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5章 赵爸爸一语双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唐铮承认,在试训刚开始阶段他觉得赵俪娜更适合去做模特或者鼓手,但是逐渐冷静的赵俪娜表现出来的水准和能力让他感到惊讶,所以被法兰克福女足看中倒也是很正常的结果。

不过,突然被赵俪娜抱住,就有些意外了……

由于动作幅度有些大的原因,那大号墨镜的鼻支架被赵俪娜的马尾结甩了一下,掉在了地上。

唐铮遭到赵俪娜的突然袭击有些不知所措,并没有注意到。

来到法兰克福女足训练场的《图片报》实习生约翰·路德维希刚好将镜头扫到场边,他看到试训相当成功的女神级别守门员竟然主动拥抱一个目测超过一米九的东方男人,便迅速调整焦距摁下快门键。

虽然才刚进入媒体行业,但他的新闻敏感度还是很强烈的。

接连摁下快门键之后,盯着镜头的他忽然感觉镜头里戴着鸭舌帽的东方面孔男人有些眼熟。

这……这不就是昨天下午德甲联赛表现抢眼的多特蒙德球员唐铮吗?

他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又是连续摁下快门。

过了大概五秒钟,满脸通红的赵俪娜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松开唐铮,然后一头埋进赵爸爸的怀里。

何梦笛一脸狡黠的走到唐铮旁边,伸手挡住直射面门的阳光,扭头笑着说:“我的哥,感觉怎样?有没有比去年更好?”

“什么感觉怎样?”唐铮白了一眼何梦笛。

何梦笛没有说话,而是给了一个‘你懂的’表情。

握草!

唐铮瞬间抓狂,但又不好发作,唯有低头拿出手机。

不过话又说回来,感觉确实比去年要好多了,至少胸·部要鼓了不少。

背对阳光的他在玩手机的时候注意到有几道闪光灯悄然闪过,感觉很细微,但作为名人的他对这方面很敏感。

一般很难感觉错误,于是他扭头看了过去。

正好看到有个背着书包的年轻人在不停的对着自己这边拍照……

直到这时,唐铮才注意到墨镜已经没有挂在脸上。

约翰·路德维希意识到唐铮注意到自己,他心虚的收起相机,转身就走。

唐铮皱着眉头想了想,以为是当地学生刚好来到这里拍照,倒也没有太过在意,弯着腰捡起墨镜,重新戴上。

不对啊!

他刚才好像看到那个年轻人的脖子上好像戴了一条类似于工作牌的彩带,那是……记者!

如果真是记者,那刚才那一幕应该是被正好拍到。

自己的名声倒也不太在乎,但人家女孩子脸薄。

上次幸好是晚上,《多特蒙德早邮报》的照片没有拍清晰,但白天不同,距离又近。

“你们先聊,我去趟洗手间。”

说罢,唐铮朝着年轻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

约翰·路德维希从法兰克福女足训练场走了出来,面向温暖的太阳光,他满意的拍了拍手中相机。

来到《图片报》已经实习三个月,却没有转正的机遇,但今天的他来到法兰克福女足训练场,偶然看到了唐铮。

虽然刚才拍到的照片跟比赛没有关系,但跟唐铮的个人私生活有关,而且唐铮从出道以来都没有交过女朋友,出于良好的新闻敏感度,他知道那些照片将会非常珍贵。

如果不出意外,这些照片足以让他转正成为一名合格的德甲记者。

就在他挥手准备截停出租车的时候,有只手搭在了他的右肩膀。

他扭头看了过去,一个戴着墨镜的高个子看向自己。

“可以聊聊吗?”

唐铮摘掉墨镜,一脸微笑的说。

约翰·路德维希显得有些慌张,眉头一挑,不悦的说:“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也不等唐铮反应,约翰·路德维希转身就走。

但是唐铮的右手用力捏住他的左肩膀,走也走不了。

“你不认识我没关系,只要删除你相机里的那几张照片,我可以放你走。”唐铮脸上笑容不见了,一脸严肃的说。

“什么我相机里的照片?”约翰·路德维希警惕的抱紧手中相机:“这可是我的宝贝。”

“你只需要删掉与我有关的照片,其他我不会动。”

“我相机里没有你。”

约翰·路德维希坚定的说。

“你确定吗?”唐铮脸色一变。

约翰·路德维希有些犹豫,唐铮身高体壮,他这小胳膊小腿打肯定打不赢,跑就更不用说了,所以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删还不行吗?”

