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文审武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和往常一样,凌晨五点多,章家肉铺门口就站满了排队割肉的人。附近几个镇子就这一家肉铺,好多人回去都还有十几里地要赶,为了不耽误一天的活,所以这时间必须得是大清早。

在一片嘈杂的催促声中,章国荣从容地摆开一切用具,然后磨刀,尖刀、砍刀、切刀一把把磨得锋利,然后才起身,从一个钢铁焊制的四脚架上取下一把丁字型的钩子,握在手里大摇大摆地走进自家的后院。

随即,后院就响起了嗷嗷的猪叫声,很快,丁字勾勾着一头三四百斤大肥猪的嘴巴,被章国荣单手拖了出来。

章国荣身高不过一米七,穿着白色小短褂,露出两条结实的手臂,肱二头肌出青筋鼓鼓,一看就知道是力量型的,三四百斤的大肥猪愣是被他拖得前两脚离地,顷刻间就到了四脚架下方,在一个早准备好的大面盆前,章国荣一把将大肥猪摁道在地,从台子上拿起一把尖刀,在猪脖子处一刀捅下,一道鲜血飞溅,准确地落入盆中。

不一会儿,大肥猪嚎叫声渐无,四脚绷直,显然已经没有生命迹象,章国荣这才起身,从四架架上换了一个两头带勾的钩子,重新勾住猪嘴巴,一声吆喝,三四百斤的大肥猪顿时离地,被他挂在了四脚架上直晃悠。

他媳妇正好提着两桶热气腾腾的开水过来,很快,两桶开水被均匀地洒在了死猪身上,接下来就看见他一把小短刀在猪身上上下翻飞,地下多了一地的猪毛。

别人褪猪毛还得从猪脚出割一道口子,往里吹气,把猪身吹得鼓鼓的,但他没有这道工序,而且也就三五分钟就把猪剃得干干净净,除了猪头猪脚,其他地方再也看不到一根杂毛。

接下来就是开胸破肚,内脏被一样样取出,挂在四脚架上,接下来的大小肠、猪肚子,被一把撸进一个早准备好的盆子里,翻肠肚的事情就交给了他媳妇。

到这里,一头猪算是杀完了,前后还不到十分钟。接下来,猪肉被一分为二,半块丢在案板上,章国荣就开始叫卖,围观的人群这个一斤那个五两开始叫唤起来。

别人卖肉都是先把骨头排骨剔出来,但猪肉荣却不是,直接在半块猪肉上开割,瘦肉、肥肉、五花肉、只要顾客报出他的要求,猪肉荣都在相应的部位割出猪肉,两根稻草将肉拦腰一系,顾客就可以给钱提着走人,都不用称的,来卖肉的都是四邻八乡的熟客,猪肉荣的名声响当当,谁都不会提出质疑。

很快,案板上就剩下两具骨架,要买排骨和骨头的顾客这才登场,几刀下去,排骨和骨头分成上十堆,顾客各自捡起自己的那份两根草绳一栓走人,至于猪内脏,都是直接打包给饭店,而猪血是不要钱的,人群中就有不少人端着海碗,割完肉再带一碗猪血走。

从杀猪到买完肉,整个过程不过个把时辰,顾客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他们可都把猪肉荣杀猪当做戏法来观看,

顾客散去,场地的打扫工作就交给了猪肉荣的媳妇,猪肉荣这才点起根香烟,摇摇摆摆进屋。

刚进门,屋里就响起一个男人爽朗的笑声:“哈哈哈,老章,多年不见,这手艺是越来越精湛了。”

只见一个中年男人站在窗口,双手抱在胸前,一脸笑容地望着章国荣,赫然正是昨晚劫走川岛幽子的庄富国。

毫无疑问,这章国荣也是庄富国的人,庄家的人脉网络莫不是前清留下来的底子,不是粘杆侍卫的后人就是子侄,清朝覆灭,留在民间的粘杆侍卫不知凡几,统统都被庄家控制着,而且这些人就算什么都不干,每年的二十块大洋都会妥妥到账,真到用得上了,工钱另算,傻瓜才不乐意。

当然,也有在清朝亡国之后,另外找到发财之道,赚得盆满钵满的,但要退出组织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几年的粘杆侍卫下来,谁手里还不沾上几条人命,有个组织就有靠山,而且那些庄家纪录在册的往事也不会泄露出去。

所以,不管是穷的富的、愿意或是不愿意,上了庄家的船,要下船就得掂量掂量自己是不是够分量。

虽然庄铁山在重新收拢他们的时候用了些手段,但这么多年了,他们也没有少得庄家的好处,但凡想做大的,庄家都暗地里提供一切便利,尽一切可能帮助他们,也因为如此,庄家的人脉网络在各行各业都开枝散叶,毫不夸张地说,他们的人数丝毫不会比军统的特工少,能力也不见得比军统的特工差,而且他们更隐秘,外人根本无从查起。

就像章国荣,多少年了,庄家的钱没有少拿,现在才第一次接到任务,平时也没有什么过激的表现,老实本分的平头百姓一个,根本无迹可寻,如果不是今天庄富国找上门,军统局的特工恐怕八辈子都不会怀疑到他身上。

而庄富国之所以看中他这里,第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章国荣擅长的就是刑讯逼供,满清的十大酷刑都在他这里传承,这也是庄富国自信能撬开川岛幽子嘴巴的根本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这里靠近机场,而机场的守军是教导总队的一个团,团长正是和蒋浩然一起砸戴笠儿子戴春华场子的张军,小虎目前也躲在他的军营里,万一有什么事情,这里也是一张保护伞,庄富国考虑问题从来都是滴水不漏。

“呵呵,庄大哥您就别笑话我了,祖宗留下的是刀法,到亡父手里用来割人,到我手里就更差了,变成了杀猪,还精湛?自己都觉得给祖宗丢脸了,不说这些了,昨晚你们带回来的人开口了没有?”章国荣摆摆手说道。

“唉,那娘们倒是个硬骨头,老虎凳、辣椒油都上了,死活不开口。”庄富国叹了口气摇头道。

“不怕,让你的人先跟她热热身,待会我去会会她,保证能让她开口,就是不知道庄大哥要用文审还是武审?”

“文审武审?这个有什么讲究?”庄富国皱起眉头奇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