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时间会证明一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蒋浩然道:“不是我可怕,而是他们一个个都心里有鬼。”

林珑若有所思,道:“难怪你对他们所犯的错误一般都是视而不见,合着你以这个来立威?”

蒋浩然脸色一黑,道:“我有这么不堪吗,需要用这种手段来立威?”

林珑俏脸一红,自知失言,急忙道:“参谋长让我来看看你醒了没有,各战区司令都到齐了,作战计划也全部放下去了,就等着你下达最后的命令。”

“走吧。”蒋浩然一扯身上的军装阔步走向指挥部。

“总座到。”随着门口警卫一声悠长的叫喊声,蒋浩然大步流星进屋,腰板挺直目不斜视直奔主席台,举手投足中,上位者的强大气场磅礴而来。

屋内除了刘鹤、冷如霜、白崇喜,剩下的全是战区司令长官,军衔都是上将,此刻却全部起立,在环形会议桌前站成两排,对蒋浩然行注目礼。

蒋浩然登上首位双手平摊下压示意大家坐下,嘴里道:“对不起诸位,一觉睡过了头,让诸位久等了。”

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老西笑道:“我们都听冷副参谋长说了,自宝岛战役以来,总座您可是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这会好不容易回国了,当然应该先踏踏实实睡一觉。”

底下一片附议声,蒋浩然点点头,道:“谢谢大家的理解,咱们闲话就不说了,作战计划相信大家已经看了,不知大家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底下一片寂静,也一片腹诽,你蒋浩然亲自制定的方案那还能有什么问题。

蒋浩然一扫全场,道:“既然都没有问题,那我就下达命令了,阎老西。”

“到。”阎老西挺身站立。

“自北平战役之后,你部第九、第六集团军已经开赴满蒙边境,后勤站也建设完整,着令两部为先锋,走蒙古高原向岛军赤峰、通江防线开进,第二战区余下部队为第二梯队,所有部队,即刻出发。”

“是,总座,保证完成任务。”

“卫立皇、孙连忠。”

“到”。

“第一战区部队为左翼,第五战区部队为右翼,全线冲击岛军的长城防线,要打出泰山压顶的气势来,明天战役就得打响。”

“是,总座。”卫立皇和孙连忠异口同声道。

“白崇喜。”

“到。”

“命令你为此次战役的前敌总指挥长,孙连忠副之。”

“是,总座。”

“领到命令的人可以走了,我希望这次战役大家都能全力以赴,这也是大家建功立业、垂名青史的好机会,大家可不要白白浪费这个机会了。”

“收复国土,在所不辞。”众将领异口同声,随即,刚刚点到名字的将军们昂首走出了指挥部,只有白崇喜岿然不动。

蒋浩然似笑非笑问道:“怎么,白总长还有什么问题吗?”

白崇喜盯着蒋浩然看了几秒,道:“你总得让我心里有个底,这次我们是在为谁助攻?”

“助攻?”蒋浩然一脸无辜道:“没有呀,全是主攻,你们的目的就是光复东三省。”

白崇喜不屑道:“一上来就是两个战区部队正面全线进攻,还有整整一个战区部队从蒙古高原绕道进入敌人后方,气势上倒是挺足,但你下命令的时候,没有给阎老西具体的时间。具体的任务,卫、孙两部也没有细致的作战方案,只有笼统的进攻,而且你要求明天战役就要打响,这是典型的仓促出兵,整个战术完全不符合你蒋浩然的风格,所以,他们全部都是在陪太子读书。”

“哈哈哈”,蒋浩然大笑,“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好吧,刘鹤,把整个计划告诉白总长。”

刘鹤从身边的文件夹里拿出一叠文件摆在白崇喜面前。

十几分钟后,白崇喜合上文件夹,喃喃道:“空降朝鲜半岛……这是一手妙棋,但同时也是一手险棋呀。”

蒋浩然笑道:“没有绝对完美的计划,战争,就意味着风险,而险中求胜一直都是我走了路子,你放心,我运气素来不错,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那我就预祝你成功,同时,你也大可放心,我一定会在北边将这场戏做足。”白崇喜说着起身,向蒋浩然伸出了右手。

“谢谢。”蒋浩然也伸出右手紧紧地握住了白崇喜的手,沉默了几秒后,蒋浩然道:“健生兄,组建第七战区的事情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对不起,但请你一定相信,我所做了一切都是为了国家,没有任何偏见。”

白崇喜盯着蒋浩然足足看了七八秒钟,道:“我相信,同时也希望,你所做了一切都是对的。”

说完之后,白崇喜抬腿就走,表情里有种说不出的落寞。

蒋浩然望着白崇喜的背影,内心也是五味杂陈,白崇喜算是完全“缴械投降”了,这也意味着,蒋家王朝的残余势力在这一刻起完全土崩瓦解,只要他蒋浩然愿意,他随时可以扶持其他政党上位。

“放心吧总座,时间会证明一切。”第六战区司令朱老总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蒋浩然的身边,语重心长道。

蒋浩然回望了朱老总一眼,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前。

指挥部里只剩下第九战区薛岳、第三战区顾连同和第六战区朱老总,他们当前的主要任务是肃清防区里的残敌,重建被战火摧毁的城市设施,尤其是铁路、公路和机场。

当然,他们也有战斗任务,部分部队参与朝鲜半岛战役,只不过是第二梯队。

会议草草收场,他们走后,楚中天。伍朝文、唐浩、刘大昆、杨洪烈、谢辰等一众参谋将领鱼贯而入,战役的关键部分,现在才开始。

……

第二天上午,新京,岛军中国派遣军司令部。

“八格牙路,蝗军的耻辱,莫大的耻辱,统统都是帝国的罪人,罪无可赦。”冈村宁次咆哮如雷,屋内漫天都是挥舞的报纸、相片,西尾寿造等的笑脸在半空中飘飘扬扬、时隐时现。

很显然,昨天上海机场发生的一幕,此刻都已经传到了冈村宁次的指挥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