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3章 临阵磨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嗷嗷嗷!太棒了!里克尔梅!!还是我们熟悉的中场魔术师,他那手术刀般精准的直塞球准确找到高速插上的莱德斯马,然后帕拉西奥的精彩一漏,小将盖坦切入禁区破门得分!博卡青年扳平了比分!!”

阿根廷国家电视五台解说员埃尔贝斯激动的解说比赛。

纪念碑球场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嘘声,送给那些正放肆庆祝进球的博卡球员。

镜头忽然给到唐铮脸上,他愤怒的吐了一口唾液在草皮上,双手叉腰,显得很无奈,但更多的是不甘心!

这个丢球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他的失误,如果不是传球失误被帕莱塔断下,那丢球就是不复存在的。

再加上两个进球和取胜的任务,唐铮瞬间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比赛重新开始,唐铮踢的非常急躁,足球推进到三十米区域他就尝试远射,但没有练过远射他的脚法能控制的多好?

足球直接被他踢向了三层看台,博卡青年守门员胡安·加西亚甚至连看球的动作都没有做,只是提醒队友不要轻易让对方球员在禁区前起脚。

远射这东西看的是运气,谁也不知道下一次远射会不会蒙中。

刚开始,大家都以为唐铮只是普通的尝试一脚远射。

但接下来的下一波进攻唐铮再次尝试远射,这脚远射虽然没有像刚才那一脚飞向三层看台,但也距离不远。

连续两脚远射尝试引起了主教练西蒙尼的不满,他跑到场边大声的提醒唐铮:“组织进攻,组织进攻!不要盲目远射!!”

法尔考也意识到唐铮的急躁,他本来是想提醒唐铮,进球要循序渐进,一口吃不成胖子,但主教练西蒙尼已经提醒了唐铮,他就慢慢的往回跑,顺手拍了两下唐铮的肩膀。

就在这时,唐铮拉住往回跑的法尔考,皱着眉头问:“罗梅尔达,远射的要领是什么?”

“啊?”法尔考微微一愣,然后脱口而出:“你还想尝试远射?”

“嗯。”

唐铮没有否认,直接点头。

“别……临阵磨枪是没有效果的。”

法尔考本来想让唐铮别乱尝试,但话到嘴边却话音一转。

“一个字,教还是不教?”

法尔考给了唐铮一个白眼,都说了一个字,难道说‘不教’会变成一个字?

趁着对方守门员胡安·加西亚还在问底线球童要球的空隙时间,法尔考抓紧时间说:“我刚才注意到你远射脚法有些偏向长传,所以你的远射都放了高射炮,记住!击球的正脚背一定要脚尖向下,支撑脚也不要距离足球太远,更不要抡大腿,决定球速是小腿的摆动速度……其他的你自己消化一下。”

“对了,不到迫不得已的情况千万不要远射,你连续放了两次高射炮,其他队友会不满的。”法尔考拉住频频点头的唐铮,叮咛道。

“安啦安啦!”唐铮说。

法尔考看着唐铮的背影摇了摇头,希望他真的能够冷静下来。

作为一名射手,法尔考知道急功近利的后果。

※※※

第六十五分钟,河床也做出换人调整,阿胡马达换下体能消耗明显的队长奥特加,继续保持对博卡青年后防线的压迫。

这个换人信号也非常明显,是时候开始加强进攻了。

主场拿一分可不够!

必须三分!

唐铮有了连续两次远射放了高射炮的经历,他没有再次尝试远射,因为法尔考的话很有道理,如果再放高射炮其他队友肯定会不满。

现在是打成功率的时候,盲目选择远射等于是帮对方一把。

很快,下半场的比赛时间过去一半,纪念碑球场的国家德比氛围再次被点燃,一些狂热的球迷甚至在看台上燃起了火红色的焰火,再加上死忠球迷区域没有停止过的嘹亮歌声,比赛双方的身体接触逐渐开始增多。

