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地道里,新四军将士还在不断地往外涌,新任的代军长王山虎还嫌他们的速度太慢,一个劲地催促正在急行军的新四军士兵加快速度。

一个独立大队的队长一夜之间鸟枪换炮,当上了代军长,可把王山虎乐得不行,此刻正叉着腰过军长的瘾。

两个支队司令早已冲出地道到前沿指挥战斗了,张大炮也接替了自己的位置,有了他们三人在外面指挥战斗,王山虎相信抢占个码头基本不费什么劲,就算鄱阳湖上还有日军的舰炮,自己不还有两门七五山炮嘛,干掉它们妥妥滴。

谁知道,随着一个传令兵跌跌撞撞地进来报告,他这个美梦彻底破灭了。

传令兵报告说,两门七五山炮总共发射了两发炮弹,只有一发击中敌人,还是打在了甲板上,根本没有对日军军舰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日军的炮火随即就把两门山炮锁定摧毁了,二十几个炮兵尽数阵亡,第一支队的抢滩并不顺利,敌人的火力太猛,根本没有武器能起到压制作用,新四军伤亡很大,鄱阳湖独立大队和日军的运输队干上了,因为后方暴露在敌人的炮火之下,进攻也不顺利。第四支队向城区展开防御,同样受敌人炮火的威胁,工事挖掘进展缓慢,而城区的敌人也已经开始向渡口方向回撤。

王山虎顿时就感觉嗓子冒烟,呼吸困难,他可丝毫没有意料到战局会变成这种尴尬局面,两门大炮没有发挥正常的威力,就意味着根本无法摧毁敌人的炮舰,不管是抢滩和阻敌都变得十分艰难起来。

虽然地道里还有两门七五山炮,但炮兵伤亡殆尽,就算还能从其他部队组织炮兵再上,此时再架出去也都嫌太迟,而且在敌人明显高明的炮手之下,恐怕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给总座发报,快!”王山虎咆哮起来,眼前的局势自己是无法控制了,王山虎知道蒋浩然的手段,他一定会想出办法的,当下也顾不得面子,赶紧上报。

距离城区不到一里地的稻田里,一片草绿色的帐篷嚣张地存在。

这里不但是日军的后勤补给地,也是日军第五师团摩化联队的临时指挥部。

此刻,日军联队长高桥胜彦大佐在一群参谋将领的簇拥下,正举着手里的望远镜观看鄱阳湖方向的的战况,从城内退出的士兵已经对前方摆开了攻击阵型,不远处的炮兵阵地也在紧张地架设,之所以还没有进攻,高桥胜彦大佐是准备先用炮火招待一下新四军。

望远镜里只看到前方的新四军正在挖掘战壕,鄱阳湖地处低洼,情况并不明朗,但光从不断飞上田野的炮弹可以看出,战争的掌控权还在皇军手里,两艘军舰堡垒般地存在,蒋浩然虽然好计算,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挖出一条地道直通渡口,意欲从后偷袭,但要想越过这两艘军舰强大的火力点简直就是找死,正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高桥胜彦大佐脸上露出一丝邪笑,如是想。

高桥胜彦也终于弄明白为什么城里只有少量的部队与皇军巷战,原来好戏在这里上演,他总算是领略到了蒋浩然的狡猾,但他还真不怕他,虽然蒋浩然在皇军的传言中极具恐怖色彩,但真正的武士是绝不会被他吓到的。

高桥胜彦甚至固执地相信,九江将会是蒋浩然的坟墓,再过几个小时,第三师团的摩化联队也将抵达鄱阳湖,与自己、海军陆战队从三面夹击,蒋浩然恐怕是插翅也难逃了。

这时候,一个日军士兵正加紧屁股朝他一路小跑过来,在他面前立定敬礼,道:“报告联队长阁下,炮兵已经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发射请指示!”

而就在此时,天空中传来机器的轰鸣音,高桥胜彦望了望天空,两架零式舰载机划破长空,直往鄱阳湖方向而去,海军航空兵也到了,高桥胜彦不禁嘴角露出一丝邪笑,朗声道:“命令,炮袭十分钟!”

“哈伊!”传令兵领命快步离开。

高桥胜彦抬腕看了看腕上的金表,又转向道:“小野君,现在是八点一十分,十分钟后展开攻击,由你率领两个大队的皇军清剿支那军鄱阳湖渡口的主力,而大木君则继续带领他的大队清剿城内的支那军残余,我希望战斗在上午前结束!”

