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4章 第三张黄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唐铮完成转身之后根据孔卡的扣球方向和触球力度想要完成极限卡位防守,但他没有想到孔卡脚下反应速度会更快,提前将球又扣了回去。

两人身体距离本来就不远,经过孔卡的连续两次向前变向扣球使得两人距离更近,唐铮就算想躲也躲不开。

于是,孔卡撞到唐铮的结实后背上,然后向后倒去,一头金星。

紧接着,主裁判的哨声也响了起来。

河床主教练迭戈·西蒙尼的目光一直放在主裁判身上,直到他的右手摸向裤兜……

TYC体育电视台解说员阿贝尔·克劳迪奥看着屏幕中摸出黄牌的主裁判,才突然想起唐铮在过去两场1/8决赛分别拿了一张黄牌,也就是说这是他参加解放者杯的第三张黄牌。

根据解放者杯累计黄牌停赛规定,只要在半决赛之前累计三张黄牌,就自动停赛一场。

阿贝尔·克劳迪奥惊呼道:“天啊,唐在河床次回合客场挑战弗鲁米嫩塞的比赛中将自动停赛!这对河床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我非常赞同阿贝尔的观点,虽然唐非常年轻,踢的正式职业联赛有限,但是他对河床的贡献非常大,抛开这场比赛不算,过去五场比赛就贡献两个进球和三次助攻的直接数据,另外解围次数27次,抢断23次……”

肖里利·泰尔默照着提前准备好资料说道。

“所以说唐对河床的作用非常明显,不管是在进攻端还是防守端,他都有很高的贡献率,如果单看综合贡献的话,他绝对是河床在五月份表现最好的球员!”阿贝尔·克劳迪奥说。

球场上的唐铮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将会错过次回合的1/4决赛,他只知道刚才的动作有点大,吃到黄牌是很正常的结果,反正又不是红牌,所以他也没有想过要跟主裁判辩解,等待守门员胡安·卡里索布置人墙。

距离球门大概二十七米左右,比较适合左脚直接任意球攻门,不容小觑。

站在场下的迭戈·西蒙尼看到唐铮一脸无所谓,摇了摇头。

中场休息期间就隐晦的提醒过,没想到太过隐晦却引起唐铮的大意,早知道直接跟他说身上有了两张黄牌就OK了。

世上没有如果,再说就算唐铮知道这场比赛拿黄牌会停赛,他也不会给队友埋坑,该自己肩负起的责任就必须扛起!

※※※

孔卡包揽弗鲁米嫩塞的前场任意球和角球,他的脚法自然是出类拔萃,所以胡安·卡里索不敢怠慢,排出五人人墙。

不过尽管如此,孔卡的直接任意球还是从本方拆人墙战术中找到射门空当。

“--喔喔喔!!”

伴随着看台爆发出的一阵惊呼声,阿根廷国家电视五台解说员如释重负,心有余悸的说道:“幸好胡安的反应足够快,不然这球就悬了……”

场上河床队员纷纷跟守门员胡安·卡里索击拳表示鼓励,尤其是唐铮,这个定位球是他送的,胡安·卡里索将这个球扑了出去就相当于帮了他一把。

没有将任意球送进球门,孔卡有些遗憾,双手拽了拽头发,然后开角球去了。

这次角球没有造成任何威胁,足球的落点是找中卫蒂亚戈·席尔瓦,唐铮早就有意识向这名个子不高弹跳力却非常好的中卫靠近,所以他轻松力压对方将球解围,守在大禁区线中间的阿胡马达加上一脚,足球飞向弗鲁米嫩塞的半场。

危机解除,但是对于迭戈·西蒙尼来说却远远没有结束。

现在唐铮身上背了一张黄牌,也就是说接下来弗鲁米嫩塞的进攻球员将会有意识向他靠近,尽量造犯规。

果然!

每当弗鲁米嫩塞获得进攻机会的时候,他们都会有意无意的在唐铮这里找机会。

就算不能造成犯规,那总可以利用年轻小伙子避重就轻的心理吧?

可是想法很好,现实却有些残忍。

技术出色的孔卡找唐铮也就算了,脚下活比较粗糙的前锋阿兰也过来找找自信。

这不是找虐吗?

