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8章 用勺子教你做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来自看台的四千克鲁塞罗球迷,他们看到点球的发生如同回到三个月前那场不堪回首的解放者杯小组赛。

客场0:5惨败。

难道这是一个轮回吗?

他们不知道……

他们现在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向上帝祈祷,希望这个点球不进……

与此同时,现场评论席的解说员开始期待点球的来临。

阿贝尔·克劳迪奥一脸微笑的说:“点球已经成为事实,相信‘老虎’法尔考在接下来的点球一定会准确命中!嗯?”

说到这里,阿贝尔·克劳迪奥眉头一挑,根据镜头给出评述:“罗梅达尔抱着足球没有放在点球点,他将足球交给今天的场上队长唐,难道……他是要将点球的主罚权交给唐吗?”

这种可能性很高,所以解说嘉宾肖里利·泰尔默扭头笑道:“据说唐的离开已经成为定局,让他在纪念碑再多留下一些记忆,我相信这是在场所有球迷都非常看到的……”

“唐,你就别拒绝了,就当是我送给你的离别礼物。”

法尔考拍着唐铮的后背,一脸轻松的说道。

西班牙语跟葡萄牙语本来就相差不大,所以旁边的克鲁塞罗球员很不爽。

这么大的一个点球,竟然是用来作为离别礼物?

尤其是试图干扰对方主罚点球的守门员法比奥,他咬紧牙关攥紧双拳,愤怒到了极致!

“嗯?看来河床的这粒点球将由唐铮来主罚。”说到这里,贺维顿了顿,声音突然高了八度:“如果没有记错,唐铮在小组赛打入两个进球,过去的七场淘汰赛攻入六球,也就是总共打入八球,跟队友法尔考以及克鲁塞罗前锋克莱伯并列本赛季解放者杯射手榜头名……”

这也意味着如果主罚点球的唐铮将球打入,他将登上解放者杯射手榜头名。

“法尔考真是一名非常无私的球员,他竟然将竞争最佳射手的机会让给唐铮。”徐洋接着说道。

唐铮向来都不是矫情的人,他笑着接过法尔考递过来的足球摆在点球点,然后回头给了对方一个“OK”的手势。

“Taaaaaaaaaaaaaaaang——”

五万主场球迷在这时候突然高呼唐铮的姓氏,就像开着个人演唱会一样。

此时,坐在贵宾席的唐爸爸和唐妈妈显得特别激动,全场这么多人竟然都在喊着同一个人,而这个人又是他们的儿子。

相当自豪!

同样,坐在旁边的陈中华和陈佳父女也是如此,他们可是亲眼目睹唐铮那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

果然是有志者,事竟成!

※※※

法比奥不停地站在唐铮面前晃动,为的就是影响唐铮主罚点球的心态,他过去对唐铮还算了解,知道对方没有主罚点球的经历,因此第一次主罚点球的唐铮肯定会有些紧张。

但是唐铮很平静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扭头看向主裁判。

与此同时,主场球迷的声音慢慢降了下来,他们知道这是唐铮人生第一次主罚点球,选择安静等待。

“哔——”

主裁判鸣响了口中哨子,守门员法比奥就像2004-2005赛季欧冠决赛的杜德克跳起了大腿舞,手舞足蹈,企图干扰唐铮的主罚。

站在大禁区线外的双方球员都有些蠢蠢欲动,想要冲进场内。

唐铮表情如常,甚至看都没有看法比奥,他缓慢的助跑。

一步、两步。

“唐——”阿贝尔·克劳迪奥紧张的说:“——助跑!”

第三步的迈的步子有些大,他的左臂自然张开维持身体平衡,左脚踏在足球左侧约三十公分处,身体****并夸张的抡起右脚,一副要爆射的架势。

法比奥的眼睛毒辣,通过唐铮的支撑脚和摆动腿,他大概确定唐铮是要将球射向球门右路,也就是他的左侧身后。

至于具体落点,他就不知道了。

只见法比奥纵身扑向身体左侧,也就是镜头正对的球门右侧。

“NO!!”

刚刚做出扑救动作的法比奥瞬间追悔莫及,因为……

唐铮夸张的抡起右脚并不是一脚将球踢向球门右路的爆射,而是在击球的瞬间放松下来,用脚尖轻轻搓向足球正下方。

足球慢慢飞了起来,高度也不高,最多到唐铮的胸口。

当法比奥的身体接触地面的同时,足球刚好撞向球门中路的雪白色球网。

“Gooooooooooooooooooooal——”

现场DJ在进球的瞬间用出喝奶的的力气拉长了声音,就好像是拉响防空警报一样。

进球的唐铮显得非常平静,他先是面向北看台高高挂起的那张属于自己的巨幅海报送了一个飞吻,然后张开双臂拥抱上前庆祝的队友。

接下来,现场DJ换了一口气,再度拉长了声音:“进球的是——”

“——Taaaaaaaaaaaaaang!”

