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2章 复仇之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国际比赛日跟唐铮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他在去年亚青赛因为提前离队而遭到足协禁赛五年的处罚,好面子的中国足协自然不可能反悔,哪怕唐铮在这段时间的名气空前火爆。

当然,如果唐铮主动向足协认错,再上缴那么一丢丢收入,估计很有可能。

但唐铮的性格鲜明,是不可能向足协认错,更何况过错方是足协?

中国国内媒体随着唐铮在河床的表现越来越出色,他们的矛头再次直指中国足协。

2008年,中国男子成年队无缘南非世界杯亚洲区十强赛,八月份本土举行的奥运会小组无缘无线,十月份U16国少亚少赛三场比赛全败出局,被大家看好的U19国青队同样未能闯进四强无缘世青赛。

一年之内四大皆空,失败根源自然直指足协。

外行领导内行,从而导致成绩的大幅度下降。

尤其是女足和国青队,女足从06年的世界一流被足协整成现在的亚洲二流,U19亚青赛有大腿唐铮坐镇都无缘四强。

不过U19亚青赛无缘四强大部分媒体认为是跟主教练刘春铭有关系,毕竟是他在战术和用人方面出了很大问题,像唐铮这种亚洲顶级的年轻球员都没出现在点球名单,这还能说什么?

在国际比赛日的十天时间里,唐铮和博纳诺特以及其他队友是在训练基地度过。

随着比赛磨合时间的增长,唐铮在最新的战术体系里如鱼得水,河床的成绩也跟着越来越好。

前场就地反抢完美弥补唐铮位置前提带来的防守隐患,只是这个弥补是要以充沛的体能作为基础。

幸好现在的河床首发阵容里除了队长奥特加的年龄偏大,就属右边前卫罗萨莱斯,但他今年也才二十八岁,身体状态和比赛经验都在巅峰期。

国际比赛日结束,代表哥伦比亚出战的法尔考回到俱乐部感到肌肉不适,西蒙尼保险起见,在客场挑战竞技队的第八轮联赛并没有将法尔考带去客场。

锋线上缺少法尔考,攻击力受到一定的影响,但唐铮不惜体力的串联进攻,加上偶尔还会后插上进入禁区争顶头球,对竞技的防守造成很大威胁,从而导致竞技队的后防线顾此失彼,博纳诺特在禁区内趁乱抢先一脚将球射入球门。

而这个进球也是河床和竞技队比赛的唯一进球。

打完竞技队的客场联赛,接下来的比赛对河床非常关键,因为他们将在下周中主场迎来巴甲的克鲁塞罗。

现在克鲁塞罗过去四轮取得三胜一平的不败战绩,领先四战两胜一平一负的河床三分排名E组第一,也就是说这场比赛的胜负对双方都很重要,尤其是对河床而言。

排名第三的基多体育距离河床只有两分,如果河床在主场的比赛没有办法取胜,那另外坐镇主场的基多体育要是大比分击败小组垫底的玻利维亚的苏克大学,河床将很有可能跌至小组第三,小组出线堪忧。

而且河床首轮客场惨败克鲁塞罗,所以无论如何,河床都必须在主场取得比赛的胜利。

※※※

距离解放者杯第五轮焦点大战还有两天时间,克鲁塞罗全队就乘坐航班抵达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备战即将开始的解放者杯小组赛。

也不知道是过去四轮三胜一平取得不败,还是曾经主场三球大胜河床的原因,此役做客纪念碑球场的克鲁塞罗球员表现的非常轻松,面对巴西媒体的采访甚至直言来到阿根廷就是为了取得胜利。

这立马就引起河床球迷的极度不满,队长奥特加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称:“我们过去的主场已经取得连续十四场不败,胜率高达百分之八十,所以接下来取得比赛胜利的一定是我们河床!”

克鲁塞罗中场核心拉米雷斯在适应场地前接受巴西媒体采访,针对奥特加的回应,他说:“在世界足坛里,那些自喻为经验丰富的球员就喜欢在赛前大放厥词,别忘了……两个月前我们可是不费吹灰之力就三球大胜过河床!”

主教练若埃尔·桑塔纳对爱徒拉米雷斯的言论是鼎力支持,他当着数十家媒体说:“我们就是冲着胜利而来!”

“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好事的巴西媒体找到克鲁塞罗主场大胜河床成为替罪羔羊的唐铮,他们本来想让唐铮难堪一下,哪知道接受媒体参访的唐铮会针锋相对的说:“趁着还没有比赛,让他们(克鲁塞罗)尽量嚣张吧,我坚信坐镇主场的我们有足够的实力净胜三个球。”

顿时间,媒体记者一阵哗然。

《环球报》记者听到后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他朝着大放厥词的唐铮冷嘲热讽:“作为河床输球的最大责任者,请问你哪里来的的自信?”

