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一场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岛军的迎接队伍也足够庞大,领头的正是肩披岛军上将军衔的西尾寿造,身边的人最低也是中将,低于这个级别都没有资格站在这里。

岛军华中方面军可是下辖三十几个师团的大单位,投降的师团都有二十多支,中将以上的军官好几十个,乌泱泱地站成三列,绝对的一片星光熠熠。

双手被截肢的青木重诚也在其中,只不过被人群挡住了双手,这种场合,怎么能少得了他这个参谋长,听说人还是从医院的病床上抬出来的,到底是军人,体质不错,遭受了一番洗刷的酷刑,休养了不过十几天,依然是标准的军人站姿,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敬礼。”西尾寿造喊起口号,一众人等齐刷刷地挺胸敬礼,都到了投降这种田地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更何况,临出门前,唐浩这个恶魔还威胁了他们一番,如果在机场表现不佳,没有按照他们的要求完成此次接机任务,等待他们的将是十大生不如死的酷刑。

“哈哈哈……西尾将军。”蒋浩然一脸笑容老远就伸出了右手,仿佛是遇见了多年不佳的老朋友。

“蒋将军。”西尾寿造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机械地握着蒋浩然的手,随着蒋浩然手臂传来的力量摇晃着。

蒋浩然道:“西尾将军,都说我蒋浩然睚眦必报嗜血成性,这是外界的不实传闻,其实我蒋浩然无比宽容大度,几乎中国人身上所具有的传统美德都能在我身上找到,只不过我更热衷于做正义与侠义的化身,嫉恶如仇的表现比普通人更具体一些,所以,在对待恶事做尽又死不悔改的人会痛下杀手,但是,对于西尾将军及其部下迷途知返的行为我是大加赞赏的。”

西尾寿造一哈腰,道:“谢谢蒋将军的宽容,我对蝗军给贵国造成的伤害深表歉意,我希望中岛两国能停止继续伤害,和平结束这场战争。”

蒋浩然道:“如果岛国人都像西尾将军一样明事理,那对中岛两国都是幸事,可惜你们的天蝗以及内阁成员不是这么想,他们为了一己私欲发动这场战争,对两国人民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多少人死在这场战争里、多少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多少伟大的文明在这场战役中灰飞烟灭,造就的人间悲剧人间惨案罄竹难书。可惜都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还不知悔改,依然选择与正义为敌、与世界为敌,这样做的最终结果就是灭亡,他们死不足惜,但士兵是无辜的,民众是无辜的,我希望西尾将军及其部下今天做出的正确选择,能唤醒岛国被蒙蔽的民众和士兵,不要再为军国主义卖命了,放下武器投降,这是他们唯一的活路。”

说到最后,蒋浩然简直是振臂高呼,声音响彻机场上空,话音刚落,现场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甚至不少岛军将领也加入其中,无数台摄影机纪录下了这一幕。

接下来,蒋浩然详细询问了西尾寿造以及一些岛军将领,对居住地是否满意、伙食是否达到标准,士兵的情绪是否还稳定、有没有受到不公平待遇,等等一系列的问题,无不表现出对投降军队的关心和爱护。

甚至还在镜头前表态,战争结束之后,他们这些人一定可以回到自己的国家,将来的岛国重建他们将是唯一的生力军,盛赞西尾寿造此举为大和民族留下了血脉,将来会是岛国历史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最后,蒋浩然还接见了陈公博、周佛海等一众伪政府高官,装模作样地一番训斥,然后就是对他们拨乱反正予以赞扬和肯定,同时也表示只要他们从现在起踏踏实实做人做事,过去的一切既往不咎。

其结果当然是让这些人感激涕零,对自己过往所做的一切一番痛彻心扉的忏悔,决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云云,场面搞得十分感人。

一个简单的接机简直搞成了新闻发布会,五点多他们才离开机场。

但这一切并没有就此结束,浩浩汤汤的车队载着他们继续前往指挥部,还有丰盛的晚宴和联欢晚会等着他们。

场地选择也很有针对性,就在前岛军司令部,而这里以后也将成为蒋浩然的司令部。

虽然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战争,但到底没有用到大口径火炮,也没有空中轰炸,建筑并没有主体损坏,修缮起来也简单。

十几天时间过去了,这里已经修缮一新,丝毫看不到曾经战火的痕迹。

夜幕降临,整座四层楼的建筑一片灯火辉煌,欢声笑语持续到夜晚一点才结束。

一场岛军、伪军和中国军队高层和睦相处、共同联欢的大戏被演绎到了极致。

而今晚最辛苦的人还是新闻媒体的记者朋友们,他们将通宵达旦地奋战,将所见到的、拍摄到的、录到的一切,通过文字、影像、电波等手段,将消息发布到全世界。

当夜两点,司令部大楼复归平静,辉煌的灯火也一一熄灭,只有东面三楼中段的一间屋子依然明亮。

这里是蒋浩然的办公室,此时的办公室里,除了蒋浩然还有冷如霜和刘鹤。

指挥部搬到上海,黄杰也留在了缅甸,刘鹤这个御用参谋长又被调到了蒋浩然身边,虽然白崇喜才是总参谋长,但此时的总指挥部还是武汉,白崇喜得留在后方指挥一切调度。

刘鹤放下手里的文件,揉了揉额头,道:“总座,我完全认同你进攻朝鲜半岛的计划,但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你对敌人兵力的估计可能不足,一个月的时间恐怕远远难以达到全面占领的目的。”

“哦……不是五个守备师团再加上从上海撤退的五个师团吗?”蒋浩然一脸轻蔑,“了不起还有数量不少的临时武装,这也就是裕仁老鬼子搞的什么本土决战计划,把一些顺民鼓动起来,这些人在我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刘鹤苦笑一声,道:“远不止这些,你知道现在朝鲜半岛的总指挥是谁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