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8章 我要拿双冠 1/4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其实,并不是西蒙尼玩的太大,而是他非常相信唐铮的潜力和能力,所以才跟记者来了这么一场豪赌。

如果要是让媒体知道他为了攒人品,没有说出唐铮适应这套战术之后将很有可能带领球队拿到联赛冠军和解放者杯冠军,否则引起的轰动将会更大。

当媒体的相关报道传到唐铮的耳朵里,他第一反应并不是压力巨大,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信任和支持。

所以唐铮暗暗发誓,一定要努力适应西蒙尼这套新颖战术体系,并且还要拿到联赛冠军,以及……解放者杯冠军!

士为知己者死!

西蒙尼对他有再造之恩,无论如何,不管是为了自己的梦想,还是为了恩师的面子,他都必须完成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唐铮的训练状态出色,在训练结束后也会延续以前的习惯,主动留在训练场加练,风雨无阻。

或许是因为媒体记者过于关注河床的日常动态,唐铮日复一日进行加训的新闻多次被刊登出来。

毫无疑问,随着这波消息的公之于众,河床球迷对唐铮的爱变得更深。

本来他们还有些人认为唐铮是中国人,不配成为河床的第三队长,但现在看来……唐铮的努力足以配得上这份待遇。

河床训练场的氛围很融洽,所以训练带来的效果不错,以唐铮担任战术核心的战术磨合逐渐成型。

因此河床首轮迎战科隆竞技的联赛算是唐铮作为中场核心迎来了第一次小考,如果他表现出色就可以暂时让那些媒体闭上嘴巴,而如果表现达不到预期,那媒体就有足够的借口讥讽西蒙尼和唐铮。

同时,《奥莱报》、《民族报》、《纪事报》等和西蒙尼拥有赌约的媒体在河床备战联赛的这段日子里也耍了一些小手段,他们利用手中资源不停质疑西蒙尼和唐铮,希望他们在接下来的联赛和解放者杯受到干扰。

一向跟唐铮就不和的《奥莱报》直言道:“不可否认,唐是一个很出色的年轻球员,迭戈·西蒙尼也是新一代年轻教练中的翘楚,但是我们不认为一个中国人在阿甲能有多大的成就。没错!他过去成功了,那也只能证明他适合过去的河床战术体系,至于新的战术核心,恕我直言……他是不可能成功的!”

“……在阿根廷的土地上,最不缺的就是天才,唐过去的成功只能说明各球队对他的研究不够深刻,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的教练和球员对他的技术和习惯更加了解,还想在接下来的秋季联赛表现的出色?或许……这是一个很好的梦想!”来自《民族报》阿甲秋季联赛前瞻。

面对种种质疑,唐铮从不在意,他只会在取得成功的时候亲自打脸。

※※※

训练和实战是两个概念,训练表现出色就不代表实战同样出色,所以秋季联赛首轮迎战科隆竞技的联赛让西蒙尼感到有些紧张。

同样,唐铮也是如此。

过去的夏季杯最多算是一个战术体系的模型,并不完整,再加上夏季杯只是个热身性质的杯赛,没有任何说服力。

唯有真刀真枪的联赛,才会起到作用。

2:2

当全场比赛哨音响起的时候,比分牌上显示着这个比分。

在过去的九十分钟比赛里,唐铮非常努力,他不惜体力的奔跑确实是给球队的进攻带来很大的帮助,而且频繁的前插也获得不少机会,但河床在由攻转守的时候仅靠庞西奥一个人是很难做到真正的挺直腰杆。

因此前面进了两个球,后面也丢了两个球,得不偿失。

赛后的例行新闻发布会,除了《号角报》和少数几家跟河床关系较为不错的媒体没有讥笑西蒙尼,其他像《奥莱报》、《纪事报》和《民族报》都是借着这次机会打脸西蒙尼,笑他先前的走花溜冰。

不过西蒙尼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以唐铮为战术核心的打法,面对媒体质疑他言辞犀利的说:“联赛才刚刚开始,我相信随着联赛的深入和磨合,唐完全能够适应这套新的战术体系!”

