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老天爷的奖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冷如霜快步上前拿起步话机,道:“唐智胜,我是冷如霜,是不是飞机修好啦?”

步话机里传来唐智胜兴奋的声音:“冷副官,请转告总座,飞机已经可以起飞了,如果总座愿意,可以马上登机我们飞回基地。”

唐智胜的话让地道里所有人都神情一凛,连带冷如霜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蒋浩然身上。

敌人不知道在九江还留着一架飞机,只要没有看到飞机从九江机场起飞,以飞机上的日军涂装鱼目混珠,蒋浩然还真有可能藉此跳出九江,安然无恙地返回331基地。

但如此一来,新四军就真的没有活路了,所以,地道里的人都紧张地望着蒋浩然,看他怎么做这个决定。

谁知蒋浩然脸上还真就露出一丝喜色,让屋里所有人的心都如同掉进了冰窖,以为蒋浩然真就准备拍拍屁股走人了。

但蒋浩然从冷如霜手里接过步话机却半天不吭声,仿佛很难启齿一般,思付了好几秒才说道:“唐智胜,我是蒋浩然,现在计划有变,我有一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你,关系到上万新四军将士的性命,也关系到我和雪狼特战队的性命,我希望你能完成它,但我要告诉你,你能活下来的希望几乎为零。”

步话机里,唐智胜的声音没有任何停顿,仿佛随口而出,道:“总座,您就下命令吧,我唐智胜昨天就已经死过一回了,就当这两天是老天爷对我的奖赏,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完成任务!”

唐智胜的话锵锵地传来,屋里人都从他的话语中感觉到他此时的激荡。

“好,不愧是我第四十集团军的好儿郎,我蒋浩然认你这个兄弟,唐智胜你听清楚了,现在日军在鄱阳湖上停泊着两艘军舰,如果不炸掉它们,我们根本无法过去,所以,只能指望你鱼目混珠飞到鄱阳湖上空,突然袭击摧毁它们,你可能只有一次机会,绝不能失手,能完成任务吗?”蒋浩然道。

“放心吧,总座,就算是用飞机撞,我也将它撞沉了!”

唐智胜的声音果断而坚决,带着一股子萧杀的意味,让屋里的人顿时肃然起敬。

蒋浩然继续道:“唐智胜,如果你时机选择得好,能在日军飞机离开九江上空的时候起飞,快速到达鄱阳湖摧毁日军战舰,立即向东飞行,不要在意这架飞机,你根本无法躲避日军的零式战斗机的追击,在十里开外马上跳伞,收好步话机,我会派人来找你,这是你唯一的生存机会,你记住了吗?”

“是,总座!我记住了!不在意飞机,在十里开外马上跳伞。”唐智胜应承着,重复着蒋浩然的话。

蒋浩然本来还打算问问他还有什么要交代的遗言没有,但又觉得不吉利,他心里还固执地认为唐智胜未必就会死,但同时,他也知道,唐智胜能活下来的机会真的不大,毕竟日军的零式战斗机可不是吃素的,除非这个时间差把握得非常准,恰好这个时候九江上空没有日军的任何战斗机。

安排好唐智胜,蒋浩然略微思付,随即举起步话机在嘴边,命令苏灿文立即将城里的部队收拢,所有人准备撤离九江城,一旦部队进入地道,立即炸毁地道入口,急速刚往渡口汇合。

至此,蒋浩然没有留下任何退路,部队唯有向前过鄱阳湖,地道里的所有人都被蒋浩然驱赶着赶紧离开,为雪狼特战队腾地方,蒋浩然更是急切,抬腿就走,而且快步如飞,让冷如霜不得不一路小跑跟上,他更担心唐智胜能不能完成这个任务。

很快到达地道的出口,部队已经全部出了地道投入战场,地道口只有伤兵,这才不到一个时辰,通道两边的伤员恐怕五百都不止,惨叫哀嚎声一片,血腥的场面简直让人不敢直视,而且医护兵明显不够用了,很多伤兵丢在地上都没有人搭理,抱着伤口直嗷嗷,缺胳膊少腿甚至是一脸血肉模糊的大有人在。

蒋浩然却没有停留的意思,脚步不停继续向前,嘴里却命令冷如霜带着指挥部的参谋人员留在此地救助伤员,心里想着的却是不想让冷如霜出去冒险。

但冷如霜并不领情,依然一声不吭地跟着蒋浩然,直到蒋浩然停止脚步,回头朝她怒目相向,她也挺胸迎着蒋浩然的目光,一副毅然决然的表情,没有丝毫退步的意思。

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林珑赶紧说道:“浩然,这里就交给我吧,你身边不能没有一个人,冷副官比我更适合。”

林珑说着就命令参谋人员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帮忙救助伤员,蒋浩然无奈,只好作罢,拉着一个刚刚护送伤员进来的新四军士兵问道:“王山虎在哪里?”