现场五万球迷再度高呼唐铮的姓氏。

在这一瞬间,整座球场只有这么一道声音。

首次来到纪念碑球场的唐爸爸和唐妈妈坐在贵宾席,甚至感觉球场产生了小型地震的既视感……

※※※

法尔考一把搂住唐铮,兴奋的说:“你竟然敢踢勺子,我服!”

“我也是!”博纳诺特激动的说。

“+1”

……

“非常漂亮的勺子点球!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无懈可击!”随着慢镜头的回放,贺维激动的说:“而这粒点球也让他的进球数达到九个,排在本赛季解放者杯射手榜头名。”

“不知道刘指导有没有坐在电视机看观看这场备受关注的解放者杯决赛,从这个点球来看,唐铮的点球没有任何问题,大心脏!”徐洋意味深长的说了句。

或许是说者无意,但听者有心。

那些愤青球迷又开始骂人了……

“唐果然是大心脏,在点球的主罚中竟然选择了勺子。”阿贝尔·克劳迪奥兴奋的说。

“真棒!”肖里利·泰尔默只说了一个词。

河床在主场的解放者杯决赛次回合一球领先,也意味着克鲁塞罗想保持夺得冠军的希望就必须在剩下的比赛时间里连进三球,而且还不能让状态火热的河床取得进球。

对于现在的克鲁塞罗来说无疑是难以完成的任务,所以球场上的克鲁塞罗球员看上去没有任何战斗欲望可言。

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信号,主教练巴蒂斯塔连忙冲到场边鼓舞士气。

如果大家都失去战斗的欲望,那冠军就真的要拱手让人了!

比赛重新开始,让巴蒂斯塔感到欣慰的是拉米雷斯还很正常,拥有充沛体能的他不惜体力的奔跑,用跑动来感化队友。

慢慢的,唐铮发现克鲁塞罗球员竟然还有如此之强的战斗欲望,他不得不重新审视消瘦的拉米雷斯——不错!

但是坐镇主场的河床怎么会将主动权易主呢?

要知道河床队内多名球员都很有可能在今年夏天离开俱乐部,因此都想在离开前留下一些什么。

而冠军,无疑是最好的离别礼物。

就像唐铮一样。

如果说先前的淘汰赛是依靠唐铮的个人发挥而取得晋级,那决赛第二回合的河床就完美体现出一支争冠球队应有的素质。

克鲁塞罗球员虽然在拉米雷斯的感化下重新找到战斗欲望,但相比状态更好的河床也是没有太好办法,他们最多也就是力保球门不失。

可是客场0:1输球和0:2、0:3输球一样,反正他们主场都输了一个1:3

现在他们需要的是进球!

不过率先取得进球的却是善于把握机会的河床,比赛第三十一分钟,唐铮通过提前预判接到瓦格纳传给拉米雷斯的传球,然后利用身体的合理卡位,送出一脚超过四十米的贴地直塞球,法尔考接球后直捣黄龙,在禁区左路低射得手。

河床主场2:0领先做客的克鲁塞罗,总比分变成了5:1,也就是说克鲁塞罗还想要获得冠军,就必须在剩下的一个小时里连进四球……

面对状态如此火爆的河床,这有可能吗?

纪念碑球场因为法尔考的这个进球再度陷入到极度的狂欢之中。

如果说唐铮的进球是打开胜利之门,那法尔考的这个进球就算的上是锁定胜局了。

再丢一球的克鲁塞罗球员显得相当无力,就连主教练巴蒂斯塔都颓废的双手叉腰站在原地。

出现在直播镜头里的他非常无助,主场1:3输球,客场比赛半个小时过去0:2落后。

哎……

如果领先的是克鲁塞罗那该多好啊。

该死的点球!

该死的快速反击!

落后两球的克鲁塞罗感到很迷茫,就连拉米雷斯也失去了斗志,简单的数学计算他很清楚。

要在气势如虹的河床身上连进四球,那还不如等着太阳从西边出来。

至少在上半场结束哨音响起的时候场上比分还是2:0

主队在前,客队在后。

这个比分足以保证河床在主场拿下象征南美足球俱乐部最高水平的解放者杯冠军,所以看台上的河床球迷非常高兴,他们手舞足蹈,发泄心中的激动。

但接下来的问题要来了,随着时间减少,唐铮在纪念碑球场的时间也在减少,因此看台不少球迷都显得有些伤感。

幸福的时光往往过得很快,快的让人来不及拥抱这段时光就转眼瞬逝。

看台的河床球迷随着下半场的开始,他们已经不再关注比赛,反正他们夺得冠军只是时间问题。

他们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唐铮身上,因为每看一次,就会少一次。

如果当初知道要离别,会不会后悔没有说那么多的情话呢?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