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神奇的部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整个一晚日军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除了几架飞机的轰鸣音不时出现在九江上空,连马回岭的日军都停止了进攻,看来日军在等一个时刻,或许是下一秒,也或许是凌晨,日军将突然发起全面进攻,而且必定是凌厉的一击。

而蒋浩然也在等这个时刻,一旦日军开始进攻,也是他们开始行动的时候,地道里已经站满了荷枪实弹的新四军,只等日军开始行动,他们将以最快的速度直插敌人身后,好在蒋浩然有先见之明,将地道里的老百姓清除出去,否则就算这地道够宽阔,也不能让一支上万人的部队快速通过。

对于赵志,蒋浩然也有安排,早就派出了雪狼特战队一个四十八人的分队,由他们接替赵志,一路上布置好雷场,阻止敌人一时算一时,然后在撤退的信号发起前,快速驾驶汽车开回九江,从马回岭到九江只不过几十里路,汽车花不了多长时间。

直到第二天早晨七点整,日军的进攻才总算是开始了,长江上的舰炮开始发挥威力,炮弹不要钱似的往城里砸,随即密密麻麻的飞机也开赴九江上空,但似乎发现城里有些不对劲,一弹未发就展翅飞走了。

此时的九江城从上面来看已经是一座空城,新四军都躲进了地道和掩体,而扩编的雪狼特战队,都已经利用城市的建设和防炮洞隐藏了起来,日军的飞机估计是没有看到城里的军队,没有找到目标才离开了。

所谓的扩编的雪狼特战队,其实是蒋浩然考虑就这一百多人,要防守的区域过大,万一鄱阳湖的进攻不顺利,而城里的日军又推进太快,会导致部队被堵在地道里出不能出,进不能进的尴尬局面,所以又临时从新四军第一支队调出了千余人,由雪狼特战队的队员每人带个十多人,在城里与敌人纠缠,给抢滩的部队尽量赢取更多的时间。

飞机离开九江上空不久,日军海军也停止了炮袭,长江上的海军陆战队和鄱阳湖方向的第五师团摩化联队的日军,从两个方向快速向九江推进,大概是飞机传递的信息,九江城已经是一座空城了,日军的前进速度非常快,甚至队形都跑乱了。

日军第五师团的摩化联队到底是常设师团的精锐部队,起码还保持了进攻队形,从长江上岸的海军陆战队简直就是一盘散沙,乌拉拉地就往城里涌。

说到日军的海军陆战队,必须要交代一下这支部队的情况,因为蒋浩然和新四军之所以能顺利突围,很大因素存在于这支神奇的部队,而且,在将来的战役中,这支部队也将频频出现。

日本海军由于受舰队决战的思想,所以对于地面部队的整备工作并不是十分的重视,连带的陆战队的装备也就没有陆军那样的好,毕竟在当时地面作战只是海军的副业而已。日本海军士兵的陆战训练最初由新兵训练中心负责,训练的层次大约相当于陆军的中队教练程度,上舰或岸上服勤之后,则大多是利用整备日与操舟训练日之间的时段来实施陆战训练,小口径枪炮的使用在日本海军之中算是炮术教育的一环。陆战军士官干部的培训则是交给海军馆山炮术学校来负责,这个学校可说是日本海军陆战队的大本营,教育出来的军官如果担任陆战参谋的话,则往后的军旅生涯就是走上了陆战队这条不归路。

海军陆战队并没有陆军那样有,步、骑、炮、工、辎等兵科的划分,由于陆战队本身是临时编组、特别编成的性质,所以只能算是个二流的步兵单位。

至于单兵的个人装备,陆战队使用的还是老旧的三五式海军铳,这还是从日俄战争后的三○式步兵铳修改而来的,而陆军基本只配置给后方的训练部队使用,战争末期由于部队扩充太快,有一部份的单位甚至是使用日清时期的村田步枪。其它方面由于陆战队不需要考虑长时间、长距离的行军运动,所以单兵负载要比陆军轻装的多。

二栖作战技术上,日本海军陆战队大抵还是停留在一次大战时英国海军那种因陋就简的水准,硬件装备甚至不如日本陆军,而当时的日本陆军船舶工兵已经拥有神洲丸这一类的新式装备,在登陆战的效率上比海军高出许多,这对长期想要南进的海军而言,不啻是一种讽刺。在作战上,战争前期陆战队大多是从事于攻占太平洋上的小岛,中期则戮力于基地的警备与战场经营,后期则是和美军浴血于艰苦逐岛战役上。陆战队在战争初期的成功与其说是本身的能力,不如说是敌方准备不周所致,中后期的作为就渐渐变的静态化,和美军陆战队那种高机动力的重装师团相比,层次上落后了一个时代,总而言之,日本海军陆战队并非是我们想象中的精锐部队。

