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7章 意外戴上队长袖标 2/4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克鲁塞罗的表现相比三个月前要好很多,尤其是拉米雷斯这点,成为攻防枢纽的他已经策动好几拨极具威胁的进攻,幸好双中卫古斯塔沃·卡布拉尔和马特奥·穆萨奇奥的状态很好。”

阿贝尔·克劳迪奥担忧的看着镜头里有些茫然的唐铮,解说着比赛。

比赛之所以需要卡布拉尔和穆萨奇奥出面,是跟唐铮的表现不够出色有直接关系,过去身为中卫身前天然屏障的让往往能够化解对方大部分进攻,但是今天的决赛却有些失去水准。

主教练西蒙尼也意识到了这点,他趁着门将丹尼尔·贝加开球门球的时候将唐铮叫到身边,交代两句:“这只是你人生中的第一场决赛,不要紧张,因为在你未来的日子里将会有很多很多的决赛!”

说完之后,西蒙尼亲昵的摸了摸唐铮的头发,然后才将他往球场里推。

“加油!”

在唐铮带着思绪往球场走去的同时,西蒙尼又攥紧右拳用力的击向打开的左手掌心。

唐铮一直在调整自己的状态,但总感觉有种有力使不出或者用力不对点的感觉。

如果是比赛紧张感倒也好,随着比赛的深入只要适应比赛节奏就会好起来,但身体上的状态可没有那么容易调整。

他是球队核心,他的状态低迷直接导致河床的攻防两端都遇到很大的麻烦。

幸好除了唐铮以外其他队员的状态都很不错,否则占据主动的克鲁塞罗就很有可能已经打破场上僵局。

“比赛开始不到十分钟,克鲁塞罗表现出来的水准让我们感到非常惊讶……”

阿根廷国家电视五台解说员尼古拉斯有些丧气的说。

其实不单单在足球领域,阿根廷和巴西的竞争都很大,只是足球做为世界第一运动,显得格外突出。

巴西号称足球王国,是世界上获得世界杯冠军最多的国家,但阿根廷也不差,他们获得美洲杯冠军要比巴西多,而且俱乐部层面上的冠军比巴西球队要多得多。

想到这里,尼古拉斯只好转移话题:“在过去阿甲球队和巴甲球队交锋的解放者杯决赛战绩来看,阿甲球队的八次胜利要远超巴甲球队的三次胜利……”

这是阿根廷俱乐部和巴西俱乐部在解放者杯决赛的第十二次交战,从过去的十分钟来看,克鲁塞罗似乎更配得上比赛胜利。

不过比赛是一场九十分钟的战斗,因此也并没有太多声音说河床的不是。

在这段时间里,拉米雷斯的表现非常活跃,巴西环球电视台王牌解说员布埃诺少有的赞美他:“拉米雷斯的进步非常快,如果能够保持下去,入选邓加最新一期国家队备战世预赛是有很大的可能性……”

※※※

唐铮状态不佳,拉米雷斯在中前场的表现变得非常惊艳,让看台上观战的邓加眼前一亮。

因为克鲁塞罗的进攻在他和瓦格纳的串联下,变得越来越有威胁。

只是前锋克莱伯和保利斯塔没能把握住应有的机会,才没能打破场上僵局。

比赛进行到第十五分钟,克鲁塞罗的进攻造成左后卫费拉里忙中出错将球踢出底线,角球。

瓦格纳开出进攻左路角球,唐铮前点出现冒顶,幸好对方中卫莱昂纳多·席尔瓦和克莱伯也没有抢到落点,足球被后点的奥古斯托·费尔南德斯得到,但他处理球慢了半拍,被迫再次踢出底线,又是角球。

按道理来说后点的奥古斯托·费尔南德斯完全可以将球往外线带,再考虑如何传球,但是他想着球队从开始到现在还没有像样的反击,便想看看博纳诺特在哪,可就是这么一看,便让对方球员逼了上来,为了保险起见,他仓促将球踢出底线。

这个表现完全是紧张所导致。

看台上的克鲁塞罗球迷看到河床球员表现的如此狼狈,集体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为球队呐喊助威。

不过河床第二个角球防守的布置相对可以,穆萨奇奥奋力起跳将球顶出禁区,站在大禁区前附近做保护的博纳诺特一个倒钩解围。

足球飞向中圈附近,但是法尔考还在禁区内,博纳诺特的漂亮倒钩只是单纯的成功解围,让球队后防线喘一口气,控球在脚的克鲁塞罗再次组织进攻。

拉米雷斯再次接到队友的传球,他闲庭若步般控着足球,同时观察着队友的跑位。

他见没有好的传球位置,索性将球往回传,示意队友要积极跑位,然后再往回跑要球,像极了一个中场核心,就像三个月前主场屠杀克鲁塞罗的唐铮,意气风发,指点江山。

站在场边的西蒙尼变得有些着急,他不停朝着场上队员发号施令,但是攻击型前卫多明戈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防守,因此进攻端没人组织串联。

