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妖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六百零八章

陈晨一走,屋里的人陷入了漫长的等待中,特战队队员却没有浪费时间,沙发墙角随处一坐,就是一阵如雷的鼾声。这是他们的习惯,也是必要,作为蒋浩然的拳头部队、杀人利器,他们必须时刻保证充沛的精力,来应付下一秒的突发事件。而且,能让他们出动的,绝不是简单的任务,一旦投入到战斗中,下一次休息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小虎却急得像一只猴子,上蹿下跳,多次请求庄富国打开特战队携带的电台,将这一切告诉蒋浩然,让他快些过来,在小虎心里,就没有蒋浩然办不成的事。

但庄富国都没有同意,蒋浩然的脾气他太了解了,永远只会直中取,不会曲中求,一旦知道这事情,必定立即带着特战队空降重庆,就像上次救庄铁山一样,不把重庆闹个天翻地覆誓不罢休。

以前蒋浩然还是委员长眼里的得力战将,一切都可以容忍,但现在不同了,蒋浩然拥兵自重,早已成为委员长眼中的异己分子,绝不可能也会像上次一样好善后。

往大了说,导致蒋浩然和委员长兵戎相见都不是没有可能,抗战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作为一个gcd人,考虑问题要从全局着想,排除一切不稳定的因素一致对外,是整个民族的需要。

在庄富国心里,其实一直有个疑问,如果陈依涵只是陈晨的女儿,戴笠为了保持和陈晨之间的平衡,将陈依涵逮捕还说得过去,但戴笠不可能不知道陈依涵同时也是蒋浩然的女人,虽然两人一直是暗地里拳脚相加,但明面上还是相安无事,是什么动力让戴笠突然决定和蒋浩然真刀真枪干?

要知道,委员长虽然对蒋浩然多有猜忌,但抛开蒋浩然本身的力量,在他身后还有夫人,还有与其合作的四大财团,更有全中国四万万民众,这份压力不亚于泰山压顶,他戴笠难道就没有想过吗?

下午四点的时候,陈晨还没有回来,屋里每个人的心都绷得紧紧的,气氛异常的压抑。好在张军真的派人送来了帐篷和日常生活用品,大家忙着搬东西、在院子里搭建帐篷,暂时算是缓解了压抑的气氛。

就在这时,刘巧手却匆匆而至,而且带来了让大家兴奋的消息。

按庄富国的吩咐,刘巧手将周志文的照片发了下去,很快就锁定了周志文的住所和活动区域,虽然没有找到周志文本人,但找到了他的小情人,是私立中华大学的学生,他们找到学校的时候,恰好碰到有两个人正准备带走她,所以他们就一路尾随,一直跟到郊外,亲眼看见她走进了一栋房子,而且房子周围戒备森严,起码有十几个人。所以,他们估计哪里就是周志文的安全屋,估计他是准备躲一段时间,把小情人接去照顾他的生活起居了。

这个消息无疑给庄富国打了一支兴奋剂,他立即命令所有人上车,这就去抓捕周志文,不说他是党的叛徒必须除掉,庄富国也希望从他嘴里获知些有价值的情报。

汽车在刘巧手的指引下一路风驰电掣,一直开到近郊才停了下来,所有人快速下车,特战队队员呈战斗队形散开,警戒着四周。

刘巧手把手塞进嘴里学了两声鸟叫,很快,一个中年人从树林里钻了出来,告诉庄富国,往前一里地有一栋独门独院,门口有一颗大槐树,人就在里面,前面还有人盯着,没有发布他们离开的消息。

雷战上前询问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敌人的人员配置、火力等情况,随即把十二个队员召集在一起,就在马路上捡几颗石头一番摆弄。

随着雷战起身,扬起手做了一个前切的动作,特战队员快速两边散开,进入树林向前推进,行动快如风顷刻间就消失不见。

庄富国这会倒是不急了,解除敌人的武装是特战队的专长,他们去了只会坏事,所以,庄富国干脆带着刘巧手和小虎坐在路牙上腾云吐雾,随车来的几个教导总队的士兵也汇集在一起窃窃私语。

“看到了吗,什么叫士兵?这才是!啧啧,一个个如同出林猛虎,行动如风快若闪电。”

“恐怖,绝对是恐怖级别的对手,以前我还以为这雪狼特战队多多少少有些吹嘘,现在看来,不服不行啦。”

“你们说他们身上的装备起码也得有好几十斤吧,哪里就那么快,这都怎么训练出来的?”

十分钟后,庄富国抬腕看了看表,果断命令大家上车,往前开进。

开车的是一个二等兵,望着庄富国狐疑道:“长官,这前面枪声还没有响起,也就是说你们的人还没有控制局面,我们就这样开进去会不会惊动敌人。”

庄富国一瘪嘴道:“啥,杀几个小蟊贼还要用枪,那还狗屁的特战队?上车,走!”

二等兵顿时眼神都变了,像看怪物一般看着庄富国,他可知道,军统的特工可不是什么小蟊贼,那可都是百里挑一精选出来的精英,一般人想进还进不了,特战队再厉害也不可能面对荷枪实弹的军统特工连枪都不用。

尽管二等兵满腹狐疑,但还是按庄富国的指示启动汽车前进,而且二等兵还故意把汽车开得飞快,就要让雪狼特战队行动的时间更少,倒要看看他们的本领恐怖到什么程度。

一里地的路程汽车眨眼就到,更何况司机还故意加快车速。

枪声并没有响起,汽车在屋子前的大槐树下停了下来,众人下了车进了院子,庄富国和小虎倒还淡定,其他人直接就傻眼。

只见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一地的黑衣人,怕是有十几个,一个个直挺挺地躺着,周身看不到伤痕,但显然还活着,明显是被人敲晕了,地上被拆散的枪?支散落一地。

“我的乖乖,这大白天里在兵力相等的情况下,兵不刃血解除敌人的武装,这得多妖孽的人才干得出的事情?”教导总队里有人不禁惊呼起来。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