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 是非功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三天后,蒋浩然带领新四军直接开进景德镇,原本驻守景德镇的日军第五师团,在收到狂飙纵队上二十个团向他们靠拢之后,立即望风而逃,此时的景德镇对日军来说已经改变不了战局,第五师团就只剩下一个联队,强行阻挡只能是老鼠日猫——找死。反正南昌都丢了,小小的景德镇已经无足重轻了。

蒋浩然几乎没有在景德镇做任何停留,吩咐李铁妥当安置新四军之后,立即带领雪狼特战队和赵志的那几百号人开往南昌,林珑和王珂因为没有收到上级的命令,特殊的身份也不好留在新四军部队里,受蒋浩然盛情邀请欣然同往。

雪狼特战队此时已经只剩下九十七名队员,有五十一名在战斗中殉国,所幸骨干还没有出现伤亡。赵志当初投诚的时候也有千余人,到现在也只剩下四百多,但这支部队已经涅槃重生,从此刻起,正式烙上了蒋浩然的烙印。

几百人浩浩荡荡开往南昌,蒋浩然归心似箭一路无话,不日到达南昌城外。

远远就看见欢迎的队伍壮观无比,恐怕都有上万人,一看军容军姿就知道是南山独立军的嫡系部队,蒋浩然一下车,“欢迎总座凯旋归来”的口号喊得气壮山河,蒋浩然也兴奋地频频挥手示意。

第四十集团军的人都知道,蒋浩然不喜欢锣鼓声天鞭炮齐鸣的场面,但这场面他绝对会喜欢,看到弟兄们都安好他心里才会踏实。

在一片呼喊声中,这边张大彪带着第四十集团军的高级将领快步如飞地走了过来,一记齐刷刷的军礼之后,一个个簇拥着蒋浩然眉开眼笑兴奋得不能自已,各种关心、各种战绩、各种惊险,话题纷沓而至,让蒋浩然应接不暇,只有苏鹏远远地站在队伍末端,眼神里有丝丝的失落,别人都是一路胜仗,唯独他无所建树,而且还损兵折将。

蒋浩然好像早就发现了他们,分开人群走到他们的面前,板着面孔道:“怎么,吃了败仗不好意思见人是不是?”

苏鹏当即一脸通红,啪地挺身敬礼,道:“总座,我对不起弟兄们,新第三师两万四千余人,有半数殉国,炮团整个被敌人摧毁了,还没有完成任务,请总座责罚我吧,撤职打板子都行。”

蒋浩然正色道:“这次的主要责任不在你,是我催得太紧了,导致你孤军深入,但你的错误在于忧患意识不够,明知道后方已经出现了空隙,却没有做任何防范,哪怕是将哨兵往身后放出个几里地,这场灾难都可以减轻甚至是避免,这是个教训。赵志??????”

蒋浩然说着就回头喊了一声,赵志赶紧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蒋浩然继续对苏鹏说道:“我再给你一员猛将,这个赵志虽然干过伪军,但在此次的九江战役中表现不俗,你不正好牺牲了一个团长嘛,就由他补上吧!”

随即也不多说什么,抬腿就走,对苏鹏责罚的事情自然是不了了之,张大彪见状,赶紧跟上,趁机告诉蒋浩然,军委会对第四十集团军的奖赏和命令上交飞机的事情。

蒋浩然一怔,当即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怒道:“什么?想要老子辛苦夺回来的飞机?门都没有。”

张大彪忧心忡忡道:“这次恐怕是不行了,刚刚陈晨已经到了南昌,多半就是为这事来的?”

“陈晨?”蒋浩然赶紧回头扫视迎接的队伍,张大彪急道:“陈晨不在这里,城里来了不少的国内外记者,你不不喜欢在这些人面前亮相嘛,我就把他们带到了陈晨哪里,此刻陈晨正忙着应付他们去了。”

“走,去看看!”蒋浩然铁青着脸道。

一行人快步进城,一直跟在蒋浩然身边的冷如霜悄声道:“浩然,飞机的事情咱吃点亏算了,你这次公然抗命,肯定瞒不住委员长,可千万别再当着记者的面大放厥词,让委员长下了台?”

蒋浩然一反常态地提出面见记者,让冷如霜很是担心他会把这种不满的情绪带到记者面前,当着记者的面,说出去的话可就收不回了,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蒋浩然,所以她不得不提醒蒋浩然。

蒋浩然望着她露出一丝苦笑,却不再言语。

连续数天的炮袭,已经让南昌这座古城千疮百孔,目光所到之处是一片断壁残垣,炮袭的时候,日军不可能将老百姓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所以,在这场战役中,无辜的老百姓伤亡不少。

后世有史学家对此次战役做过点评,称当时的指挥官行事简单直接暴力,并没有对老百姓的安危做过太多的考虑,致使老百姓的伤亡数以万计,冷血得简直有些令人发指。还断言,这种人生活在太平盛世绝对是一个极端的恐怖分子。但也有人反驳,在当时的环境下,如果不果断对南昌的日军施压,死的就是上万新四军,指挥官这么做没有错,战争就免不了伤亡,只能说老百姓生不逢时。

“是非功过,留与后人评说吧!”这是蒋浩然看到南昌的惨状心底里的一声叹息。

江西省财政厅大楼,这栋四层楼的建筑几经炮火的洗礼依然岿然不动,自身的坚固只是一个方面,最主要的是靠近城市的中心,不管炮火从哪个方向袭击,根本达不到这个距离。

此时,这里已经成了第四十集团军的临时指挥部,陈晨和一众记者就被安排在四楼的大会议室里。

蒋浩然对这里可不陌生,去年守南昌的时候,就是在这里歼灭了日军的神风特战队,自己的侍从医官薛丽娜还有王瑶也是在这里惨死在鬼子手里,当年的场面太过血腥,连蒋浩然此时站在这里都还有些悸动和伤感,望着财政厅的大门,迟迟不肯进去。

蒋浩然的这个主动到让张大彪始料未及,当年的南昌守城他都有参与,也当然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情,只是没有想到一向冷血如钢的蒋浩然居然也会有多愁善感的一面,当即抠着头上前表示,是自己考虑不周,不应该把这里当做指挥部,明天就换地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