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 开炮开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蒋浩然讳莫如深地一笑,重重地点头,这才起身开始摆弄瞄准器,吩咐炮兵,听到命令后立即开炮,一旦唐智胜开始攻击,不管有没有击中敌舰,短暂的时间里,日军的火力肯定会被吸引过去,这时候的两炮是安全的,如果把握得好,摧毁日军其中一艘军舰都不是问题。

又过了几分钟,蒋浩然突然大声说道:“来了,都做好准备,随时开炮。”眼睛死死盯着东南方向,连带身后的新四军士兵,眼睛也莫名其妙地往这个方向瞟。

随即,一架九六式中型轰炸机从东南方向出现在鄱阳湖上空,机身上的太阳旗极其醒目,一个新四军士兵高声惊呼道:“完了,日军的轰炸机来了?”

“放心吧,那是我们的轰炸机。”冷如霜的声音响起。

眨眼睛,远远飞来的九六式轰炸机猛然俯冲,顷刻间就飞至敌人浮桥右侧的“比良号”舰炮上空,一颗黑乎乎的炮弹脱离飞机,带着尖啸直扑下方的日军炮舰。随着“轰”地一声巨响,只见日军“比良号”舰炮顿时化成一片火海,被五百磅的航弹直接击中,以“比良号“这种排水量不过388吨的小型炮舰,简直没有活路可言。

这边爆炸刚刚响起,几乎在几秒之后,第二枚航弹再次在前方爆炸,但可惜却没有命中目标,航弹在日军“势多号”舰炮五十米开外爆炸,掀起滔天的巨浪,让“势多号”几番迭起,差点被浪打翻,随即从天而降的湖水更是让整个炮舰都迎来了一阵暴雨的洗礼,有几个日军士兵直接被巨浪卷进了鄱阳湖。

因为两艘炮舰间距不过上千米,飞机的速度超快,在投下第一枚航弹之后,第二枚很难控制这中间的时间差,短短瞬间相隔已经是好几十米远。

看第二枚航弹落空,岸上的蒋浩然立即嚎叫起来,“开炮开炮!”

两门七五山炮随即开火,但炮舰受航弹冲击,早已不在原先设定的射击诸元之内,两颗炮弹全部落空。

蒋浩然这才猛然醒悟,再次调校诸元,命令士兵快速装弹。而此时的日军已经从刚才的变故中缓过神来,各炮手、机枪手快速回到自己的位置,现在敌我双方拼的就是速度和军事素养。

在第二枚航弹落空之后,九六式轰炸机快速拉高,在前方盘旋半圈,飞快地调转机头,再次朝敌人炮舰“势多号”俯冲过来,两挺机枪同时开火,密集的子弹打得舰炮叮叮当当火花四溅。

因为九六式中攻机只能携带两枚航空炸弹,有一枚落空,就意味着唐智胜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所以他当机立断再次回来进行高空扫射。

日军的素养的确不错,虽然遇到了突袭,但并没有因此惊慌失措,在短时间就恢复了战斗力,炮舰上的五挺7.7毫米的重机枪几乎同时调整枪口,对着长空疯狂扫射,就在九六式轰炸机从他们头顶掠过的时候,起码有两挺机枪同时击中飞机,飞机当即就冒烟了,在天空中拖出一道长长的烟幕。

“开炮开炮!”蒋浩然疯狂地嚎叫起来,也顾不得形象,在岸上手舞足蹈,两枚炮弹随即带着尖啸升空,到底占着先机的优势,两枚炮弹一前一后准确地击中“势多号”,一枚落在甲板上,另一枚直接钻进了舰身,巨大的爆破力让“势多号”剧烈地晃动起来,随即舰身开始倾斜,向蒋浩然发出的几枚炮弹也随即失去了准头,尽数落空。

就在这时,蒋浩然惊恐地发现,唐智胜驾驶的飞机并没有按计划就此撤退,反而调转机头朝“势多号”再次俯冲过来,机腹下方已经是浓烟滚滚,机头笔直朝下,看样子是准备和“势多号”同归于尽。

蒋浩然当即对着步话机嚎叫起来:“唐智胜,我命令你立即拉高,立即拉高按计划撤退。”

但步话机里没有任何回应,飞机仿佛失去了控制,机头向下直朝敌人炮舰“势多号”撞去,眼见飞机就要撞上炮舰,蒋浩然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心道:“完了,这下唐智胜死定了?”在他心里,一个飞行员比什么都重要,尤其亲眼见证了唐智胜的实力之后,蒋浩然更不希望他就这样战死。