桑切斯在边路的一次突破被博卡后卫蒙松连人带球铲倒,距离最近的费拉里认为蒙松的动作有伤人的意图。

于是,两人额头顶着额头,就是不怂。

看台上的河床球迷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意思,不停的发出震耳欲聋般巨大噪音。

博卡球员见费拉里气势汹汹的冲向蒙松,以为他要欺负蒙松,所以附近的巴塔格里亚、巴尔加斯和帕拉里奥跑了过去撑场面。

这一来二去,河床球员也担心费拉里和桑切斯被欺负,所以……

职业球员,都是一群精力过剩的家伙,火气就像炸药包一样容易点爆。

不过来得快去的也快,主裁判在助理裁判的帮助下将两帮激动的队员拉开,然后警告他们不要再有类似的行为动作。

站在场边的双方主教练同时长出一口气,幸好主裁判网开一面没有给牌,否则接下来的边路防守会很吃紧。

比赛继续,或许是有了刚才主裁判的软哨,双方球员的防守动作再次大了起来。

刚上场没多久的阿胡马达有着明显的报复意图,他在一次前场高位逼抢的时候故意踢倒已经出球的蒙松。

这次主裁判洛佩兹的反应足够快,第一时间鸣哨示意阿胡马达犯规,并亮出黄牌。

想找阿胡马达理论的博卡球员也没有了折,如果再找阿胡马达麻烦就变得名不正言不顺了。

紧接着,主裁判洛佩兹将双方队长里克尔梅和阿胡马达叫了过来,给他们提个醒。

也不知道是不是主裁判的警告产生威慑作用,比赛双方球员的动作相比先前要干净的多。

TYC体育电视台解说员阿贝尔·克劳迪奥说:“洛佩兹的哨虽然很嫩,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出牌的时机掌控的非常好,这不……双方球员都冷静下来了?”

※※※

经过双方球员的情绪波动期,博卡青年再换一人,用防守型中场罗萨达换下边前卫巴尔加斯。

随着比赛时间减少,在客场拿下一分对博卡青年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如果能够在客场拿下三分就更好了。

只是伊斯切亚不能将拿三分的目的公开化,否则保底的一分将很有可能变成零分。

现在博卡青年一副防守反击的态势,西蒙尼在想要不要换下对抗能力不足的博纳诺特?

毕竟身高才一米六的他在阵地进攻里基本处于无用状态。

考虑了将近两分钟,他要求助手豪尔赫·戈尔蒂略将罗萨莱斯叫了过来。

第八十分钟,罗萨莱斯上场换下博纳诺特,增加边路的进攻火力。

BJ演播室的解说员段喧看着胶着的比赛场面给出自己的观点:“河床在前九轮的比赛战绩并不是特别好,虽然取得九轮不败,但仅仅只获得了五场比赛胜利,也就是说他们的进攻套路相对简单,无非就是唐铮、桑切斯、博纳诺特和法尔考相互之间的默契配合……”

然而话音刚落,唐铮得球后出人意料的没有找左路的桑切斯,而是直传找到右路高速插上的罗萨莱斯。

“嗷嗷嗷!!”

伴随着主场球迷爆发出的高呼声,罗萨莱斯对着唐铮直传过来的足球直接扫传禁区,法尔考跟上一脚打门没有吃准部位,足球偏出门柱。

错失绝佳机会的法尔考非常惋惜的拽住头发,如果刚才处理球再冷静一些的话,这球就有了!

该死的!

“——太可惜了!”央5解说嘉宾张璐惋惜的说。

博卡青年的门前出现险情,他们在随后的比赛里明显加强对边路的保护。

就连里克尔梅和前锋帕拉西奥都回到本方三十米防守区域协助球队防守,前面只留一个速度相对较快的盖坦打反击,所以拥有主场之利的河床顺理成章的形成围攻之势。

央5解说员段喧担忧的说:“比赛进入到最后十分钟,现在场上比分还是1:1,主场作战的河床几乎全体压过半场,攻势非常猛,但博卡青年的防守做得很不错,彼此间保护做得很好,甚至都不给主队找任意球的机会!”

“根据欧州某权威机构研究表明,足球比赛的上下半场开始阶段和即将结束阶段是进球的高峰期,所以我觉得剩下的这十分钟应该还有球进,只是到底是哪方取得进球就不得而知了……”解说嘉宾张璐说。

“按照现在河床的攻势来说,拥有主场之利的他们是很有可能取得进球超出比分,但博卡青年的反击也是不容小觑的,他们扳平比分的进球就是来源于由守转攻的快速反击……”

现场评论席的解说员阿贝尔·克劳迪奥也在跟嘉宾肖里利·泰尔默侃侃而谈。

“嘿,肖里利,你觉得比赛的后半段还会有球进吗?”阿贝尔·克劳迪奥说。

“这个。”肖里利·泰尔默沉思片刻:“很难说。”

……

“唐,进去禁区,争顶!”

“奥斯卡,减少脚下盘带时间,有机会直接传到边路,四十五度传中!”

“反抢要干脆利落,不要给他们机会!”

与此同时,河床主教练西蒙尼站在场边着急的不停向场上队员发号施令。

不过尽管如此,河床的进攻效果并不显著,而且博卡差点抓住机会打出快速反击,穆萨奇奥为此也吃到一张黄牌,所以唐铮心有余悸的回到中路保护空间。

转眼间,常规九十分钟走完,第四官员高举着伤停补时三分钟的电子牌。

也就是2008年最后一场国家德比只剩下最后三分钟!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