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4章 最辉煌的时候迎来谢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当主裁判吹响全场比赛结束哨音的那一刹那,替补席前的河床球员和场上球员都默契的冲向唐铮,他们在唐铮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分别拽住四肢,将他翻了个身,然后在穆萨奇奥的呼喊节奏中抛向半空。

“救命啊——”

哪怕唐铮的尖叫声异常销魂,但也没有人停下来,他们一次又一次。

BJ直播室的解说员段喧扭头看了一眼张璐,笑道:“这是全体河床球员对功臣的一次感谢!”

的确,本场比赛要是没有唐铮的惊艳发挥,那做客的河床将会凶多吉少。

等到大家玩累的时候,唐铮才被放回地上。

守在旁边的媒体记者默契的走向唐铮,他们提着话筒扛着摄像机,长枪短炮的堆在唐铮面前。

看着这个阵势,唐铮有些发愣,显然还是没有从刚才队友的庆祝中缓过神来。

不过他还是接受了来自《号角报》的保罗·安德烈斯采访,他们过去合作良好,在这个时候自然得便宜自己人。

“客场赢下克鲁塞罗感觉怎样?”

保罗·安德烈斯挤眉弄眼的问道。

唐铮轻咳一声,双手将头发往后捋了捋,感觉良好才对着摄像机一本正经的说:“巨爽!”

“我记得早在小组赛阶段有媒体质疑你无法拿到双冠王,现在联赛夺冠,解放者杯决赛首回合又客场3:1击败克鲁塞罗,是不是算是提前完成任务了呢?”

保罗·安德烈斯再次给出一个问题。

“那倒还没有。”唐铮意味深长的看了几眼《奥莱报》和《环球报》的那几位记者,笑道:“毕竟还有次回合的主场比赛嘛,咱可是老实人,可不像某些狗眼看人低的瞎子,对吧?我可是非常尊重对手的。”

不少媒体差点没忍住噗出一口老血。

你这还算尊重对手?

赛季初就早早的接受媒体说要拿双冠,那时候你尊敬了对手?

当然,他们也只是心里腹黑一下,不敢摆出台面来说。

如果这么说,不就等于承认他们狗眼看人低?

这种情况是坚决不能发生的。

接下来,唐铮又笑着回答几个问题,最后他接受来自国内的体育媒体采访,有新狼、企鹅、搜虎……

看着唐铮不可一世的笑容,其中有个巴西记者高高的举起右手,抗议道:“决赛是两回合的较量,我相信克鲁塞罗会有机会的。”

唐铮瞥了一眼,给了对方一个王之蔑视,然后双臂环胸的正视对方,昂着头说:“如果他们还有机会,我直播剁头!”

什么叫嚣张?

这就叫嚣张!

嗯,这是王之嚣张。

※※※

当唐铮跟随队友感谢完到场支持的河床球迷,他在走向球员通道的时候被一个三十多岁的微胖巴西人伸手挡住了去路。

这是……

“罗纳尔多?”

唐铮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就这么看着对方。

“你好。”

罗纳尔多笑着伸出右手,露出标志性的门牙。

这次唐铮倒是反应特别快,他连忙伸出双手握住儿时的偶像罗纳尔多,顺口拍起了马屁:“你好你好,想不到真人比上镜帅多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罗纳尔多对唐铮的赞美倒是脸不红心不跳的接受了,他笑着拍了两下唐铮的肩膀:“我这次来是想问你一个事。”

“你说。”

唐铮很期待的看向罗纳尔多。

“有没有加入皇家马德里的想法?”

“啊?”唐铮愣了愣,但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个……我想联系我的经纪人罗德里戈会更好。”

说着唐铮还解释道:“你也知道,我在备战解放者杯决赛,不太适合分心。”

罗纳尔多对唐铮的反应感到有些惊讶,他想到过唐铮的无数种反应,就是没有想到唐铮会变相拒绝自己的邀请。

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中国人不是那么简单。

看来……神秘的中国,果然是卧虎藏龙。

作为传奇巨星,罗纳尔多没有再次邀请唐铮,他刚才只是帮弗洛伦蒂诺传话。

于是他话音一转,再次抬头拍了拍唐铮的肩膀:“对了,以后你要少做那个动作?”

“哪个?”

“钟摆式过人。”

“为什么?”

“你当时做完那个动作,膝盖有没有感到有些不适应?”