博纳诺特、奥古斯托·费尔南德斯和法尔考都有速度,但关键是反击的传球给不到前场。

巴蒂斯塔早就看出唐铮状态不是很好,所以在河床由守转攻的时候要求球员贴身干扰唐铮,不让他舒服传球,这也是河床从比赛开始到现在还没有威胁进攻的原因之一。

通过这段时间观察,西蒙尼算是知道唐铮的表现不佳并不是来源于紧张,而是更加严峻的身体状况无法跟上高节奏的解放者杯决赛。

唐铮是球队的中场核心,而且比赛才进行不到二十分钟,要是在这个时候将他替换下场,先不说师徒之间会产生隔阂,就算做出换人调整也未必是最好的打算,毕竟重新上场的球员也是需要时间重新适应比赛节奏。

临危受命,对替补上场的球员也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所以西蒙尼最终还是决定不做任何调整,等待唐铮的自我调整。

※※※

当比赛进行到第二十六分钟,河床好不容易将球推进到了进攻前场,唐铮得球后马上传给了场上队长多明戈。

然而当他刚传完球,就大声的提醒多明戈:“小心——”

话音刚落,多明戈下意识用身体卡住位置,然后才用左脚护住皮球,但是身后企图抢断的帕拉纳没有来得及收脚,直接踢到了多明戈的支撑脚,主裁判的哨声随之响了起来。

大家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身体接触,都没有在意,但多明戈却捂着左脚脚踝,表情显得有些痛苦。

唐铮是第一个发现多明戈表情痛苦的本方球员,他蹲在地上关切的问:“尼古拉斯,怎么了?”

“该死的,我好像旧伤复发了。”多明戈捂着脚踝,眉头紧皱,看上去很痛苦。

作为职业球员,身上经常会有一些伤病,但身体上的伤病很难让他们痛苦,真正痛苦是来源于灵魂。

职业球员最大的敌人就是伤病。

队医卡瓦列里经过简单的诊断,他摇了摇头,然后朝着客队教练席做出一个需要换人的手势。

西蒙尼一边吐着脏话一边看向替补席,队长奥特加可以打前腰,但问题是他防守不够积极,年纪大了体能也是一个问题,否则也不会考虑将他放在替补席,再加上这段时间相对狼狈,换上奥特加相当于减少半个防守球员。

所以他摇了摇头,看向阿韦莱拉斯。

阿韦莱拉斯身材不高,胜在跑动积极,球风硬朗,可以稳住中场,而且换他上场可以解放唐铮。

想到这里,西蒙尼朝着替补席的阿韦莱拉斯勾了勾手指:“马蒂亚斯,准备上场。”

“……担架上场,看来尼古拉斯·多明戈很难再坚持下去,夺冠热门河床在场上显得非常被动,现在场上队长又因伤下场。”BJ直播室解说员段喧扭头问向张璐:“张指导,您说河床会趁机做出什么调整?”

“这个很难说,客场作战的河床现在局势很被动,需要加强对中路的防守,但同时他们的由守转攻也出现了问题,也就是说最终的换人选择要看主教练迭戈·西蒙尼的抉择……我个人认为,奥特加上场的可能性会更大,毕竟河床现在的进攻已经到了不得不变的地步……”张璐想了一下说。

现场导播将镜头切换到客队替补席,河床主力中场因伤无法继续比赛,换人调整刻不容缓。

“马蒂亚斯·阿韦莱拉斯?”

当阿韦莱拉斯站在战术教练塞尔吉和主教练西蒙尼旁边聆听上场任务的时候,段喧和张璐同时眉头一挑。

不过很快,段喧意识到西蒙尼的换人意图:“西蒙尼本来就是一个注重防守的教练,阿韦莱拉斯的防守积极性更强,在河床相对被动的这段时间里可以挺直腰杆,同时可以解放唐铮,一举两得……”

多明戈在队医卡瓦列里的搀扶下走向场边,但是走了几步后他发现左臂还戴着队长袖标,于是他停了下来,摘下左臂上的队长袖标,一瘸一拐的走向唐铮,右手搭在唐铮的右肩膀:“唐,你是球队第三队长,现在阿里尔不在场上,队长袖标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够带领球队走出现在的困境,来……我帮你戴上。”

伴随着看台倾泻而下的狂嘘声,唐铮木讷的张开左臂,低头看着多明戈将黑色的队长袖标戴在自己的左臂。

忽然间,他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责任感。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