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 宜将胜勇追穷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哈哈哈!”陈晨当即爽朗地笑起来,能少花钱当然更好,心里正暗自得意:“算你识相!”嘴里却说道:“雨农就是觉悟高,难怪深得委座的信任,那硬是将委座的精神贯彻到底,行,就按你的意思办,服务生,开酒!”

年轻漂亮的女服务生赶紧上前,但被戴笠制止,示意她可以离开了,亲自拿起开瓶器打开红酒,倒上两杯,嘴里谦卑地说道:“陈部长,其实有什么事情您吩咐一声就是了,犯不着如此破费,虽然在工作中是有过一些小摩擦,甚至还闹出过一些不愉快,比如说上次在军委会,为了蒋浩然的事情我就冲撞了您,但您放心,抛开工作上的因素,我对您绝对没有任何成见,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就只管开口吩咐就是。”

戴笠和陈晨在国民党内素有两雄不可并立之说,陈晨得宠于委员长拥兵自重,戴笠亦恃委员长之威目中无人,两人之间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但自从上次在军委会与陈晨斗气吃了个哑巴亏之后,戴笠就意识到自己真和陈晨相比,还差点火候,既然在势头上压不住别人,那就走拉拢的线路,正好这次陈晨打来电话请自己吃饭,戴笠也觉得机会来了,所以才答应得这么爽快。

戴笠的这番话虽然是带着诚意说的,但落到陈晨耳朵里却只把它当成官场的客套话,他可从来没有指望过自己在戴笠的眼中会有如此大的能量。当然,现在是他有事要利用别人,这番客气是免不了。

两人喝着酒吃着饭,谈着过去的交情,气氛倒也十分融洽,但陈晨很快将话题转移到他这次到南昌的收获上,从第四十集团军士兵之精神,说到将官之智勇,再到蒋浩然的个人能力,无不充满着赞誉,最后话锋一转,说到戴笠和蒋浩然之间的个人恩怨,以长辈的口吻怒斥戴春华不该打自己女儿的注意,这事别说蒋浩然生气,如果是自己在现场恐怕也会一枪毙了他,所幸都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这事他陈晨也不追究了,希望戴笠也不要再抓着蒋浩然的小辫子不放,抛开蒋浩然是他陈晨心目中最佳的女婿人选不说,对于抗日战场,蒋浩然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就算是为了抗日战争的胜利,有些事情也该先放一放了。

戴笠可丝毫没有想到,陈晨居然是来当自己和蒋浩然之间的和事老的,虽然有些惊愕,但也很快释然,甚至心里还有点小小的惊喜,他蒋浩然到底是服软了。嘴里却一再强调,自己也是对事不对人,都是秉承以党国的利益为重。当然,既然陈部长亲自开口了,他戴笠也不是这么不识抬举的人,今后在可有可无的事情上,一定从无。

陈晨当即举杯,表示感谢戴笠能给他这个面子,戴笠也赶紧举杯。两人接下来的话题就轻松多了,时局、政治无所不谈,气氛顿时就轻松多了,说着说着不知道就怎么转到黄金上去了,陈晨好像突然记起般,惊道:“说到黄金,我突然记起在委员长哪里看到两块太平天国的黄金,可把我眼馋得不行,那可是古董呀,将来指不定能翻多少倍,委员长说是你送的,都知道你戴局长手眼通天,怎么样,帮我也弄几块过来吧,你放心,我出双倍的价钱。”

戴笠心道:“要这玩意你直接找你女婿就行了,何必找我?”但转念一想,这事蒋浩然也不可能告诉陈晨,可让自己再弄几块过来也太不现实了,只好实话实说,那两块金砖是自己的秘书唐舒恒机缘巧合从黑市上买来的,当自己发现之后再到黑市去找那人的时候,却再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所以这个忙自己还真帮不上。

陈晨当即表示遗憾,心里却已经狂喜不已,费了这么大的劲,转了这么大的一个弯,就是为了这个消息,却得来全不费工夫。

就在两人酒足饭饱准备离开的时候,两人的随从都传来委员长急召的消息,两人相视一笑,也就是个劳碌的命,赶紧启程前往军委会。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军委会指挥部的时候,指挥部里已经将星云集济济一堂了,陈晨一进来,委员长就急问飞机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

“幸不辱命!不过,蒋浩然要留下两架零式战斗机作为研究用途,还要留下三架运输机用来保障与保山基地紧缺物资运输,没有您的指示我没有同意,不过,我个人认为这个要求不过分,他蒋浩然并没有狮子大开口。”陈晨答道。

