前的困局。

不得不说多田骏这两年监狱没有白坐,虽然身陷囹圄,但他却没有颓废,反而趁着这个机会阅读了大量关于中国历史的书籍,加深了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也对自己和蒋浩然交锋的几场战役再次进行了深层次的反思,终于得出了一个清醒的结论,皇军在正面战场绝无战胜蒋浩然的可能,并从中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多田骏的这番言论顿时就获得了海军大臣大角芩生的高度赞誉,因为此举完全和日军的南下计划差不多,只不过面对的区域更广,战线更长,但终究的目的是一致的。

大角芩生都认可了,畑俊六自然没有不认可的道理,一方面是对于多田骏的肯定,希望能让他获得再次出征的机会,另一方面,畑俊六也实在是被蒋浩然折腾得够呛,巴不得有一种新的理念来解释这一路的败绩。

很显然,他的目的达到了,不到获得了大角芩生的认同,连首相东条英机和天皇裕仁都对多田骏投来了赞许的目光。

就在这时,一个高级参谋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带来了武汉的最新消息,在半个小时前,蒋浩然再次利用从皇军手里掠夺的战斗机轰炸机袭击了长江上的海军舰艇,井下舰艇大队几乎全军覆没,损失各大小舰艇六十余艘,三千多皇军士兵玉碎。

参谋的话还没有说完,大角芩生当即怒而起身,斥责畑俊六的陆军不作为,接二连三地连累他的海军将士枉死。

畑俊六也不示弱,当即指责海军防范不力,明知道蒋浩然夺取了皇军数十架飞机,却不对空中进行必要的防备,导致蒋浩然轻易得逞,如今想夺回九江就更困难了,两人当即你一言我一语吵得不可开交。

“啪!”地一声响,裕仁天皇拍案而起,怒斥两人分不清时局,现在前方战火如火如荼,作为帝国的海陆大臣不思破敌,反而有心情在这里狗咬狗,简直是皇军的耻辱,两人这才偃旗息鼓重新坐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