唐铮想了想,当时自己将球踢进网后趴在了地上,膝盖好像是有些不适应,所以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罗纳尔多继续说:“因为钟摆式过人全身重量会压在一只脚的膝盖上,而且还有反作用力,对膝盖的负担很重,这也是我为什么在膝盖受伤后没有再用这个过人动作的原因。”

说到这里,罗纳尔多又顿了顿,意味深长的说:“虽然现在的你还很年轻,但是随着你参加的比赛增多,身体负荷逐渐增加,你就会感到膝盖疼痛带来的变化,所以我希望你在未来的职业生涯里少做这种过人动作,朴实无华才是最重要的。”

唐铮过去跟罗纳尔多可以说是没有任何交集,今天对方过来先是抛出橄榄枝,然后又给自己一些忠告,所以唐铮非常感动。

他的上半身往前探了探,一把抱住身体发福的罗纳尔多,笑着说:“谢谢。”

唐铮是本赛季解放者杯表现最出色的年轻球员,而罗纳尔多是巴西传奇巨星,所以两人的交谈自然吸引到周边媒体的关注,他们不停的摁下手中的快门键。

作为职业球员,适应闪光灯是基本技能,因此也都没有在意。

两人聊了大概五分钟的样子,罗纳尔多接了一个电话,就跟唐铮抱歉告别。

在此之前,两人交换了手机号码。

※※※

虽然克鲁塞罗在本赛季解放者杯决赛首回合主场1:3不敌河床,但主教练巴蒂斯塔在赛后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并没有承认他们失去冠军,他坚信在纪念碑球场进行的那场决赛次回合依旧有希望:“河床能够在我们的主场赢球,那我们为什么就不能赢?两回合赛事只是相当于结束上半场!别忘了足球是圆的,任何可能性都是存在的。”

这时候,《奥莱报》记者谈到了唐铮在赛后混合区接受的采访:“河床的场上队长唐说了,如果次回合的你们还有机会,他直播剁头。”

听完这个问题,巴蒂斯塔肺都要气炸了。

唐铮的这番言论简直就是不将巴甲传统豪门克鲁塞罗放在眼里,所以巴蒂斯塔不怒反笑,声音高了八度,大声地说:“那就麻烦你将这句话传给河床队长,叫他比赛当天洗干净脖子,他的头我们剁定了!”

其他的阿根廷媒体听到输球的巴蒂斯塔还这么嚣张,《号角报》记者瞥了一眼添乱的《奥莱报》记者,举起手表示质疑:“本赛季的河床在主场从未输球,请问你是哪里来的勇气认为克鲁塞罗还有翻盘的机会?我们可是还记得三个月前你们客场0:5惨败于河床。”

哪壶不该提哪壶。

那场比赛可是巴蒂斯塔执教生涯以来最耻辱的一场比赛,事实胜于雄辩,他没有办法解释,只号硬着头皮说:“总之拿下冠军的一定是我们克鲁塞罗!”

旋即,他头也不回的提前离开赛后例行新闻发布会。

※※※

第二天,唐铮出现在南美所有体育媒体的头条。

除了他在决赛首回合的出色表现之外,他在赛后混合区接受记者采访也成为南美媒体的热议内容。

同时还有克鲁塞罗主教练赛后例行新闻发布会的‘宣战’也出现在头条,只是不管是媒体还是球迷,都不信克鲁塞罗能够在客场翻盘,毕竟河床已经长达一年没有在主场输球了……

而在河床体育总监恩佐·弗朗西斯科利的办公桌上,放着三份最新的报价。

最上面的一份是来自皇家马德里,第二份是来自拜仁慕尼黑,最后一份是来自多特蒙德。

分别是一千两百万欧元、一千五百万欧元和一千一百万欧元。

他们求购的球员都是同一个人,就是昨天在米内罗球场震惊世界的唐铮。

不管是哪一份报价,都超过了唐铮的解约金。

现代足球越来越商业化,在报价方面,他们自然考虑最高的那份。

而且考虑到本赛季皇马买了这么多巨星,唐铮转会皇马是很难有出场机会,卖给出价更高且急需新鲜血液的拜仁慕尼黑显得要更好。

于是他打了一个电话给主席阿奎拉尔,后者非常认同他的看法。

所以挂掉电话的恩佐·弗朗西斯科利又拨通了罗德里戈的电话:“我们准备接受拜仁慕尼黑一千五百万欧元的报价,你可以通知唐和拜仁谈个人待遇。”

挂掉电话后,恩佐·弗朗西斯科利缓缓的躺在奢华名贵的沙发上,眼睛看着天花板。

这一年来,河床的成绩稳定而惊讶,不单止联赛拿到三连冠,而且还有很大的机会在接下来的主场加冕时隔十二年的解放者杯冠军。

本应该这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日子,但是他知道随着河床的惊艳表现,球队将很难留下那些前途无量的年轻球员。

唐铮的离开,只是一个开始。

接下来还有更多的人要离开,这是阿甲的一种悲哀。

河床的黄金一代,在最辉煌的时候,也意味着即将谢幕。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