为了保护唐铮不受媒体的干扰,西蒙尼甚至给球队下达了封口令,不准任何球员接受媒体采访。

作为阿根廷国内屈指可数的顶级豪门,河床首轮主场没能击败弱旅科隆竞技队,球队氛围有些压抑。

这是唐铮第一次感受到身在豪门球队的压力,尤其是随着他成为球队的第三队长兼中场核心,这种压力呈几何上涨,甚至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所以备战解放者杯首轮小组赛的训练气氛显得格外沉重。

一天后,河床全队带着沉重的氛围乘坐航班飞往巴西贝洛奥里藏特,开始2009年的解放者杯之旅。

首轮他们将面对十分强大的对手,来自巴甲联赛的强队克鲁塞罗。

※※※

九十分钟后,米内罗竞技场的比分牌显示着一个让河床球迷难以接受的比分。

0:3

主队在前,客队在后。

唐铮在这场比赛的表现十分糟糕,甚至可以说是他参加职业联赛以来表现最差的一场比赛,因为他在比赛半场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累计两张黄牌被罚下场。

而这张红牌也为接下来的比赛溃败埋下了伏笔……

所以赛后的例行新闻发布会非常热闹,除了少数记者的问题中规中矩,大多数媒体都是质问西蒙尼的战术选择。

《奥莱报》记者言辞犀利的问:“这就是你的最佳选择?呵呵……中场核心?第三队长?我们可以认为这是你执教生涯里的最大败笔吗?”

“联赛刚刚开始!解放者杯也才开始一轮,能证明什么?开玩笑!我迭戈·西蒙尼看准的事情就不会有变!所以我相信唐!”说到这里,西蒙尼话音一转:“而且……本场比赛的裁判对我们非常苛刻,同样的犯规尺度却只有我们会拿到牌,主队连警告都没有。”

“请问你这是在质疑裁判吗?”巴西《环球报》记者下来一个套。

西蒙尼是教练界的新人,但他却是国际足坛的老油条,哪能听不出来《环球报》记者的言外之意?

他的回答很简练:“这只是你的猜测。”

尽管西蒙尼做出了解释,但第二天河床俱乐部还是收到南美足球联合会开出来的罚单……

※※※

西蒙尼为了保护球员,赛后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他并没有带队员去参加,在接受简短的采访后也离开了现场。

但这样就可以解决那些让人头疼的记者吗?

答案是否定的。

在返回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当天下午,河床全队遭到本土记者的拦截,西蒙尼刻意想要保护唐铮的愿望随之宣告破灭。

“唐,请问你是否觉得自己难以胜任中场核心这份工作?”

“球队在客场惨败于克鲁塞罗,你的红牌是不是河床输球的根本原因?”

“据可靠线人爆料,比赛结束之后你跟主教练有过激烈争吵,请问这消息属实吗?”

“……”

数十个记者长枪短炮的围在唐铮面前,使得唐铮身后的队友难以前行。

唐铮皱着眉头扫了一眼不怀好意的记者们,心里忽然间有种想要爆发的冲动,因为连续的不胜让他很窝火。

“你们有完没完?”唐铮非常抱怨道。

“咦?您的意思是不是代表着恼羞成怒呢?”

“客场惨败克鲁塞罗,你是不是应该承担最大的责任呢?”

“这场比赛的结果是不是说明你不适合出任核心位置?”

……

紧接着,记者又是一堆问题炸弹扔了出来。

走在后面的穆萨奇奥见唐铮的脸色变幻极快,而且双拳紧攥,以为他要动手打记者,连忙拉住唐铮,压低声音说:“不要冲动。”

唐铮翻了翻白眼,敢情是穆萨奇奥误会了,所以他耸了耸右肩膀,无语道:“你想多了……”

“啊?”

就在穆萨奇奥愣神的同时,唐铮的上身往前探了探,嘴巴对准一大堆长枪短炮,双眸看向脖子上挂着《奥莱报》工作牌的中年记者严肃的说:“好,既然你想让我接受采访,那我就如你所愿。”

“听清楚了!”唐铮的声音随之高了八度,就连河床队员、教练和工作人员都本能的看了过去,便听到他说:“首先,比赛输了我肯定要负责,但是比赛已经过去,所谓的承担责任就等于放屁,没有任何用处,我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在未来的比赛里帮助球队走出困境……”

“你的意思是只有你才能帮助河床走出困境?”《奥莱报》记者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打断唐铮的说话。

“难道你妈没有跟你说过打断别人说话是一件很没有礼貌的事情吗?”唐铮双臂环胸玩味的说。

“你……”

“如果你们还想我接受你们的采访,请别再打断我的说话!”

那名《奥莱报》的中年记者脸都气青了。

唐铮继续说:“我们是一个团队,走出困境是需要所有人的共同努力,我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催化剂,而且你们在两场比赛就否定我、头儿,以及所有人的努力,是不是太武断了呢?实话告诉你们,本赛季我的目标是秋季联赛和解放者杯的双冠王。”

“什么?”一群记者目瞪口呆。

“我说,我的目标是本赛季的双冠王。”唐铮重复一遍,后面的话更是一字一顿:“联赛和解放者杯的双冠!OK?”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