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报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  ,!

“周大哥?哪个周大哥?”庄富国兴奋起来,小虎认识这个人就好办了,至少能知道陈依涵到底落在谁手里了。↑,

陈小虎很快简单地告诉庄富国,早在南山战役时他们就认识周志文,当时他是鄱阳湖独立大队的政委,同时还告诉庄富国,就在前不久,他还和姐姐在朝天门码头的阅江楼茶室里还看到过周志文。

在庄富国的示意下,陈小虎把当时的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庄富国当即皱起了眉头,隐隐觉得陈依涵是组织里的人,从小虎的描叙,当时像是准备和周志文接头,至于什么原因终止了,庄富国不得而知。当然,他如果要了解这些情况,基本没有困难,虽然他在党内的职位不高,但却有“通天”的本领。

综合了两人的描叙,庄富国又亲自到杂货铺察看了一番,里面根本没有打斗的痕迹,陈依涵是被人诱进了圈套,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捕的,而这个诱捕她的人就是周志文。而在重庆能堂而皇之调动这么多人来布置这张网的,就只有军统的人,所以,基本可以肯定陈依涵是落在戴笠手里无疑了。

在证实了这些之后,庄富国突然觉得头皮发麻,也开始后悔把川岛幽子交给戴笠了,如果戴笠真的只是为了报复而把陈依涵带走,把自己对付川岛幽子的那一套用来对付陈依涵,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但庄富国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揣测这些事情,他只能选择尽一切力量,快速地把陈依涵救出来。

“刘巧手!”庄富国嚎叫起来。

“到!”跟踪陈依涵的小伙子快步走到庄富国的面前。

庄富国一扬手里的画像,道:“复印上百份发下去,动用所有的力量,我今天就要看到这个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我这就去办!”刘巧手接过画像转身就走,动作干净利落,走路步步生风,能被派来保护陈依涵的人,身手自然差不到哪里去,不过今天对方的人来得实在太多了,小伙子没有选择动手是对的,不然庄富国至今都不见得知道出了这档子事。

刘巧手一走,庄富国命令其他人赶紧上车,直奔陈依涵的家,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陈晨,走正规渠道去跟戴笠交涉,毕竟陈晨位高权重,未必连自己的女儿都救不了?

汽车再次在重庆的大街上疾驰起来,教导总队的军车在重庆算是特权车辆,一路鸣着喇叭,社会车辆老远就避让,十来分钟就开到了陈依涵的家门口。

这时候已经是快中午了,陈晨未必在家,为了不引起李仪的恐慌,小虎先进去交涉,在救出陈依涵之前,庄富国就准备在这里落脚了,一来这里够安全,二来也可以及时获得最新情报,三来有什么事还可以及时跟陈晨沟通。

小虎进去不久,屋里就传来李仪歇斯底里的哭喊声,这种事摊在哪个父母身上都得脚软,更何况像李仪一个人拉扯大陈依涵,视陈依涵为生命般的母亲。

小虎也很快出来,示意大家先进屋,陈晨不在家,李仪现在已经完全失控,不太好说让他们住在这里的问题,但都是为救陈依涵来的,李仪不会不同意,再加上小虎在这个家里也很有地位,这点信心小虎还是有。

进了院子,大家也不再往里走,只要有个落脚的地方就行了,特战队队员什么恶劣的环境都能生存,有个屋檐就已经很不错了。

张军表示,他先回部队安排一下,有需要再通知他,看陈依涵家里也住不下这么多人,等下他会派人送几顶帐篷过来,大家在院子里凑合一下得了。

送走张军,庄富国再次进了院子,李仪已经在屋里咆哮起来,显然在给陈晨打电话,但时哭时诉,半天都没有把个事情说清楚,只把门外的庄富国急得只挠头。

尽管庄富国不能肯定,陈晨家里的电话此时有没有被军统的人监听,但此时他也顾不得许多,反正自己这一路都是高调过来的,戴笠肯定也会知道自己就在陈晨家里,遂大步走进屋子,从李仪手里接过电话,三言两语就把整个过程说了一遍,并表示他们现在没有什么办法救人,只能依靠陈晨,他们就在陈晨家里等候差遣。

挂了电话,庄富国安慰着李仪,陈依涵不会有事,再怎么说,陈晨也是党国的重臣,戴笠不敢对他的女儿怎么样,实在不行陈晨还可以去找委员长,还有蒋浩然也不会坐视不理,大不了带人再进白公馆抢一次,总之,陈依涵一定不会有事。

庄富国的话让李仪宽慰不少,也主动安排佣人给队员们做饭,让小虎招呼兄弟们都进屋来坐,自己也拿烟泡茶摆水果好一阵忙碌。

午饭过后,陈晨总算是回来了,但黑着一张脸,一进门就给大家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影。

果然,陈晨告诉大家,他刚才已经冲到戴笠的办公室大闹了一番,但连陈依涵的人都没有见到,戴笠一口咬定陈依涵就是共党的潜伏特工紫罗兰,抓捕的时候她正在和共党接头,亲口承认了自己就是紫罗兰,而且戴笠还拿出了录音给陈晨听。证据确凿,人暂时是不能放,但戴笠表示一定不会对陈依涵动刑。

一听说陈依涵居然和共党扯上关系了,李仪“哇”地一声就哭出来了,世人都知道委员长什么都能容忍,就这个从不手软,一旦沾染了赤色,这人哪里还能轻松出来。

庄富国也顿时觉得事情严重了,也基本可以肯定陈依涵真是紫罗兰无疑,但这一切也太巧了,昨天他们才审出戴笠的情人是川岛幽子,今天戴笠就楸出陈晨的女儿是紫罗兰,难道这会是一场单纯的报复吗?

庄富国还在揣测,陈晨却已经拍案而起,大声咆哮道:“报复,这就是一场报复!戴笠气不过我手里握着他的把柄,立即拿我的女儿来说事,想以此来制约我,我还就不信了,党国还轮不到他一手遮天,我这就找委员长理论去?”

陈晨说着就腾腾地出了门,庄富国也没有制止,在没有头绪的时候,把水搅浑也是一种策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