“哈伊!”一个中佐模样的日军指挥官挎着军刀挺身而出,并腿哈腰道,随即抽出指挥刀,杀气腾腾地转身走向早已严阵以待的队伍前面,嗷嗷地做着战前动员,顿时迎来日军士兵响彻云霄的叫喊声。

高桥胜彦满意地点点头,回头一挥手,一个通信兵迅速跑了过来。

高桥胜彦道:“致电冈岛联队长,确认海军陆战队现在的位置!”

“哈伊!”通信兵领命转身奔向身后的帐篷。

海军陆战队的陆上作战能力堪忧,所以,此次战役,高桥胜彦是当之无愧的总指挥,在发现支那军出现在鄱阳湖渡口的时候,高桥胜彦就命令海军陆战队抽出两个大队的兵力,快速出城,沿长江向鄱阳湖方向推进,从左翼对支那军进行夹击,现在时间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了,按道理他们也该快到制定地点了,毕竟才几里地的路程。

谁知通信兵回来的时候,却告诉高桥胜彦,海军陆战队此刻还在城里,他们和支那军搅在一起出不来了,准确地说,是部队被冲散了,暂时还收不拢。

“八嘎!”高桥胜彦闻言顿时暴跳如雷,一个联队的皇军居然会被支那军几支小分队冲散了?这种奇葩的事情都有,高桥胜彦还真是无语了,却显然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命令通信兵再次致电,催促海军陆战队加快进度。

地道里,蒋浩然正在来回踱步,他此时的感觉有点像走进了风箱的老鼠,两头出不了气,日军城里的行动并未停止,鄱阳湖渡口的进展又极为不顺利,两门七五山炮连带炮兵被毁,日军那两艘炮舰就成了横亘在新四军面前不可逾越的天斩,而且坏消息还一个个地传来了,十分钟前前方报告,日军的战斗机也出现在渡口上空,对新四军将士进行来回俯冲扫射,造成的伤亡简直不可直视,随后五分钟又报告,城区方向的日军开始炮袭了,炮弹如雨点般地往新四军头上砸,现在林珑又来报告,日军第五师团的摩化联队已经开始进攻了。

“浩然,你得赶紧想办法呀,在这样下去,新四军就该全完了?”林珑一脸愁云惨雾,双手紧张地握紧了拳头,很有一种心急却使不上劲的感觉。

自冷如霜来后,她的工作就变成了负责蒋浩然和新四军之间的一切联络,所以前方发生的事情她都清楚,惊闻自己的同志正在遭受飞机、重炮、重兵压境的残酷考验,她哪里还淡定得了。

蒋浩然抠着头,也是一脸的焦急,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雪狼作战服的胸前后背全是一片湿印子,他可比任何人都紧张,而且他还知道,如果两个小时之内还拿不下渡口,他们这次行动就基本没有任何机会了,因为长江上的日军军舰此刻肯定在赶往鄱阳湖的途中,它们经湖口进入鄱阳湖达到渡口边最多两个时辰,等他们一到,过鄱阳湖的行动基本成为泡影,一旦此次突围不成功,等待他们的就只能是全军覆没。

“浩然,别着急,慢慢想,你一定能想出办法的,先抽根烟。”冷如霜不知道从哪里找来根烟,递给蒋浩然道。

还是冷如霜了解蒋浩然,知道越是危险的时候就越要让蒋浩然冷静下来,此时的蒋浩然已经变得十分焦躁,这是冷如霜跟了蒋浩然这么长时间,唯一一次看到他在人前如此失态的时候,尽管她有些不明白,哪怕在南昌的守城战役中,蒋浩然带领不过万人,面对的可是日军三个师团的三面围攻,都还能在人前谈笑生风,此次战役虽然凶险,但在人数相等的情况下,面对的敌人只不过两个联队,怎么就能导致他如此措手无策?

冷如霜怎么能明白蒋浩然的心中的挣扎,此刻他并不是没有办法,日军毕竟只有两艘炮舰,携带的弹药量有限,新四军可是有一万多人,如果用大半的兵力组织波次集群冲锋,用将士的血肉之躯去消耗日军的弹药,估计不到一个时辰他们就该唱空城计了,一艘炮舰上的日军配员不过七十人,加起来不过一百四十人,怎么也挡不住剩下的几千将士。但这样一来,渡口边就真的会尸集如山、血流成河,新四军就会遭到史无前例的重创,GCD置办点家当不容易,不到万不得已蒋浩然实在是不敢下这个命令,所以他此刻真是纠结无比。

接过冷如霜递过来的香烟,蒋浩然望着冷如霜默默地点头,表示自己明白,随手将香烟叼在嘴巴上,冷如霜也赶紧上前帮他点燃。

蒋浩然刚刚吐出一口浓烟,放在桌子上的步话机就传来唐智胜的呼叫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