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3章 愚人节事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按照球队惯例,青年队主教练伊加比·法比安尼给全队放了一天假,本来唐铮是准备加训度过,但拗不过好友马特奥·穆萨奇奥,跟着霍纳斯等人的盛情邀请。

一行五人,坐着本地人霍纳斯的宝马座驾,沿着拉普拉塔河一路游荡。

说是游荡肯定是有原因了,五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并没有正儿八经的找地方去玩,而是在街头撩妹,吹口哨。

只要看到有妞稍微正点,就会吹口哨。

作为职业球员,唐铮五人无论是从长相还是身材,都是非常出色的,只是相比成年队要显得稍微瘦弱一些,但并不影响他们的回头率。

“阿根廷的妞真开放。”看着偶尔回头抛媚眼的金发女郎,各种风情万种,唐铮情不自禁的发出一些感叹。

“嘿,喜欢吗?”坐在副驾驶的古斯塔沃·费尔南德斯朝着唐铮挤眉弄眼。

唐铮还没有说话,马特奥·穆萨奇奥就抢先说道:“那还用说?必须喜欢,对吧,唐?”

“未成年人无权参与成人话题。”

唐铮摆出一副牲畜无害的表情,看着马特奥·穆萨奇奥笑道。

“鄙视!”

马特奥·穆萨奇奥朝着唐铮竖起高高的中指,表达不满。

就在这时,窗外一个尖叫声传来,唐铮等人第一时间扭头看了过去,刚好看到一个妙龄的金发女郎紧张的用手压住被出风口吹起来的裙摆。

看到这一幕,唐铮和他的青年队队友下意识的吹了吹口哨。

塞尔吉搓着双手,一脸淫·荡的笑道:“什么颜色?”

“黑色!”几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随即,一阵欢快的哄笑声。

同时伴随着还有车头的摇晃。

“能不能好好开车?”古斯塔沃·费尔南德斯抓着车顶把手瞪了一眼霍纳斯。

“嘿……失误失误。”

恰逢周末,沿着沿着拉普拉塔河一直往女人桥方向,美女多不胜数,不过大多数都是名花有主,但这并不影响唐铮这些只为养眼而来的年轻人。

尤其是住在青年队宿舍的唐铮、马特奥·穆萨奇奥和古斯塔沃·费尔南德斯,仿佛许久没有吃过荤食一样。

不过可以理解,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正是精力极为旺盛的一个阶段,每天除了足球就是男人,是个正常男人都会感到缺少点什么。

劳逸结合嘛。

中午,一行五人在人流量相对较大的五月广场吃了一顿好的午餐。

要知道青年队的食堂提供的食物都是根据球员需要的营养所配置,也就导致味道很差,难得出来一下,改善一下生活是很合理的。

吃饱喝足,自然是继续欣赏上帝的美好杰作。

但是他们也没有呆多久,今天下午在河床队的主场纪念碑球场有一场秋季联赛,作为青年队的球员,如果没有什么特殊事情是必须前往球场,观看老大哥们比赛,感受主场的狂热氛围。

河床主场迎来的对手并不强,是一支来自中下游球队--沙兰迪兵工厂。

然而比赛过程却没有赛前大家所认为的那样轻松,相反比赛非常胶着。

沙兰迪兵工厂面对联赛排名第二的河床表现相当出色,球员不惜体力的奔跑硬是挽回彼此之间的技术差距。

要不是终场前河床队内头号射手法尔考的一次拼着受伤的补射破门,估计河床队将要在主场收获一场平局。

唐铮再次在纪念碑球场领略到这座球场的独特氛围,在法尔考进球的瞬间,能够容纳六万球迷的纪念碑球场如同化身成为一座爆发中的火山,倾尽所有,爆发出来。

少帅迭戈·西蒙尼激动的玩起了滑跪式庆祝,双拳忘我的挥击,彻底点燃纪念碑球场的狂热气氛。

取得进球的法尔考被队友紧紧地压在身下,痛苦与快乐并存着,因为整座球场的主场球迷都在喊着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久久未能散去。

听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欢呼声,唐铮并没有跟着青年队队友加入到呐喊阵容中,而是闭上眼睛感受着来自心灵身处的澎湃感。

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也会成为这座球场的英雄!

就像法尔考一样。

联赛的结束,也就意味着唐铮等人一天的假期宣布告一段落。

比较喜欢玩的霍纳斯尝试建议大家晚上去一趟酒吧,领略南美第二大城市的晚上风情,但是这个建议被唐铮给直接拒绝了。

他的理由相当充分,现在大家是职业球员,出入夜店、酒吧这些场所并不适合,而且酒精会对职业球员的职业生涯产生深远影响。

所以最后大家只能兵分两路,回家的回家,回青年队宿舍的回青年队宿舍。

※※※

从十九世纪开始,在一些西方国家兴起了一个民间节日,每年的四月一号被称之为愚人节,或者万愚节、幽默节。

这一天,人们可以用各种方式互相欺骗和捉弄,到玩笑的最后才揭穿并宣告捉弄对象。

但是这天对于河床队的主教练迭戈·西蒙尼来说却不是这样,下午球队热身快要结束时,核心球员奥斯卡·阿胡马达突然捂着右大腿倒在训练场地上。

刚开始迭戈·西蒙尼还以为是队医和奥斯卡·阿胡马达一起愚弄他,但是队医费尔南多·帕布洛指着腕表时间,一脸严肃的看着迭戈·西蒙尼:“看看现在几点了。”

顿时间,迭戈·西蒙尼才恍然大悟,奥斯卡·阿胡马达是真的受伤了。

因为愚人节的玩笑只能开到中午十二点之前,这是约定俗成的严格规定,过了这个点再开玩笑那是很容易碰钉子的。

奥斯卡·阿胡马达在河床队效力多年,除了2004-2005赛季短暂的效力过德甲球队沃尔夫斯堡,他的职业生涯都贡献给了河床,虽然他今年才26岁。

而且奥斯卡·阿胡马达对球队的作用非常大,不单止有很强的中场拦截能力,在组织方面也有着不错的发挥,被河床球迷称之为河床新一代大脑。

迭戈·西蒙尼双手捂脸,球队好不容易从第三排到联赛第二,现在却出现主力伤停。

该死的!

不过好在接下来的联赛对手并不强,让他头疼的是接下来将要重燃战火的解放者杯小组赛。

两天之后河床将要前往墨西哥挑战墨西哥美洲,解放者杯E组第五轮小组赛。

河床队在前四轮三胜一负积九分排名小组第一,而墨西哥美洲四战两胜两负积六分以进球的优势排名小组第二,也就是说只要河床队在第五轮小组赛保持不败,就可以提前杀入十六强。

对于拥有主场优势的墨西哥美洲来说,这场小组赛如果输了就会丧失晋级十六强的主动权,而赢了,将根据净胜球来断定是否小组第一。

所以墨西哥美洲在这行比赛不单止要赢,而且要净胜两球以上。

换句话说,这场比赛对于河床队和墨西哥美洲来说都是输不起的。

奥斯卡·阿胡马达的缺阵对河床队来说影响是非常大的,球队在中场缺乏一个强有力的拦截者,而且由守转攻的过程中又缺乏强有力的支援。

唯一让迭戈·西蒙尼感到欣慰的是队内头号射手法尔考表现出色,他的帽子戏法一度将比分追成3:3,但最后时刻后防线的失误导致城门失守,客场3:4不敌墨西哥美洲。

不过按照双方战绩来看,河床是占据客场进球多的优势,以微弱优势排名小组第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