委员长闻言顿时有种如获重释的感觉,他还真担心蒋浩然会再次抗命,那他的威严可全摔的粉碎了,只不过留下五架飞机,这已经大大超过了委员长的预想,原本以为蒋浩然至少也会讨价还价地留下一半,这个结果委员长相当满意。

飞机的事情尘埃落定,随即进入今晚的会议主题,总参谋长何上将拿出一份作战方案,在图上跟大家讲解。

作战方案是第四十集团军制定的,提出暂避敌之锋芒,由狂飙纵队控制长江航道,切断日军的运输通道,一步步打压武汉日军的生存空间,最终达到光复武汉的目的。

方案一出,底下顿时一片交头接耳,少数人认为此时国军正士气如虹,而日军却一路败绩,必定军心涣散,两个战区的精锐部队从正面进攻,再加上第四十集团军从旁策应,正是一鼓作气拿下武汉的最好时机,实在没有必要给日军这个喘息的机会,更有甚者抛出一句“宜将胜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但大部分的人认为蒋浩然的计划可行,虽然日军是一路败仗不假,但远没有伤筋动骨,武汉此时的守备力量还有近六个师团、两个混成旅团的日军,再加上皇协军几个师团,兵力还在二十万以上,避其锋芒从侧翼迂回攻击,迫使日军主动放弃武汉,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是最佳的战术。

秉承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蒋浩然的计划被通过,相应的部署也立即紧锣密鼓地制定。

散会之后,陈晨一刻都不停留,出门钻进汽车就走,他必须马上将蒋浩然的吩咐告诉小虎,让小虎立即跟进金砖事件后面的人。

此时他已经隐隐觉得,戴笠身边的小情人极有可能就是日军菊机关的特工,公布作战计划的时候,戴笠可全程都在,保不齐这个计划就会被川岛幽子获悉,第一时间送出情报是肯定的。

当然,陈晨也早已猜出这份计划有很大的烟雾弹成分,因为蒋浩然曾明示自己,要留着川岛幽子为自己做点事情,在他明知道川岛幽子隐藏在军委会的前提下,以他的聪明谨慎,不可能把这么机密的事情拱手相送,只是蒋浩然这次也太过分了,几乎把军委会所有的高层连同委员长都利用上了。

这边陈晨到家的时候,戴笠也拖着疲惫的步伐进入了戴公馆,远远看见房间里的灯还亮着,知道唐舒恒还在等着自己,顿时感觉一阵温暖。

整天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中厮杀,戴笠每天的神经都极度紧绷,只有进了家里的大门,享受着唐舒恒的温柔体贴,才是他最放松的时刻。

汽车的声音早惊动了屋里的人,戴笠打开家门的时候,唐舒恒穿着丝质的睡衣以乳燕归巢的姿势直往戴笠扑来。

温香软玉入怀,戴笠当即就觉得自己正一点一点地被融化,呵呵地笑着,道:“好了好了,都快被你勒得透不过气了,你看看,晚上这么凉,你怎么也不披一件衣服就出来了,快快,进房间去,别着了凉。”

唐舒恒勾着戴笠的脖子,嘟着嘴媚眼如丝,道:“就不,我要你抱我上去。”

“好好好,抱你上去!”戴笠说着弯腰抱起唐舒恒,唐舒恒也不失时机地将樱桃小嘴在戴笠的老脸上重重地一啄,惹得戴笠更是心花怒放,脚下的步伐更有力了。

进了房间,唐舒恒贴心地帮戴笠宽衣解带换上睡袍,两人钻进被窝,唐舒恒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钻进戴笠的怀中,嘴里娇嗔道:“每天都这么晚回来,都不知道人家孤独寂寞冷。”

戴笠当即无奈地苦笑起来,说是本来准备跟陈晨吃完饭就回来陪唐舒恒的,谁知道军委会又急催着过去,忙到现在才回来,都怪蒋浩然这个家伙不是玩意,尽出幺蛾子,反攻武汉的计划部署的好好的,而且眼见胜利在望,他却突然又提出什么迂回战术,说是封锁住了长江,就等于勒住了日军的脖子,武汉的日军迟早得从大别山撤退。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再怎么样日军在武汉还有二十几万大军,能被他一个集团军勒住脖子就见鬼了,在势头最好的时候偃旗息鼓,简直不知所谓,到时候日军的脖子没有被勒住,反给了日军喘息的机会,反攻武汉的计划就将再次成为泡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