唐铮面对拿球加速过来的阿兰丝毫没有顾及身上背着一张黄牌,在对方变向的瞬间做出倒地放铲的防守动作,阿兰压根就没有想到唐铮在背着黄牌的情况下还选择这种极为容易拿牌的防守动作。

所以阿兰的脚下衔接速率慢了半拍,足球被唐铮留在脚下,而他也因为惯性的原因摔倒在地。

主裁判的站位很好,因此并没有理会弗鲁米嫩塞球员的抱怨,示意比赛继续。

看台随之也响起一阵高呼声,为唐铮完成这记精彩防守的同时也算是为主裁判点赞。

而站在场边的迭戈·西蒙尼则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刚才他可真的被吓到了。

放铲的防守动作只要稍微出现失误就会遭到主裁判的警告或者直接黄牌,如果危险性高甚至会直接红牌。

当然,唐铮对倒地放铲的动作心里有数,他的每次放铲鞋钉都是贴着地面。

另外坐镇主场的比赛能够使唐铮更加兴奋,倒地滑铲不单止防守面积大,而且威慑性强。

不过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倒地滑铲能够给唐铮带来强烈的成就感,对于很多防守球员来说倒地滑铲是为了弥补防守空间的不足而做出的防守动作,但对唐铮来说却不是这样,很多时候他能够凭借身高腿长的优势完成防守,可他往往却会选择看上去难度更大的倒地滑铲……

※※※

墨西里·拉马略皱着眉头,他本来以为拿到黄牌的唐铮会成为河床防守中的漏洞,但是经过五分钟的验证,拿到黄牌的唐铮压根就没有収着踢的意思,该怎么踢就怎么踢。

这种球员往往都是非常难缠,不管你怎么搞,他就是跟你硬着刚,关键还能很好的完成任务。

在弗鲁米嫩塞球员有意识找唐铮犯规和错误的时间里,河床也打出两次快速反击,不过结果并不好,没有取得进球。

比分依旧是1:0

眼看下半场比赛就要过去一半,迭戈·西蒙尼的心里非常着急,主场拿一个净胜球可不够保险!

三分钟后,河床做出第二个换人调整,博纳诺特换下本场比赛状态并不好的罗萨莱斯。

而这时,客队弗鲁米嫩塞还没有做出一个人员调整。

因此解说员阿贝尔·克劳迪奥给出自己的疑惑:“主场作战的河床已经做出了两个换人调整,而落后的弗鲁米嫩塞却按兵不动,墨西里·拉马略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呢?”

事实上墨西里·拉马略自己也没有想好,打两个边路的效果并不明显,而强打中路也是如此,只能继续以不变应万变。

河床方面,博纳诺特上场之后进攻有了显著提升,唐铮、桑切斯、法尔考和博纳诺特在这段时间每天一起加练,默契程度肯定要比其他队友更好。

只不过做客的弗鲁米嫩塞防守注意力非常集中,尤其是对法尔考的防守。

再加上蒂亚戈·席尔瓦的状态上升,凭借他的防守意识总能将险情化险为夷。

另外客场只输河床一个球,对弗鲁米嫩塞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

所以这段时间对比赛双方来说都很艰苦,不过在这艰苦的时候,恰恰就是最容易形成破门的时间段。

比赛进入七十五分钟,双方大多数球员的体能都进入到一个临界点。

这个时候比拼更多的是意志力,只要坚持到了八十分钟左右,又是一条好汉。

所以双方的跑动能力下降到了一个极点,除了下半场替补上场的多明戈和博纳诺特不受影响。

但是受整体的影响,他们的作用并不明显。

唐铮的体能在这个时候显得相对充沛,同时也感受到球队整体受到体能临界点的影响,于是他趁着胡安·卡里索准备开球门球的空隙时间拉住阿胡马达:“嘿,队长……等下你先补我的为止,我体能好,靠前一点,刚好你可以趁着这个时间恢复体能,可以吗?”

“嗯?”阿胡马达的眉头一皱,同时大脑高速运转,没有拒绝,但是却提出自己的担心:“教练那边?”

唐铮挥了挥手:“安啦安啦,没事的……只要有进球,教练才不会管那么多呢!”

听到‘进球’两个字,阿胡马达精神一振:“确定能进球?”

阿胡马达的反问相当于国内领导给下属发布的任务一样,作为下属肯定得回答‘保证完成任务’,这次唐铮也不例外,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说:“必须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