唐铮耸了耸肩膀,不以为然的说:“就凭我叫唐铮!我的球队叫河床!!”

说完之后,他还不给其他巴西记者反应的时间就绕开媒体,进入训练场。

当唐铮的这番话传到克鲁塞罗球员的耳里时,双方球员很自然开启新一轮口水战,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加入的人越来越多。

这场事关小组出线和小组排名的焦点大战变得火药味十足,双方球迷甚至还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街头发生争执和斗殴,要不是当地警方早有准备,否则很有可能引起更大的冲突。

再加上巴西和阿根廷两个国家的历史渊源,使得这场解放者杯小组赛更具看点。

而且对于媒体来说,比赛双方闹得越凶,他们越喜欢。

※※※

比赛开始前,在主队更衣室,主教练西蒙尼按照计划煽动球员的战斗情绪:“我想大家应该没有忘记两个月前我们在米内罗竞技场的惨败吧?”

说到这里,他有意识的顿了顿,目光扫了一眼首发十一人,大家的眉头收缩的很厉害。

尤其是被媒体誉为河床客场惨败的最大罪人唐铮,他的双手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自然攥紧,双眸透出一股战意。

“没有忘记!”

曾经跟西蒙尼在国家队配合过的队长奥特加哪里不知道这是西蒙尼的套路?所以第一时间配合。

西蒙尼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说:“既然在座的各位没有忘记那场惨败,所以这场比赛我们是不是应该还回他们一个惨败呢?”

“必须的!”

在队长奥特加的带领下,其他队员异口同声的高呼道。

队员的情绪高涨,西蒙尼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话音一转的重复赛前布置好的技战术,加强印象。

※※※

克鲁塞罗赛前准备好的种种资料无不证明着唐铮是河床队绝对核心,所以他们非常忌惮唐铮。

去年解放者杯1/4决赛首回合做客纪念碑球场的弗鲁米嫩塞就在唐铮的身上吃到不少苦头,次回合要不是他的累计黄牌停赛,到底谁晋级四强都很难说。

于是这场比赛如何遏制唐铮,成为赛前克鲁塞罗主教练若埃尔·桑坦纳需要重点攻克的问题。

最终,他跟助手们商讨后决定不让唐铮舒服的传接球,不管在他在球场的哪个地方,都要有人去干扰他传接球。

唐铮抗压能力很强,跑动也积极,但克鲁塞罗球员料敌先机,对唐铮实行了局部的全场盯防。

从过去的二十多分钟比赛时间来看,若埃尔·桑塔纳的战术是成功的。

克鲁塞罗场上球员不单止不给唐铮舒服的出球机会,而且在他拿球前就进行贴身干扰,以至于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队友都不敢传球了。

西蒙尼早早的来到主队教练技术指挥区,目前唐铮受到限制虽然对防守没有影响,但进攻却难以展开。

中前场缺乏唐铮的串联,进攻少了层次感,单纯的两个边路起球很难创造机会,名声在外的法尔考很很难找准机会。

不过西蒙尼海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而且现在调整也有些为时过早,所以遇到的困境只能依靠唐铮自我调整。

为了能够拿到足球,唐铮后撤的位置很深,甚至比拖在最后面的中卫卡布拉尔还要深。

跟过去一样,克鲁塞罗前锋威灵顿·保利斯塔继续往前顶,不让唐铮轻松观察场上局势的机会。

“哎!”

唐铮轻叹一声,将球往回传给守门员丹尼尔·贝加,然后拉开距离接球。

威灵顿·保利斯塔倒是没有继续跟下去,而是回到本方中圈弧,但是只要唐铮在方圆五米内拿球,他就毫不犹豫的上前干扰。

而当唐铮无球跑动到了前场,不管他有没有拿球,附近的克鲁塞罗球员就会过来施加压力。

“上半场比赛过去一半,河床还没有创造出任何有威胁的进攻,若埃尔·桑塔纳的战术很成功!看来……河床球员赛前谈到的复仇将很难实现啊。”ESPN足球频道解说员麦克·格文说。

转眼间,比赛时间就过了三十分钟,河床的进攻依旧没有起色。

这段时间里,唐铮踢的很憋屈,所以他决定冒一次险。

反正在中后场也是被对方重点盯防,倒不如去前场找找机会……

对方为何要如此劳师动众?

还不是因为自己是河床的进攻核心?

所以位置更前,将会引起他们的过多关注,那其他的队友将会获得局部优势……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