但让他奇怪的是,剧烈的爆炸声并没有响起,唐智胜驾驶的飞机在最后一刻居然神奇地被拉起,机腹几乎贴着炮舰飞过,虽然依然冒着浓烟,甚至机器都发出怪异的吼声,但到底没有爆炸,从“势多号”头顶掠过之后,快速地转弯朝鄱阳湖对岸飞去。

随即,蒋浩然清晰地看到一个黑影从飞机里弹出,随即打开降落伞,但由于飞机飞得太低,降落伞在空中几乎只看到一个并不明显的停顿,就消失在丛林中。

而飞机早已在更远的丛林中燃起熊熊的火焰。

“给老子开炮,炸沉它狗日的!”蒋浩然神采飞扬地吼叫起来。

两门七五山炮也开始不遗余力地倾泻炮弹,顷刻间就向“势多号”各发了三枚炮弹,早已倾斜的“势多号”,终于不堪重击,舰身一斜,栽倒在水里,随即就是一个底朝天,慢慢地下沉。

而舰上的日军没有被炮炸死的也早已跳进了湖里,拼命地游向岸边,而岸边的新四军将士也发出山呼海啸的杀喊声冲出掩体,对日军残余进行最后的清扫。

就在此时,九江城区也传来剧烈的爆炸声,升起的蘑菇云都有十几米高,从爆炸的位置来看,是春风酒楼附近。

蒋浩然知道,雪狼特战队已经带着城里巷战的部队成功撤进了地道,这爆炸就是他们炸塌了地道的入口,此时只要挡住了日军,他们的突围计划就算是成了。

但让他很奇怪,日军第五师团的摩化联队已经和第四支队酣战快一个时辰了,但北面的海军特战队却到现在还没有出现,按道理这会北面也该是乱战一团了,此刻在第一支队向北的阻击阵地却还是一片静悄悄,这明显有些不合常理,日军指挥官只要稍微有点战术水平,从北面包抄,就会导致新四军腹背受敌,难不成这日军指挥官还真是个饭桶?

蒋浩然也顾不得细想,当即命令抢滩的部队赶紧搭起因为爆炸和巨浪掀翻的浮桥,先头部队立即过湖,同时也命令传令兵立即向第一支队和第四支队传达准备撤退的命令。

正面的阻击战依然在继续,敌人的炮火依然猛烈,掀起田野里的泥浆漫天飞舞,虽然地处开阔无遮无拦,但新四军在短短时间里,已经挖掘出一条长约四五百米的蛇形战壕,泥巴的掩体虽然挡不住弹片,但到底是一片低洼地,只要炮弹不直接打进战壕,还是能起到一定的防护作用,只是飞溅的泥浆简直让新四军士兵都一个个成了泥人。

就着这条泥巴战壕,新四军将士已经击退了日军的三次进攻,日军的进攻万变不离其宗,依然是炮兵轰完步兵冲,步兵冲完炮兵轰。

这次依然是这样,炮袭一停止,密密麻麻的日军就开始向前推进。

趁着炮袭刚刚停止,一个新四军士兵从后面的山坡上爬出,快速地溜进战壕,揪住一个泥人就问代军长在哪里?得到准确的方向之后快速向里穿梭,几经周折才跑到王山虎的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报告,敌人军舰已经被摧毁,抢滩部队成功占领浮桥,总座命令部队立即准备撤退。

王山虎当即就笑道:“哈哈哈,这个蒋浩然就是厉害,什么事到了他手里千难万难都变得简单了,你去告诉他,打退了敌人的这次进攻,部队马上有序撤退。”

随即王山虎回头大声吼道:“同志们,我们已经占领了渡口,只要打退了鬼子的这次进攻就可以开始撤退了,跟小鬼子拼了!”

战壕里顿时传来一阵叫嚣声,张大炮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王山虎的身边,大声道:“代军长,好像有些不对劲,日军比开始的时候大大增加了?”

“增加了?增加了多少?”因为王山虎也刚刚进入阵地,所以对这边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

“起码多了一倍!”张大炮很肯定地回答道。

“擦,鬼子马回岭的援军到了,这下撤退起来都有难度了,你,立即通知总座。”王山虎说着一指身边的传令兵,道。

因为日军海军陆战队穿的是深蓝色的毛料服装,而对面的日军却全都是日本陆军的米黄色服装,所以王山虎才肯定是马回岭的日军到了,而且从时间上来说他们也差不多是该到了,尤其是在雪狼特战队撤出城区之后,整个九江已经对他们不设防了。

“咦,鬼子马回岭的援军都来了,这城里的海军陆战队哪里去啦?”到现在连王山虎都开始奇怪起来,这战役都打了一个多小时了,鬼子的海军陆战队到现在却连一个鬼影都没有看见,仿佛离奇消失了一般。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