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9章 谁知道未来怎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按照惯例,打完比赛的第二天球员们是有一天的休息时间,但昨天的比赛输给一个不可以输的对手,因此伊加比·法比安尼并没有给队员休息,U19青年队全体队员加训。

其实队员早就有加训的心理准备,因此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意外。

第一堂训练课是恢复性训练,第二堂训练课是对抗赛,唐铮和过去两个礼拜一样,并没有穿上象征主力的黄色背心。

不过唐铮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怠慢,作为一名志向远大的职业球员,唐铮的内心是无比坚强,他坚信……是金子总会有发光发亮的一天。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相信凭借他过去有限的几场比赛出色发挥,一定不愁去处。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现在的伊加比·法比安尼非常纠结,一方面是来自高层的压力,一方面是要打压唐铮。

抛开成见不说,唐铮的能力确实是没得说,随着跟队友的默契增长,在赛场上的表现一日千里。

但人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为了憋一口气,宁愿放弃更大的利益。

河床青年队客场完败于博卡青年青年队之后,费比诺·罗德里戈就跟唐铮有过交流,意识到奠定主力位置的唐铮连续两场比赛没能上场肯定是跟教练有关。

得到唐铮的肯定回答之外,费比诺·罗德里戈试探性说:“需要联系其他俱乐部吗?放心,经过你在过去几轮联赛的精彩表现,肯定会有不少俱乐部愿意接受你的。”

说句心里话,唐铮对河床青年队并没有太深的感情,但想到曾经亲身指导过自己的一线队主教练迭戈·西蒙尼,唐铮就否定费比诺·罗德里戈的建议:“再等等吧,或许……真的是战术上的原因吧。”

尽管唐铮否定了费比诺·罗德里戈的建议,但费比诺·罗德里戈却决定做两手准备,万一真的是青年队的主教练要封杀唐铮,那等待就变得毫无意义,而且唐铮现在处于高速进步的状态,一旦没有比赛可以打,退步可是相当明显的。

于是,费比诺·罗德里戈给那些曾经拒绝过他的一些俱乐部开始打电话……

在训练中,唐铮依旧努力,哪怕是被分在了替补一方,他的努力都是有目共睹。

不过主教练伊加比·法比安尼似乎有意的视而不见,在连续的客场比赛中,唐铮甚至没有进入到比赛的十八人大名单,这可大大的处于大家的预料。

因此当助理教练宣读完十八人大名单之后,马特奥·穆萨奇奥惊讶的说道:“嗯?是不是漏了唐?”

不单止是马特奥·穆萨奇奥感到意外,就连唐铮的直接竞争者塞尔吉和博拉蒂都这么认为,毕竟实力对比,没有人比他们自己更加清楚。

待队员们解散之后,克里斯蒂安·皮齐对伊加比·法比安尼说:“将唐排出十八人大名单之外是不是有些不妥?”

伊加比·法比安尼冷哼道:“我就是要证明,没有唐,河床青年队还是那支充满竞争力的河床青年队!”

克里斯蒂安·皮齐轻叹一声,尝试说服伊加比·法比安尼:“大家已经习惯有唐在中后场的完美防守,可以说……他现在是无可替代!”

“在我的眼里,没有人是不可替代的!”伊加比·法比安尼非常坚定的说:“如果有,那也肯定是我!”

克里斯蒂安·皮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是扭头看向训练场,那里……有个年轻人梦想日复一日的加训。

※※※

因为明天有比赛的缘故,在克里斯蒂安·皮齐宣布训练课结束之后,几乎所有人都涌向更衣室。

唐铮是个意外,或者说是一种习惯。

每天的正常训练结束之后,唐铮都会拉着好友马特奥·穆萨奇奥加练,但明天有比赛,马特奥·穆萨奇奥是主力中卫,所以……唐铮没有叫好友陪练。

加练的项目依旧是长传,不过相比先前的长传,唐铮现在的加练难度更高。

他背对球门方向,然后脚下做出连续晃动的假动作,接着或左或右的轻轻一趟,没有抬头,直接起右脚长传。

对于落点的追球,唐铮更加苛刻,将近五十米的距离,他硬是要踢中五十米开外的小球门,也就是那种三人场球门,很小。

在这种没有人干扰的训练中,唐铮的命中率奇高。

此时,有着不少的球迷并没有因为青年队的训练结束而离开,他们认真的站在挂往外。

唐铮来到河床青年队已经三个月有多,从青年队新赛季备战以来,有心的球迷就注意到唐铮的努力。

尤其是第一次出场就帮助河床青年队大胜当时的青年联赛领头羊班菲尔德青年队。

随后他的表现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稳定的表现和积极的跑动,让那条不太稳定的后防线如同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再加上偶尔还有一脚精准的长传送出,使得不少河床球迷认为,一颗明日之星正在慢慢升起。

