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0章 箭在弦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下半场在比赛主裁判埃利松多的一声长哨之下宣布正式开始,率先开球的博卡青年踢的很耐心,他们并没有盲目朝着前场开大脚,而是将球在中后场耐心传递。

帕拉西奥和达夫洛回收两肋,直接导致唐铮和庞西奥的防守压力骤然变大,因为他们现在顶在里克尔梅身前的两个肋部,使得他们向前的空间变得更大。

河床防线先前还可以两防一或者二防二,现在很多时候是两防三或者两防四,而且随着时间流逝,唐铮和庞西奥的防守联系被硬生生切开,不得不进入到一防二的尴尬境地。

两个边后卫费拉里和比利要提防对方边后卫的前插进攻,不敢内收太紧,河床两个边前卫博纳诺特和罗萨莱斯又不想回收太猛,那样会影响反击质量。

中卫卡布拉尔和图奇奥非常忌惮帕勒莫的跑位,对唐铮和庞西奥的遭遇是爱莫能助……

站在场边的迭戈·西蒙尼很快就意识到中路的防守出现问题,他转身招呼助手豪尔赫·戈尔蒂略过来,商讨是不是应该及时做出人员调整。

豪尔赫·戈尔蒂略抿着嘴巴一脸沉重的想了想,回头看了眼替补席的多明戈和阿胡马达。

虽然看上去是防守出现问题,可实际上是场上攻击型球员过多所导致,是时候换上一名攻防兼备的组织型中场。

迭戈·西蒙尼见豪尔赫·戈尔蒂略似乎没有头绪,他一边看着场上局势,一边说:“我觉得应该换上奥斯卡,他有着一定的防守能力,而且可以胜任组织进攻的工作,只是他状态是个问题。”

“但是现在没有办法,必须得换人,如果这种被动局面再拖下去,丢球是我们必须面临的结果!”豪尔赫·戈尔蒂略本来就较为赞同阿胡马达上场,所以说:“奥斯卡有丰富的比赛经验,尤其是这种级别的德比大战,他经历的太多了,他会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的确,阿胡马达自从2002年出道以来,除了2004年短暂的效力德甲沃尔夫斯堡之外,他都效力于河床,比赛经验是没得说的,尤其是阿根廷国家德比。

反正现在没有太好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说不定会有奇效呢?

在换谁的选择上,两人都觉得塞巴斯蒂安·阿布鲁的存在显得有些多余,所以在下半场才进行到第六分钟,河床就率先做出换人调整。

伤愈归来的队副奥斯卡·阿胡马达换下作用已经不是很大的中锋塞巴斯蒂安·阿布鲁。

这个换人非常及时,阿胡马达本来就具备的一定的防守能力,属于那种组织型后腰,他的上场能够分担唐铮和庞西奥的防守压力。

而且塞巴斯蒂安·阿布鲁的下场也让法尔考变得更加自由,能够充分发挥他的最强冲击力。

卡洛斯·伊斯切亚见到迭戈·西蒙尼的换人立竿见影,他也开始考虑换人,只是换谁下来,换谁上去有些拿不定主意。

想了半天,才发现几乎没有人可以换,除了名气不大的达夫洛。

因此,卡洛斯·伊斯切亚决定换下达夫洛,换上卡斯特罗曼。

之所以在卡斯特罗曼和莱德斯马之间选择选择前者,很大的原因是卡斯特罗曼的跑动更加积极,而且还有一脚精准度的远射,是那种兢兢业业的球员。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他的斗志是现在博卡青年需要的。

卡斯特罗曼虽然才加盟博卡青年才一个赛季,但很多博卡球迷已经非常认可他了,因此在他上场的时候,看台爆发出一阵雷鸣般掌声。

※※※

卡斯特罗曼刚上场不到一分钟,他就再度点燃糖果盒球场的狂热气氛,他在一次防守的过程中将拿球的阿胡马达连人带球铲翻在地。

经验丰富的他在第一时间没有示弱,而是起身朝着阿胡马达大声咆哮:“孙子,别装了!起来吧!!”

这可引起阿胡马达的强烈不满,刚才还倒在地上的他立马就从地上弹了起来,跟卡斯特罗曼顶牛,不甘示弱的咆哮起来:“你T·N的会不会踢球?如果想打架我可以奉陪!”

看着两个额头贴着额头顶在一起,各自队友都担心他们被欺负,一窝蜂的围了上去。

看台的博卡球迷不甘寂寞的爆发出巨大嘘声,企图扰乱主裁判的判断。

主裁判埃利松多连忙吹响口中急哨,并将额头顶额头的阿胡马达、卡斯特罗曼分开,并同时警告发生口角的双方球员:“注意你们的行为!我不怕告诉你们,红黄牌都还在我的口袋里,别让我找到机会送给你们!”

