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猪肉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哈哈哈!”川岛幽子的主动倒惹得雷战大笑起来,道:“你就是脱光了都没有用。“

川岛幽子丝毫不因为雷战的戏谑所动,一言不发,连环腿呼呼扫出,不光力量十足,动作连贯到位观赏性及强,可不是花拳绣腿。

可惜她遇到的是雷战,不说他少年习武,师从名家,光凭他能在一年的时间里就加入雪狼特战队,并且还当上了分队长,就可以看出他绝非泛泛之辈。

川岛幽子的腿法虽然凌厉,但在他眼里却是不够看。不过几秒的时间,川岛幽子已经扫出了十几腿,雷战手脚并用,左格右挡一一轻松化解。

“看你也踢得差不多了,该试试我的腿法了?”雷战大喝一声,箭步向前,右腿突然抬起,朝着川岛幽子上中下三路连环扫出,腿法凌厉刚劲,来如疾风去若闪电,让人眼花缭乱,连踢了十几脚都不落地。

川岛幽子在这种凌厉的攻势下顿时显得有些手忙脚乱,挪移小巧的功夫在这密不透风的进攻下完全施展不出来,唯有连连后退。

雷战右脚一落地,向前跨出两步,以左腿为轴心,旋即旋风般转身%,右腿再次扫出,同样的三百六十度回旋踢,但明显比川岛幽子更具杀伤力,强劲的腿风卷起一地的落叶漫天飞舞,让这一脚更具有雷霆之势,川岛幽子躲避不及,一脚扎扎实实地踢在她的胸口上,整个人顿时像一片树叶般飞了起来,足足飞出十几米才“噗”地一声落地。

“带走!”

雷战霸气侧漏地一声吼叫,两个队员赶紧上前,将早准备好的麻袋往川岛幽子头上一套,再往下一扯,整个人都装了进去,一个队员用手扎紧口袋,提起就往肩膀上一甩,根本没有考虑刚刚挨了一脚的川岛幽子受不受得住,好像里面装的根本不是个人,而是一头猪。

“撤!”

随着雷战一声令下,十几个人行动若风,涌进一条小巷,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夜色倥偬。

一辆黑色的小轿车慢慢驶进戴公馆,在停车坪停稳后,副驾驶的门快速打开,一个腰阔膀圆的大汉走了出来,左手拉开后面的车门,右手伸出做了一个防碰头的动作。

随即,满脸倦容的戴笠从车里钻了出来。

这几天都在全力调查庄富国的人脉网络,人是抓了不老少,但真正有价值的线索却一无所获。

对于“粘杆处”这个神秘的组织,戴笠一无所知,甚至这个“粘杆处”的名字还是他刚刚拜访了一个前清的御史,从他嘴里获悉的,但更多的情况,这个御史也不清楚,只告诉戴笠,在清朝为官的,听到这个名字基本上都得腿发软,坊间传言,他们无所不在,却又无处可寻,能进“粘杆处”的,必定有一门绝技,一个个身手不凡。

这些消息对于戴笠来说毫无价值,很是让他有种狗咬刺猬无从下嘴的无奈。

下了车,戴笠并没有急着进屋,而是抬头望了望楼上的窗口,顿时就皱起了眉头,往常这个时候,楼上的灯必定已经亮起,今天却是一团漆黑。

“怎么,唐小姐不在家吗?”戴笠将眼睛看向出门迎接的管家,道。

老管家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讪讪地道:“小姐晚上八点钟就出门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胡闹,都交代你们不许她出门的,怎么还让她出去了?”戴笠顿时满脸怒容,小虎跟踪的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他可不愿意“唐舒恒”以身犯险。

看戴笠发怒了,老管家身子一颤,急道:“小姐说都四天没有出门了,她都快要疯掉了,谁都挡不住,我打了电话到您办公室,但您不在。”

“唐舒恒”的刁蛮任性戴笠是清楚的,也能体谅老管家的难处,故没有在多说什么,抬腕看了看手表,又道:“都两个时辰了,派了人保护没有?”

“派了,小姐前脚出门,我就安排了八个人跟了出去。”

戴笠微微地一点头,似是放心了不少,正准备进屋,突然,一个人抱着手臂,从外面跌跌撞撞冲了进来。

管家顿时大惊失色,快步上前扶住来人,急道:“唐鸡屎,小姐勒?”

“小姐小姐被被人劫走了。”唐鸡屎结结巴巴道。

“什么?在哪里被劫走的,对方是什么人?”戴笠一个箭步上前,抓着唐鸡屎的双臂连连追问。

唐鸡屎一脸惨白,嘴角还残留着血迹,整个身子都在微微颤抖,虽然周身没有看到血迹,但看得出他受了不轻的内伤,戴笠紧张之中,手下自然没有轻重,加上他的手臂被人卸了下来,早已痛得龇牙咧嘴根本说不出话来。

还是老管家眼色好,赶紧搬来一张椅子让他坐下,又给他倒来一杯糖水,好一阵忙活,唐鸡屎的脸上才有了丝丝血色,将整个过程详尽地描叙了一遍。

戴笠一张脸顿时由白到紫由紫到青,简直是怒不可遏了,十几个膀阔腰圆的大汉,而且身高都在一米七八往上,个个枪法好、身手好,还动用了狙击手掩护,戴笠第一时间就想到这是蒋浩然做的,还装土匪?简直是把他戴笠当白痴了。

“封锁所有出城通道,搜!就算是把重庆翻个底朝天也要跟我把人找出来!”

戴笠挥舞着手臂,大声嚎叫起来,很有一种气急败坏的抓狂。

歌乐山脚下,有个小镇叫沙田镇,算是重庆的近郊,原本人口不是很多,但自从国民政府在附近建了一个机场之后,驻扎了一个团的守军,小镇也从此热闹起来。

镇子里有一户章姓人家,男主人叫章国荣,镇子里的人都叫他猪肉荣,家里还有妻子和一双儿女,章家在当地可算是小有名气,倒不是因为有钱有权,而是因为章家有一门家传手艺——杀猪。

按道理,杀个猪也太平常了,说不得是什么本事,只要身强力壮谁还杀不死一只猪?但难就难在章家祖辈杀猪从来都不用称,而且不管你割多少肉,从来都是一刀,说一斤就一斤,绝不会多半两或是少三钱。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