林晗烟三步当作两步,刚才路上堵车,好不容易来到河床训练基地,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半,看着几乎空荡荡的训练场,她的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的说:“早知道不来了,累死老娘了。”

缓过一口气,林晗烟杏目扫了一眼训练场,有个训练场地似乎还有个人在训练,在挂网外还有好几名球迷在围观。

抱着反正来了不如去看看的心态,林晗烟走了过去。

“咦,那高个子好眼熟耶!”林晗烟走过去一看,喃喃自语。

然后从书包里拿出唐铮在《号角报》的正面特写,前后对照一番,激动地挥了挥粉拳:“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

“嘿,打扰一下。”旋即,林晗烟拍了拍一位年龄跟自己相仿的男生,指着加练的唐铮:“我可以问问,那个个子高高的东方人是‘唐’吗?”

这位男生不耐烦的转过头,但看到林晗烟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之后,态度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变化:“没错。”

紧接着,他还说道:“美丽的小姐您好,我叫保罗·安德烈斯,希望可以跟您交个朋友。”

这种情况,林晗烟遇到没有一百次也有九十九次,应付起来游刃有余,但现在她有事情想问对方,所以强行一笑:“你知道这东方人是哪个国家的吗?韩国?日本?还是中国?”

保罗·安德烈斯心都快融化了,感觉等待多年的春天已经来临……

看着一脸猪哥相的保罗·安德烈斯,林晗烟翻了翻白眼,指着训练中的唐铮问了一句:“请问唐是哪个国家的?韩国?日本?还是中国?”

“呃……”保罗·安德烈斯终于回过神来,稍作思索:“好像是中国的。”

“什么?”林晗烟的反应非常大,以至于她的声音高了好几度。

旋即,林晗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尴尬一笑,解释道:“因为我也是中国人,所以在阿根廷的土地上看到一名能够如此出色的中国球员,很激动。”

然后她指了指手中的《号角报》:“这报纸没有说唐是中国人,所以……你懂的。”

保罗·安德烈斯有些纳闷了,林晗烟手中的这张报纸他可是记得非常清楚,是拜托同事代发,如果没有记错,里面是有提到过唐铮的基本信息。

所以他指着林晗烟手中的《号角报》:“我可以看看吗?”

“可以。”

保罗·安德烈斯看了一眼报纸,拍了拍额头,然后指着第一行的最后一句:“美丽的小姐,我就说嘛……这里不是提到了唐是中国人吗?”

林晗烟看向保罗·安德烈斯指的地方,确实有介绍唐铮的基本信息,她尴尬的笑了笑:“翻阅的时候太过匆忙,没有仔细看,嘻嘻。”

既然已经知道唐铮的国籍,那就没有必要继续待下去,反正她又不喜欢足球这项运动,来到这里只是单纯的想要了解唐铮的国籍,因为这个消息可以让她拿到《体坛周报》更多的报酬。

看着头也不回的林晗烟,保罗·安德烈斯感觉冬天瞬间来临。

作为布宜诺斯艾利斯国际金融学的高材生,林晗烟的嗅觉相当灵敏,在中国足球一如不如一日的情况下,有一个年轻人在异国他乡默默努力,是一个多么吸引人的话题?

当天晚上,林晗烟就将《号角报》等几家赞美唐铮的报纸翻译成中文,然后加上自己的修饰词,将唐铮写成一名前途无量的年轻人。

如果按照正常发展,唐铮确实是前途无量……

阿根廷的晚上在中国国内刚好是白天,也就是说林晗烟将报道发回国内刚好是国人的上班时间。

负责国际足球版块的徐炜收到林晗烟的邮件,第一时间打开,里面的信息让他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自从2004年底因为计算净胜球失误而被淘汰出德国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之后,中国足球一阕不振,就连留洋海外的球员也变得少之又少。

曾经在英伦风光不已的孙海已经过了而立之年,打的比赛越来越少,而在查尔顿打上主力位置的郑挚身在英冠联赛,关注度太小。

孙翔号称第一位参加欧冠联赛的中国人,但他也就待了一个赛季,现在又回到了上海申花,东方卓倒是身在顶级豪门曼联,也是第二位参加欧冠联赛的中国人,可现在却是在预备队奋斗,不过据说上个月的一次训练拉伤了大腿肌肉,将要休战两个月。

像石俊、于海、于大宝这些球员,也就是吸引下国内球迷的目光,寄托着一些希望,难堪大用。

不过回头一想,林晗烟所提的这位来自河床青年队的主力后腰,不也是一样吗?

谁知道未来怎样?

青年队而已,又不是一线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