唐铮在约翰·路德维希的右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意味深长的说:“算你识相。”

约翰·路德维希很配合的打开相机,然后指着相机的储存页面的十多张照片,一张一张翻看:“你看,就这么多,我全删了啊。”

确认无误,打钩,是否全部删除。

眼看约翰·路德维希就要按下确定删除,唐铮突然拉住约翰·路德维希的右手,没让他按下确定:“你看这样吧,要不我买下你的相机,你出个价。”

约翰·路德维希心里不高兴了,扳着张脸。

唐铮意识到对方可能误会自己怀疑他的人品,便解释道:“是这样的,我看你拍的几张照片还挺好看的,我想留下来做纪念,你看……”

说完,唐铮补充一句:“我用两倍价钱买你的相机,怎样?”

约翰·路德维希听完解释脸色好看了很多,然后才考虑唐铮的提议。

两倍价格买手中相机不同意才是傻子,他早就看中另外一款更好的相机,只是没钱买。

唐铮以为对方不满意这个价格,伸出三根手指头:“三倍,最多三倍。”

“成交!”

约翰·路德维希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相机递给唐铮。

唐铮终于长出一口气,将相机挂在脖子上,拿出手机:“原价多少?网络转账。”

“四百九十欧。”

“行,告诉你的银行账号,我给你转一千五百欧。”唐铮也不还价,还给别人来了一个整数。

随即,约翰·路德维希报了一个账号,没到一分钟手机就收到一条提示短信,他看了看,然后笑道:“合作愉快。”

唐铮白了对方一眼,但看到相机显示屏的那张照片,他意外的笑了笑,没有再理会约翰·路德维希,重戴上墨镜转身走向法兰克福女足训练场。

※※※

刚说去洗手间的唐铮背了一个相机回来,大家都很意外,何梦笛调皮的想要抢相机:“我的哥厉害啊,去个洗手间竟然带回来一个相机,来来来……让我看看里面有什么。”

唐铮想到里面有些照片让人看了可能会误会,所以护住相机解释:“别闹,这是我一个朋友的,他临时有事交给我保管,我回到多特蒙德还要还给他的。”

“真的吗?”

何梦笛显然不太相信这个理由,于是那双美目扫了唐铮一眼。

唐铮耸了耸肩膀,没有回答,而是刻意的转移话题:“娜娜今天通过法兰克福女足的试训,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吃一顿好的?慰劳一下?”

“你请客吗?”

何梦笛一听到吃就两眼冒光。

这招果然奏效!

“当然!”唐铮拍着胸脯说。

“咦。”何梦笛非常狡猾的笑了笑,调侃道:“按道理来说,赵叔叔今天请客才合情合理,为什么你请客?”

额……

这么一听,还真有名不正言不顺。

但解释不行,不解释也不行……

唐铮郁闷了……

赵俪娜也跟着郁闷了……

站在一旁托着眼镜框的赵爸爸却眼睛一亮,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唐铮和自己的宝贝女儿。

好在唐铮的瞬间反应能力还是很快的,他耸着肩膀故作轻松的说:“好歹昨天我拿了第一次德甲联赛的当场最佳,请客合情合理吧?鬼灵精!”

“勉强还可以吧。”

于是,中午唐铮请着三人在法兰克福最好的西班牙餐厅搓了一顿。

不过通过试训的赵俪娜其实并不意味着真正留在法兰克福,而是获得相当于三个月的实习期,没有收入,但是包吃包住。

如果她的进步最终得到法兰克福女足教练组认同,那才算是真正站住脚跟。

“娜娜,我预祝你能彻底留在法兰克福,留在德国,为了梦想,这杯我干了。”

唐铮说完后,将杯中的果汁一饮而尽。

赵俪娜有样学样,一饮而尽。

在实习期的三个月里,赵俪娜将和法兰克福女足一起生活,包括吃住。

考虑到赵俪娜的德语水平有限,交流只限于简单对话,何梦笛这小姑娘还是很有义气,她说只要自己在课余时间就过来给闺蜜赵俪娜做翻译。

唐铮通过一个月的努力学习德语,德语水平虽然说不上非常厉害,但用于普通交流也是绰绰有余,否则早上也无法跟德国记者达成交易。

吃饱喝足,唐铮跟赵爸爸、赵俪娜、何梦笛挥手告别。

在乘上返回多特蒙德市的火车之前,他郑重的对赵俪娜说:“过两天赵叔叔也要回国了,如果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的话,可以联系我。”

赵爸爸有些意外,何梦笛同样感到意外,但她还是习惯性的调侃起来:“为什么要找你?”

好在唐铮早就想好了话术,他说:“大家在国外都不容易,如果能帮到的肯定帮,尤其是你,如果在多特蒙德大学被人欺负了,也可以找我,OK?”

“嘻嘻。”何梦笛笑靥如花:“我的哥,这还差不多。”

唐铮乘上返回多特蒙德市的火车,赵俪娜不舍的看着逐渐远去,直到消失不见的火车。

赵爸爸睿智的看了一眼爱女,一语双关的说:“娜娜,好好努力。”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