听到主裁判埃利松多都这么说了,队员也不敢跟主裁判犟,要知道这名主裁判可是吹罚了2006年德国世界杯的决赛,现在的他可是在裁判生涯如日中天!

埃利松多对企图引爆双方球员冲突的行为坚决说不,他先是分别教育阿胡马达和卡斯特罗曼,然后毫不留情的亮出黄牌,各打五十大板。

这个判罚对阿胡马达来说是很不公平的,因为他先前可是结实的挨了卡斯特罗曼一脚,现在两人都吃一张黄牌,等于是他吃了一个暗亏。

不过这个暗亏对阿胡马达来说似乎是吃定了,而且没有办法还回来,因为他身上背着一张黄牌,如果想要找回场子,那可是掂量掂量,到时候累计两张黄牌被罚下场,受罪的可是整个河床。

作为河床青训营培养出来的优秀产品,阿胡马达在个人私利和整体之间选择了后者。

迭戈·西蒙尼还担心卡斯特罗曼的挑衅会让阿胡马达失去平常心,现在看来是有些多余的。

但是自从卡斯特罗曼的动作点燃糖果盒球场的狂热氛围之后,阿根廷国家德比特有的火药味也随之重新激活。

一分钟后,卡斯特罗曼接球向前助攻,罗萨莱斯气势汹汹的跟了过去,卡斯特罗曼将球横传交给接应的巴内加,可是罗萨莱斯没有收脚,一脚扫向已经出球的卡斯特罗曼支撑脚上。

主裁判埃利松多毫不犹豫的吹响口中哨子,并第一时间给罗萨莱斯亮出黄牌。

尽管如此,博卡球员还是对罗萨莱斯的动作很不满,他刚才的动作完全就是冲着卡斯特罗曼去的,有着很明显的报复意图。

这次主裁判埃利松多将罗萨莱斯和不满的博卡青年球员拉开之后,分别将双方队长叫了过来,警告一番:“这场比赛的受关注程度你们是知道的,我希望你们能跟自己的队友好好沟通,因为我也不愿意看到红黄牌满天飞,OK?”

央视解说员段喧见主裁判约见双方队长,笑道:“阿根廷国家德比果然名不虚传,比赛的火药味非常浓,才短短的两分钟,双方贡献三张黄牌,如果按照这种效率继续下去,那这场比赛非得罚下一两个人……”

解说嘉宾张璐说:“没错,但不得不说当值主裁判埃利松多的控制能力,如果换过一名主裁判,还真是没有办法压制得了这群球星,当然了……博卡青年和河床更应该反省自己,因为球迷更希望看到的是一场精彩比赛!”

经过主裁判跟双方队长交流之后,比赛重新回到正常轨道,虽然相互之间的火药味还存在着,但相比先前的人仰马翻有了明显的改观。

场上球员真刀真枪的交战,场下教练互相博弈。

转眼间,下半场的比赛过去了一半,场上比分依旧还是0:1

主队在前,客队在后。

河床做客领先博卡青年。

在这段时间里,双方进入僵持阶段,卡洛斯·伊斯切亚和迭戈·西蒙尼都尝试对场上做出调整,但效果依旧不大。

就在这时,博卡青年发起一拨攻势,巴内加在中场调度将球传到进攻右肋的卡斯特罗曼的脚下,后者将费拉里吸引出来之后传球给了后插上的右后卫伊巴拉。

顿时间,禁区内的河床防守球员变得紧张起来,身高将近一米九的帕勒莫可不容小觑。

但是伊巴拉没有在边路传中,而是将球传回给卡斯特罗曼,后者没有停球,将球传给中路的里克尔梅。

唐铮赶紧从大禁区弧顶压了出来,因为里克尔梅处于无人盯防的状态。

但是当唐铮压出来的时候,里克尔梅并没有射门,而是将球传给后插上的巴内加。

拿球的巴内加没有理会队友的跑位,而是抬头稍微看了一眼守门员的站位,然后毫不犹豫的抡起右脚。

唐铮在移动中来了一个急刹车,然后转身冲向已经抡起右脚准备打门的巴内加,同时降低身体重心,侧身倒地封堵。

巴内加在先前很长一段时间踢的非常郁闷,现在脚下有球的他自然想要蒙上一脚,远射可是破密集防守的锦囊妙计!

射门欲望十足的巴内加没有意识到唐铮的移动竟然如此之快,但他已经抡起了右脚,等于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