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面如死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显然,从地势来说,空降部队没有防御阵地、没有制高点、没有坚固的堡垒,可以说不占任何优势。

武器上同样也存在差距,敌我距离不足百米,敌人主力部队装备的是德械在这种距离并不占优势,空降部队支援火力差,没有重机枪。没有大口径炮火,而敌人防空机炮、轻重机枪、甚至是山炮、野炮齐备。

所以,仗打得十分艰苦,马路上尸积如山,空降部队伤亡极大。

尤其在第一道路口上,躺下了就有好几百,敌人一个六七十人的小队就让空降部队付出了血淋淋的代价,足可见战役的残酷。

仗已经打了足足有一个小时了,但突破还是没有影的事情,团长周本烨急得是口舌生疮。

指挥部架设在一处低矮的民宅里,前方几十米的门脸房就是前沿阵地,枪炮声不绝于耳,时常还有炮弹落在指挥部周围,屋顶的瓦砾灰尘簌簌落下。

“团长,师长请您通话。”一个士兵将步话机递给周本烨。

周本烨一把操起,刚按下通话键,那边唐浩的声音咆哮而来,“你还能不能打,不行赶紧给老子滚下来,老子亲自上。”

这简直是啪啪地打脸,周本烨顿时觉得无地自容,臊着脸道:“师座,您再给我二十分钟,我保证在这二十分钟时间里攻进去。”

“好,老子就再给你二十分钟。”唐浩的声音咬牙切齿,说完就关闭了通话。

周本烨呆了几秒,再次举起步话机,道:“三营长,你那边怎么样。”

步话机里的声音简直要哭了,“团座,不行呀,敌人火力太猛,我们根本打不过去,组织了十几次进攻都被他们打了回来,部队伤亡极大。”

周本烨一声不吭,把步话机丢给通信兵,随手就从身边的警卫手里抢过一把AK,转身就往外走。

门口恰好有人进来,两人撞了个满怀。

“怎么,团座,准备亲自上了?”来人话语中带着奚落。

周本烨没好气地说道:“指挥部你盯着,老子还就不信了。”

说完继续往外走,来人却一把拖住他,道:“团座,你别急,我刚刚去前沿查看了一番,也许改变一下战法能行。”

“参谋长,你可别吹牛。”

“来来来。”团参谋长俞正红抓着周本烨的手臂,把他拖到屋内正中的桌子边,比划着地图道:“你看,敌人的司令部有四层,每层十二个窗口,总共是四十八个射击点,再加上屋顶和大门口,这就是小鬼子的全部火力点,我们的进攻虽然猛,但缺乏定点打击,有时候是十几个人对付一个射击点,有时候可能只有一两个人对付一个射击点,甚至是漏点都有可能出现,这就出现了对小鬼子的火力缺乏压制的困境,伤亡也无疑增大,所以,只要我们将射击点责任到人,三五个人一个点,不管左右如何,他们只管将责任点封锁死,我们就能对敌人的火力实现全面压制。”

周本烨连连点头,附议道:“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从大门两翼组织突击队突破,只要将一个火焰兵送到门口,我们就能解除大门口的火力,部队就能冲进去。”

“对,就是这样。”

“好,就按你的方案办。”

……

枪声突然稀落起来,空降团将士躲在临时修筑的战壕里检查枪械、装填子弹,医务兵担架兵也开始进入,利用短暂的时间处理伤员。

各连排长开始活动起来,重新分布任务,每个班一个窗口,绝不许敌人冒头。

正对大门的战壕里,紧贴着简易工事的两支突击队正在整装待发。

这边的枪声停下来,对面的敌人也似乎十分珍惜这个难得的喘息机会,枪声停止,但每个窗口的枪口依然架起。

敌人司令部的确是固若金汤,外墙上到处是火箭筒、迫击炮凿出的白色印迹,但没有一处被凿穿的,唯一受损的就是窗户,一扇扇打开残破不堪,有些干脆没有,只留下一个个空洞洞的黑洞。

“打。”一个声音声嘶力竭。

“哒哒哒,轰轰轰。”

枪炮声再次热热闹闹地响起,密集的子弹、*如雨点般朝着每一个窗口飞进去。

两军相距不过百米,*能轻松打进对面的房间,但穿窗而入的*都会打在门口的墙壁上,根本伤及不到窗口的敌人。

敌人瞬间开始还击,但火力明显不够,而且都是盲射,空降团重新组织的火力网,再加上是一轮有计划突然发起的齐射,让他们无法抬头。

“上。”

两队突击队从战壕里蜂拥而出,都不管什么阵型,两个排的将士一个个卯足了劲只管往前冲。

门口的敌人似乎意料到不对,开始疯狂往外倾泻子弹,轻重机枪口火光闪烁,十几道弹幕成片状疯狂泼洒出来,后方还有炮弹跟着呼啸而出,瞬间打得前沿一片风雨飘摇。

大门口有成型的沙垒,沙垒里面还有钢板防护,空降兵携带的火箭筒。小迫击炮根本对它们构不成威胁,而进入司令部只有两张大门,不攻陷这两个关口,一切都是徒劳。

敌人大门的火力虽然猛,但对左右两翼的突击队并不能构成威胁,他们趁着敌人窗口火力网锐减的空档,顺利地冲过了马路,几十米的距离其实也就是眨眼间的事情。

眼见着他们已经上了人行道就快贴近墙根,狡猾的敌人开始从窗口扔手?雷,接二连三的爆炸声让将士们伤亡惨重,剩下的马上匍匐,手脚并用往前爬,能否活下来就全凭运气和人品了。

正在远处观战的周本烨俞正红瞬间将心提到了嗓子眼,不管火力有多么猛,都无法压制敌人的手?擂,敌人只要贴着窗口往外扔就行,根本无法防范。

而且,敌人的香瓜手?雷近距离的杀伤力极大,一枚下去五米开外都别想有人活着,因为附近根本没有藏身之所,就算是趴在地上,不被炸死也会炸晕。

手?雷如雨点般下,墙根一片火光冲天,周本烨的心一点点往下沉。

连续几分钟的轰炸后,敌人终于停止了,硝烟散去,人行道上一片狼藉,六十几名突击队员横七竖八血肉模糊躺了一地,没有一个到达墙角。

周本烨面如死灰,整个人都不好看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