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5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继往开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不战而屈人之兵?”黄杰皱起眉头,随后就猛然醒悟,道:“你是说与西尾寿造营造出一个我们善待俘虏的场面,鼓励岛军投降保命?”

“对,就是这样。到时候,我们与西尾寿造等俘虏和睦相处的形象,通过传单投放到岛军阵营,就算效果不会立竿见影,但在战役进入到艰难的时候,求生的欲望就会动摇士兵原有的坚持。”

冷如霜道:“这么说来我们要去上海了?”

蒋浩然道:“东南亚时局已经稳定,周边也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黄杰乐道:“太好了,自从远征军入缅,我还没有回过家,这回一定要抽个时间回家看一看,总座你还得准我的假,因为老父亲卧病在床数月有余,家人来信说都没几天日子了。”

“达云兄……”蒋浩然却面露难色,有些期期艾艾,最后一咬牙道:“达云兄,这次回国你不能走,缅甸这一摊子事情我只有交给你才放心,但各方势力刚刚平定,实则是暗流汹涌,罗卓英你是知道的,各方面的能力有限,挑不起这副重担,同时,中东的局势看似平稳,但谁也不知道苏德战场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也许随时向纳粹发起进攻,这后勤、兵力援助等等协调方面的事情都不离开你,所以,这段时间你还得留在缅甸帮我盯着。”

一丝失望从黄杰眼神里转瞬即逝,“放心吧总座,我也就是说说,为将者,就应该有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决心,我想老父亲能理解的。”

蒋浩然默默点头,有些动容,“老人家什么病?”

“中风,第二次了,现在正在国立湘雅医院治疗,已经住了一个多月的院了,听说效果不是很好。”黄杰语声有些低沉。

蒋浩然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要不试试中医吧,我们基地的李水清院长是个名老中医,我让他去看看。”

“那就谢谢总座了。对了,你刚刚说李水清,是不是李志军的父亲,原同济医院的教授。”

“李志军?我只知道他有个儿子叫李志华,南昌保卫战的时候,李志华是我新六师的少将旅长,牺牲在南昌了。”

“没错,就是他,志军、志国、志中、志华,李老有四个儿子,前面三个全部牺牲在淞沪战场和徐州战场。当时一门三忠烈在社会上造成很大的影响,连委员长都惊动了,亲自提的词。上海沦陷之前,同济医院面临搬迁,李老举动请缨去部队的野战医院,而且指名要去七十四军,是委员长亲自下令同意安排的。当时李志华就在七十四军任职,因为三个兄长的影响,战区破格将他从营长提升为旅长。其实李老的心思大家都明白,就是希望能保住他最后的这根独苗,谁知道最后还是没有保住。”

“这事我还真不知道,唉……”蒋浩然长叹了一口气,道:“这场战争太残酷了,造就了太多的人间悲剧,也是时候结束了。”

三人皆默然。

良久,冷如霜打破沉默,道:“黄参谋长,你刚刚提到李志军,是不是你们认识?”

“嗨……不说也罢。”黄杰嘴里说不说,但下一秒就说道::“淞沪会战时,我任第八军军长兼任税警总团长,李志华就是税警总团第二营的营长,当时他奉我的命令守卫龙华机场,结果被敌人包围,全营将士英勇无畏、奋勇杀敌,坚守龙华机场三天三夜,最后全营将士全部战死,无一生还。”

屋内又一阵沉默,虽然营级单位集体阵亡在这场战争根本不算什么,远的不说,就远征军都有好几个师打得剩下几百人,田龙的独立团甚至只剩下几个人,而且,屋内的每一个人都亲历了这种惨痛,但是,现在的沉默只是为李老先生沉痛。

蒋浩然喃喃道:“正是由于有了他们前期的流血和牺牲,才有了我们眼前一片大好的局面,他们的鲜血没有白流,而我们,在缅怀先烈的同时,也要时刻记住自己的使命,继往开来。”

“对,继往开来,这是我们的使命。”黄杰沉声道。

蒋浩然摆手道:“算了,不说了,达云兄,我决定明天就走,你看还有什么困难吗?”

“啊,这么急,你就不把汤司令、罗司令、戴司令、陈司令他们召集起来开个会什么的?”

“不必了,仗该怎么打我已经都交代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而且,他们现在也都有独当一面的能力,我就不去操这份心了。”

“那你让我留下具体是做什么?”

蒋浩然沉默了会,道:“第一,稳定东南亚,缅甸和新加坡有陈甲庚陈老和波奈温我倒是不担心,但暹罗和越兰,拉玛八世和胡志敏可就不那么让人放心了,这两人都是生的七巧玲珑心,花花肠子多着呢,你得给我盯死了,别在抗战胜利前夕,让他们搞出什么‘独立’的大动作出来,尤其要防备英米与他们勾结作乱,一旦真有这么一天,不用跟他们客气,先调兵剿了他们再说,这事不要向我汇报。第二,晏阳初晏老的平民教育推广现在已经在东南亚全面展开,但力度还不够,这事一直是你在负责的,这一场文化入侵的战役你必须给我打好。第三,318所现在已经暴露在外了,要加强监管力度,不能出任何事情,同时,督促兵工厂加大云?爆?弹的生产,必要时可以考虑增加一两条生产线,在将来进攻岛国的时候,这款武器可是破除敌人海上水?雷的利器。”

黄杰挺胸庄重道:“行,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我保证不会掉链子。”

蒋浩然满意地点头,一旁的冷如霜道:“总座,这些事情也都不是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我看你是否能给黄参谋长两天假期,让他回去看看老爷子,飞机一来一回也挺方便,我想耽误不了什么事情的。”

黄杰抢答道:“冷副参谋长,你就别为我求情了,李水清李老的事迹犹在耳边,我更不能走了,自古忠孝难两全,我还是那句话,不破楼兰终不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