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敲山震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  .

庄莹莹此话一出,现在顿时一片死寂,众人皆石化,只有蒋浩然疑惑丛生,急道:“救人?救什么人?”

庄莹莹很快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来的时候刘鹤一再交代她别说这事,别说这事,谁知见到蒋浩然一高兴,就脱口而出了,蒋浩然这一问,吓得她马上捂着嘴巴,眼睛惊恐地越过蒋浩然看向他身后。

蒋浩然猛然回头,却看见冷如霜一脸惊慌,一双原本在空中乱舞的手臂此刻也被蒋浩然的目光定在空中,尴尬凌乱无比。

蒋浩然再次回头,眼神如刀地看着庄莹莹,喝道:“快说,救谁?”

庄莹莹明显身子一颤,知道这祸闯大了,大喊一声“我不知道?”撒腿就跑开了。

庄莹莹闯的祸,自己倒是跑了,却连累着一众人等在风中凌乱,蒋浩然一张脸阴冷得如同千年化不开的寒冰,眼神如刀似剑地从众人脸上扫过,最后落在冷如霜脸上。

“总座,你别着急,你听我说??????”

冷如霜知道瞒不住了,只好一番竹筒倒豆子,一众人等眼睛死死盯着蒋浩然,一个个噤若寒蝉,谁都知道等待他们的必将是一场雷霆般的暴风骤雨。

但很奇怪,蒋浩然居然很冷静地听完了整个事情的,经过,直到冷如霜紧张地把着蒋浩然的手臂,最后说道:“总座,这就是一个圈套,引你上钩的圈套,所以我们不敢告诉你,你一定不能做傻事,就算是为了第四十集团军?”

蒋浩然冷冷地看着冷如霜,仿佛不认识他一般,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你混蛋,你在陷我于不仁不义!”

说完一甩手,差点没有把冷如霜摔在地上,他却也不多看一眼,腾腾地往指挥部走。

冷如霜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虽然蒋浩然并没有像她想象中的雷霆大怒,但这种冷静却让冷如霜更感觉恐怖,她隐约猜到了蒋浩然要干什么,尽管两条腿都有些发软,她还是快速跟了上去,张大彪和一众将领也赶紧跟着。

蒋浩然直接走进了电讯室,指着一个电讯兵道:“给331基地发报,命令叶兆丰立即从昆明调两架运输机,联合基地所有飞机,三小时之内到达温州机场,不能如期达到军法从事!”

“是!”电讯兵看蒋浩然脸色铁青,哪里敢怠慢,飞快地滴滴答答忙碌起来。

这道命令发出,傻瓜都知道蒋浩然这是准备去重庆了,而且看这架势还准备带雪狼特战队同往,否则要不了这么多运输机,这是要强行营救了,张大彪当即上前,嗫嚅着:“总座,这个??????你看??????”

“住嘴!”张大彪话还没有出口就被蒋浩然喝止,蒋浩然随即道:“立即命令师以上军事主官到指挥部开会!”

张大彪满脸通红,要说的话也被咽回肚子,摇了摇头无奈地朝身后的众将领挥手,示意他们去指挥部,事实上,这番闹腾,几乎所有的高级将领都当场了,关乎到第四十集团军的前途命运,谁不紧张,但此刻谁都不敢多说一句,蒋浩然的狗脾气就算没有亲自领略到的,这传闻也都听得耳朵起茧了。

“苏灿文,立即集合雪狼特战队,多带弹药!”蒋浩然继续嚎叫道。

“是!”苏灿文赶紧挺身答道,随即也快速转身离去。

蒋浩然阔步踏出电讯室,直往情报处走,此时的冷如霜和梅家姐妹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唯有紧紧地跟在蒋浩然身后,那个闯了祸的庄莹莹,此刻却连人影都不见了。

一脚踢开情报处的大门,正在屋里急得团团转的叶开当即就蒙了,情报处有单独的电台,此刻他正在命令电讯兵将这一切告知庄富国。

“总座,我??????”叶开支支吾吾,但蒋浩然显然没有心情跟他啰嗦,直接道:“给庄富国发电,我中午十二点左右到达重庆,让他跟沙田镇机场做好衔接。”

叶开还在不知所措,蒋浩然已经转身离开,冷如霜无奈地挥手示意他赶紧执行,到这地步,她知道已经没有人能阻止蒋浩然的决定了。

蒋浩然走进指挥部的时候,原本一片交头接耳声立即停止,将士们赶紧眼帘低垂、正襟危坐。

蒋浩然大步踏上首位,目光一扫全场,道:“发生了什么你们都比我清楚,这次的事情我不会追究,但我希望你们回去后想想,如果被抓在监狱里的是你们的老婆亲人,你们此刻会怎么做?好好想想?此刻,我要告诉你们,人,我是肯定要救,存在着多大的风险我心里有数,但有一点,我希望你们牢牢记住,我蒋浩然不会死,第四十集团军也不会完,所以,你们给我听清楚了,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总司令之职由张大彪暂代,但任何部队不得任何理由调出各自的防区,谁的命令都不行,就算敌人来进攻,你们也得像枚钉子钉在防区里,否则,我视他为叛徒,我第四十集团军只出过一个叛徒,那就是原攸县机场守备团团长林三木,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是老子追到南京把他给宰咯。所以,我希望你们不要挑战我的底线,都明白吗?”

“明白!”十几个中将上将挺身而起,齐刷刷地大声嚎叫着。

蒋浩然似乎很满意,大手一挥道:“现在除了第十军军长李见,第三十二军军长刘健,副总司令张大彪,其他人离场。”

众人不敢啰嗦,无声有序地离开指挥部,蒋浩然这招敲山震虎让他们很不舒服,这是摆明了的不信任,但又都一个个敢怒不敢言,只是脸上的表情都很复杂。

蒋浩然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无奈之举,如果是南山独立军的部队,这番话可以免了,蒋浩然相信没有人能调动一兵一卒,但这些人毕竟跟自己还只有一年多,而且一个个都在国民党这个大染缸里浸泡了这么多年,一个个滑得跟个泥鳅似的,立场和信念绝对没有火线上提拔起来的将官坚定,如果自己顺风顺水还好,但凡有什么风吹草动,难免他们不会被瓦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