蒋浩然一身雪狼特战队的作战服,身上也没有个军衔的,现在手里又拿着把AK47,完全是个士兵的打扮,新四军士兵哪里知道他就是蒋浩然,看他直呼他们代军长的名字,心里顿时就不痛快了,只当国军都这么目中无人,剜了蒋浩然一眼,一摆肩膀,脱开蒋浩然的手转身就走。

“嘿嘿,什么态度?”蒋浩然顿时就迷糊了,却也发不起火。好在新上任的代参谋长邵怀远眼尖,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当即上前喝止新四军战士,告知在他面前站着的可是第四十集团军总司令。

新四军士兵这才赶紧诚惶诚恐地挺身敬礼,赶紧告诉蒋浩然,王山虎刚刚带人出去了,抬着地道里的两门七五山炮,亲自当炮兵去了,这会应该正在架炮。

蒋浩然丢下新四军士兵就走,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地道口,新四军士兵才摸着头缓过神来,嘴里喃喃道:“这就是蒋总司令,我见到蒋总司令啦?”不防身后的代参谋长邵怀远在他头上敲了一记,喝道:“还站在这里发什么楞,该干嘛干嘛去?”

新四军士兵这才抱着头望着邵怀远嘿嘿一笑,赶紧追了出去,脸上俨然一脸喜气。

战役的惨烈大大超出蒋浩然的想象,乱葬岗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到处是新四军将士的尸体,因为部队已经完全从地道里进入地面,并且快速向周围扩散,这里已经不再是日军重点攻击的地点,但随处可见的弹坑可以看出当时这里被打击的力度。

枪炮声在四周不绝于耳,尤其是后方和前方,后方是新四军的阻击阵地,前方是新四军正在抢滩,天空中还不时出现日军战斗机的身影,在这一片地区反复俯冲扫射,好在早晨到达的飞机已经离开,就算是重新加油起飞也需要些时间,在天上的,估计只是日军的侦察机,临时发现不对劲而投入战场。

蒋浩然也没有时间去观看战场,直接奔向王山虎。一出地道就看到他带着十几个人正在架炮,专业的炮兵都无法和小鬼子的炮兵抗衡,他这个半吊子水平就更不用说,而且就算打中了其中一艘,以日军炮兵的素养,恐怕不会给他发第二炮的机会,所以,还是不要徒增伤亡了。

“王山虎,你到后面去指挥战斗,这里交给我。”蒋浩然上来就嚷嚷。

王山虎正撅起屁股竖起拇指在哪里左瞄右瞄,看蒋浩然来了,惊道:“总座,你怎么出来了?这里有我就行了,指挥部不能没有一个人,你快回去。”

“你哪里那么多废话,赶紧滚!”蒋浩然喝道。

王山虎盯着蒋浩然看了几秒钟,最后还是让步了,知道蒋浩然翻脸比翻书还快,就没有必要找不痛快了,给他留下了几个士兵,带着几个警卫赶紧转身往山坡上爬去,后面是一片炮声隆隆的,估计阻击敌人的新四军第四支队也不顺利。

蒋浩然接管了炮兵观察手的位置,此处虽然地处低洼,但只要直起身子就可以看到鄱阳湖上的炮舰,蒋浩然猫起腰上前,粗略地看了一眼敌人舰炮的位置,却没有进一步的行动,眼睛不断地看表抬头望天,同时也提醒身边的士兵注意掩蔽,不要轻举妄动暴露了目标。

冷如霜却很紧张地扫视着周围的环境,手里的AK47握得紧紧的,身子有意无意地靠近蒋浩然,此刻俨然成了蒋浩然的警卫。

蒋浩然却没事人似的,不知从哪里摸出根香烟,自顾地点燃,干脆坐在地上抽起烟来。还不停地询问身边的士兵,这日军的飞机来了多久了?来回了几次?总共有多少架同时出现在天空中?嘴里还不时地喃喃自语根本不知道他说些什么?

就这样过了十几分钟,突然,他神情一凛,面露喜色大声道:“这下好了,鬼子飞机回去加油去了。”随即才紧张地抬头望天。

众人也赶紧抬头,四处转动脖子,刚刚还在天空中穿梭的飞机此刻还真不见了,这炮声隆隆的,根本听不到飞机的轰鸣音,也没有见蒋浩然抬头,他怎么就知道日军的飞机离开了?

几个新四军士兵是一脸狐疑,冷如霜却见怪不怪,高声问道:“这会该唐智胜上场了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