严格地来说,这支部队在中国战场只出现过一次,那就是淞沪会战,当时他们以登陆部队的身份率先进入上海。因为蒋浩然的出现,才让他们再次出现在九江,但等待他们的,未必是幸运。

身着深蓝色毛料舰上服装的日军海军陆战队从北门涌入城中,开始还有模有样地端起三五式海军铳到处瞄,穿过几条小巷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顿时就放松了警惕,叽里咕噜地笑骂起来,很多士兵甚至连枪都挂在了肩膀上。

突然,从一条小巷里杀出一支部队,打头的人高马大穿着一身迷彩装,手里端着一把AK47横扫而出,连射的子弹顿时割倒好几个日军士兵,紧接着他身后就是两个新四军将士,手里端着捷克式轻机枪,堂而皇之地站在街头对着日军就是一阵狂扫,躲在街头巷尾、民宅、商铺里的各种枪械都同时开火,没有防备的日军顿时倒下一片,等日军反应过来,开始寻找有利地形反击的时候,这些人又很快消失,只在街头留下一地黄橙橙的子弹壳,一个人影都看不见了。

一个日军少佐样的指挥官地高举手里南部十四式手枪,嗷嗷地命令日军向前追击,却突然“砰”地一声枪响,不知道从哪里射出一颗子弹,直接在日军少佐额头上留下一个鸟蛋大的洞口,死不瞑目的日军倒在街头,甚至都没有人敢上前,刚刚准备前进的日军都赶紧退回去,但身后紧接着就是一片接二连三的爆炸声。

雪狼特战队的TNT定时炸弹可不好受,体积小威力巨大,加上昨天的空降,让他们的弹药都得到了极大的补充,这会毫不客气地用来招呼远道而来的小日本鬼子。

等日军再次颤颤巍巍地搜索到雪狼特战队和新四军刚刚出现、藏身的地点时,却再也看不到人影,再次向前推进,刚刚的这一幕立即就又在他们身后重演。

蒋浩然亲自训练的雪狼特战队,在这个时代绝对是巷战中的王者,加上还装备着先进的步话机,各个小队之间的配合简直无懈可击,顿时让涌入城中的小鬼子吃到了不少苦头。

这边的枪声刚刚响起,远在鄱阳湖渡口边上的一处乱葬岗上,一块墓碑突然诡异地横移,片刻间就露出一个一米见宽的洞口,随即,一个头戴新四军帽的脑袋钻了出来,前后左右张望了一眼,快速从里面跳出来,从腰间抽出一把镜面匣子,警惕地注视着四周,身后已经不断有新四军战士从洞里钻出来,而且整个墓前的拜台都被移开,洞口已经比开始扩大了一倍还多,新四军战士井喷般涌了出来,快速向四处隐匿藏行。

乱葬岗是一处荒芜的山坡,几棵歪脖子的杂木长在乱石堆里,时值深秋,到处都是已经枯萎的半人高的杂草,一片荒凉的景象,也正因为这里的荒芜,日军才没有注意到这里。

事实上,从这里往东不到一千米远就是鄱阳湖渡口,在山坡上就可以清晰地看到日军的舰炮停泊在鄱阳湖中间,而且在浮桥的两侧一边一艘,还可见身着深蓝色毛利海军服的日军正在舰艇上来回走动,前方没有遭到重大的阻击,他们也变得悠闲起来,抽烟、打屁的大有人在。

向西爬上一个小山坡,九江城就遥遥在望,虽然地处山区,但眼前却是一片宽阔的稻田,此时水稻已经收割,稻田里是一片还没有来得及垛起的稻草把子,不过都被日军踩到在稻田里,此时日军的大部队已经进城,还依稀可以听见城里的枪声。但在靠近城墙处,还可见一片草绿色的帐篷,四周到处可见日军士兵巡逻,而从渡口往城区的道路上,还可见大量的日军肩扛手提地往帐篷处搬运物资。

虽然浮桥已经搭起,但日军的汽车依然无法过湖,所有的物资只能通过士兵搬过去,显然,那一片帐篷就是日军的临时仓库,大概是前方的战斗过于顺利,没有遇到太大的阻击,日军也估计新四军没有重炮,这才敢堂而皇之地将物资运到这一片开阔的田野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